熱點追蹤 新聞中心

加强世界政党研究 开创政党外交新局面

——“疫情背景下的世界政黨政治走向和政黨外交”研討會觀點摘要

楊雨霖

2020年06月29日 02:11

季思
光明日報

为了准确把握世界政党政治发展走向,深入探讨新时代政党外交的理念与路径,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世界政党研究所日前举行“疫情背景下的世界政党政治走向和政党外交”网络视频研讨会。来自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光明日報社、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等单位的领导和专家学者围绕“世界政党政治新变化、新发展”“政党外交新形态、新特点”等议题进行深入交流。

此次研討會標志著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世界政黨研究所正式成立並開始運行。世界政黨研究所旨在依托黨的對外工作渠道,聚焦世界政黨政治、中國新型政黨制度、治國理政、管黨治黨、政黨外交等領域,聯絡國內外高校、智庫和學者,推動開展科研規劃、共同研究、內外交流、成果發布等活動。在研討會上,專家學者們積極研討,各抒己見。本版特摘登部分觀點,以飨讀者。


加強世界政黨研究是新形勢的必然要求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 宋 涛:

新冠肺炎疫情深刻影響世界經濟、經濟全球化進程和國際格局,推動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劇演進。隨著疫情在全球蔓延,許多國家內部存在的經濟社會痼疾和選舉政治等疊加共振,深刻影響了其政治生態和內外政策選擇,也加速了世界政黨政治的調整重塑和分化組合。新自由主義和選舉政治的局限性和內在弊端進一步凸顯,國際社會包括美西方國家開始對其政治經濟體制進行更深入的反思。

疫情發生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就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一系列重要論述,爲我國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提供了根本遵循,成爲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新的重要組成部分。黨的對外工作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特別是習近平外交思想爲指導,按照中央統一部署,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發揮特色優勢,不斷開拓創新,通過加強對國際社會的政治引領,推動形成了各國政黨支持中國、合作抗疫的強大聲勢。

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當代中國正處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關鍵時期。新形勢下,進一步加強對各國政黨的綜合性和系統性研究、摸清世界政黨情況和運行規律,有利于我們更好地把握各國內政外交、理論思潮和民心向背,有利于我們從政黨角度思考總體外交工作布局,更好地爲中華民族偉大複興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服務。

光明日報社总编辑 张 政:

政黨是現代國家治理不可或缺的行爲主體,政黨政治是當代世界最具共性的政治運作形式之一。作爲政黨政治在國際關系領域的延伸和拓展,政黨外交在促進國家關系發展、構建新型國際關系、推動解決地區和全球性問題方面日益發揮著重要影響。

立足新時代,積極開展形式多樣的政黨外交,推動構建新型政黨關系,有助于增進各國政黨之間的相互了解,加深彼此政治互信,推動形成更多共識和國際合作意願;有助于各方深入了解中國共産黨治國理政的理念和經驗,彰顯中國共産黨願與各方共同推動世界發展的堅定意志和使命自覺;有助于宣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爲攜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彙聚更多認同感和行動力。

要加強相關領域的研究,充分發揮政府、高校、智庫、社會組織和青年群體等主體的積極作用,推動中國共産黨對外話語體系建設,更好發揮政黨外交溝通世界、交流理念、凝聚共識的獨特作用,爲講好新時代的中國故事和中國共産黨故事提供有力助推,進一步凝聚起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政黨共識。

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 靳 诺:

政黨政治是現代政治區別于傳統政治的重要標志,在國家乃至全球政治生活中都有著重要影響。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國正處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關鍵時期,既面臨著難得的曆史發展機遇,也面臨著一系列重大風險考驗。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在前進道路上我們面臨的風險考驗只會越來越複雜,甚至會遇到難以想象的驚濤駭浪。”全面把握世界政黨的政治生態,是中國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基本要求。關注世界政黨政治的演變,有助于深刻理解大國戰略競爭的國內政治邏輯。從政黨政治的視角研究世界,可以更加全面地了解當前國際社會中的重要政治現象和重大社會運動,深刻認識世界大變局與中國大發展之間的曆史性交彙,更好應對世界大變局下中國面臨的外部風險和挑戰。

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成员、当代中国研究所所长 姜 辉: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政治制度是用來調節政治關系、建立政治秩序、推動國家發展、維護國家穩定的,不可能脫離特定社會政治條件來抽象評判,不可能千篇一律、歸于一尊”。在此次疫情防控中,新型政黨制度體現出了強大的優勢。然而在國際社會,一些西方國家長期壟斷政黨制度理論的話語權,否定甚至攻擊其他國家的政黨制度。加強對當代世界各國政黨及其發展現狀、趨勢、特點的研究,加強對世界各國政黨面臨的問題與對策研究,加強對政黨發展及其執政規律的研究,並在此基礎上建立適應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政黨理論、政治話語,是一項重要任務。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成员、副院长 袁 莎:

從中國看世界、從世界看中國,是現實需要、時代要求,也是黨和國家的研究機構做研究、搞探索應有的胸懷和眼光。在新時代,加強世界政黨政治研究,有助于深入了解各國政黨、政府,從政策上服務我國內政外交;有助于探索政黨政治、現代政治規律,在理論上服務國家治理現代化;有助于全面拓展中外政治文明交流互鑒的空間、領域,深化同情理解、促進文明融會,從戰略上服務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要始終堅持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和方法,理論聯系實際、一切從國內外實際出發,客觀理性地對待各國政黨政治現象,精准地反映其矛盾發展的動態和趨勢,並不斷強化爲黨和人民搞研究、做學問的自覺。

中国政治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 李慎明:

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總攬全局、果斷決策,始終把人民群衆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取得重大戰略成果,與一些國家形成鮮明對比。加強對世界政黨政治的研究,講好新型政黨制度的故事,是需要深入研究的重大課題,也是新時代和大變局的重托。首先,要堅持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對政黨和政黨政治進行科學分析,不能套用歐美政黨的分析框架來分析中國共産黨。其次,要把握重點,深入研究美國政黨政治,同時進一步加強對各國左翼政黨的研究。再次,要明確目標,研究世界政黨政治走向,對內要服務于黨的自身建設和國家穩定與發展,對外要服務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爲人類文明進步作出中國特有的貢獻。

原中央党校副校长 李君如:

讓世界讀懂中國,關鍵在于讓世界讀懂中國共産黨;而要讓世界讀懂中國共産黨,關鍵是要讓世界讀懂中國的新型政黨制度。疫情對各國政黨制度是場大考,也是世界了解中國政黨制度的好機會。

實踐證明,中國新型政黨制度凝聚起各政黨力量,堅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齊心協力,共同抗疫,顯示了巨大優越性。而在競爭性政黨制度下的政黨,有的爲了黨派利益和選票,可以完全不顧人民死活。我們開展政黨交流,不僅要就政黨理念及其內政外交思想進行交流,也要就政黨實踐及其經驗教訓進行交流,還要就政黨制度進行交流。世界政黨研究所既要立足于世界政黨研究這一主要任務,也要積極開展對外交流,向世界講清楚中國共産黨是什麽樣的黨、新型政黨制度是什麽樣的政黨制度。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 顾晓园:

新冠肺炎疫情推動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作爲絕大多數國家國內政治主要行爲體和國際關系的重要行爲體,政黨受到各方高度關注。研究國外政黨的自身演變、政黨博弈以及國際政黨互動,是深刻認識世界、把握世情,研判重大問題和國際地區熱點問題的重要依據。黨的對外工作作爲黨的一條重要戰線、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特色的重要體現,在疫情期間,按照中央統一部署,主動配合外交工作大局,在強化政治引領、輿論引導,推進國際團結協作抗疫,反擊國外汙名化中國抗疫等方面作出突出貢獻,進一步凸顯了政黨外交重要作用。


世界政黨政治研究要把握時代性和特殊性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 杨光斌:

世界政黨政治的比較研究,要從曆史和國家建設的角度把握東西方政黨的不同,才能把中國共産黨和新型政黨制度的故事講清楚。一方面,東西方政黨肩負的使命不同。西方政黨作爲“選舉機器”,是國家制度、秩序下的政黨;東方政黨則肩負重新組織國家和政治秩序的使命。另一方面,政黨研究的地位不同。西方政治學中,政黨研究是屬于利益集團性質的下位概念,處于政治學和社會體系的邊緣;東方的政黨研究屬于國家建設的範疇,是政治學體系中的原點。政治學理論的建構來源于不同國家的曆史經驗。從東方特別是中國的政治發展曆程來看,政黨是國家制度的組織者、建設者,是國家治理體系的協調者、整合者,國家治理現代化的關鍵就在于有一個強大的政黨,這也是非西方國家解決組織化、現代化問題的關鍵所在。

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主任 潘维:

當前,全球生産方式的變遷帶來深刻的社會變遷和政治變遷。“身份的認同”通過議題進行組合,隨議題的興衰而不斷重組。各國社會變得碎片化,政黨政治也隨之碎片化。

此次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美國政治經濟社會的弱點。需要看到,各國傳統文化正在成爲世界政黨政治的重要思想資源。中國傳統政治思想源遠流長、樹大根深,源源不斷地滋養著中國共産黨。中國共産黨堅持“以人民爲中心”的價值取向和發展思想,堅定地帶領中國人民邁向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

上海师范大学比较政治研究中心主任 李路曲:

從世界範圍來看,早發現代化國家的政黨是在現代國家“體制內”建立的,其主要任務是進行民主政治建設;後發現代化國家的政黨是在“體制外”建立的,主要任務是通過社會革命或民族主義運動建立現代民族國家。建立起具有明確現代化導向和中央集權的有效的現代國家制度及其權力運行機制是後發現代化國家推進現代化進程的政治條件,也是進行現代國家構建的前提條件。在構建市場經濟秩序和社會法治化時期,需要具有現代化導向的國家集權體制,借助國家力量來保持社會政治穩定。

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林德山:

21世紀以來,歐美國家政黨政治發生了很大變化。一是政黨政治主題發生變化,從傳統主流政黨政治向身份政治轉變。傳統主流政黨政治背景下,在傳統分野之下有各自共識基礎。但身份政治很難找到共識,認同缺失導致各國政治極化現象普遍。二是政黨的結構發生變化,碎片化趨勢持續加強。碎片化反映出一些長期性問題。在傳統政黨政治中,總有占主導地位的政黨,而現在,主流和非主流的界限越來越模糊。與此同時,政黨的理念主張越來越模糊,且相互重疊,傳統的政黨政治邊界越來越難以分辨,傳統上用來界定政黨的概念不再適用。三是政黨的組織發生變化,從等級式結構向民主化形式轉變。政黨向一個參與式平台演變,導致政黨政治功能發生一系列變化。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進一步激化了歐美國家政黨政治演變。一是政治極化進一步突出。二是各種政治思潮理念交疊現象越來越突出。從長遠來看,新冠肺炎疫情會促使歐美社會反思一些問題。一是對政黨政治主題變化進行反思。二是對國家體系、國家戰略和國際體系進行反思。三是對政治和新公共風險之間的關系進行反思。

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研究院院长 高奇琦:

技術的進步是影響政黨政治發展演變的重要因素。第三次工業革命以來,技術發展依次呈現出信息化、網絡化和智能化特征。在信息化階段,選舉過程中采用信息化手段和工作方法,包括調查研究、民意預測等,掌握技術是贏得選舉的重要助力。在網絡化階段,社交媒體軟件興起,候選人和選民可以進行“近距離”溝通,政黨沒有必要通過加強組織結構來實現動員。到智能化階段,政治動員更爲扁平化,通過推薦算法精准鎖定用戶偏好和需求,政黨能否獲勝不再取決于政黨的組織,而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于技術和資本的力量。

政黨有兩大重要功能,一是選舉,一是治理。在西方選舉政治體系下,政黨的功能主要集中于選舉上,技術的發展將進一步加劇西方政黨政治異化和極化,加劇社會撕裂。而中國始終強調人民團結、社會和諧,不管是進行精准扶貧,還是倡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都是將社會作爲一個整體看待,這對于避免智能社會極化問題具有積極意義。


新形勢下的政黨外交應有新突破和新作爲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 赵可金:

隨著數字化、智能化的發展,數字型政黨可能成爲未來政黨的基本形態。數字型政黨有幾個顯著特征:第一,在價值原則上,趨向于認同型政黨。第二,在組織體制上,越來越重視共享平台。第三,在民意基礎上,高度關注粉絲量。

政黨的數字化發展驅動産生政黨外交的“雲外交”形態。一是視野更加開闊,更爲關注全人類的共同命運。二是形式更加多樣,探索使用新的數字平台進行傳播。三是參與主體更加多元,官民結合、各界聯動,出現突破傳統外交框架的多種新機制。

复旦大学政党建设与国家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郑长忠:

新冠肺炎疫情是對全世界的一場大考,既是在檢驗各國國家治理和全球治理能力,也是在檢驗各國制度體制。在疫情壓力下,全球文明構建和發展方式、各國內政外交乃至政黨政治,都將發生重大調整。現代文明構建有兩種重要路徑,一是以資本爲中心,一是以人民爲中心。以資本爲中心的文明建構模式在實踐中已顯示出巨大弊端,我們要堅持以人民爲中心,以達到人的解放和全面發展。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以人民爲中心的發展邏輯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必要性和前瞻性進一步凸顯。無論各國承認與否,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必將是國際社會前進的正途。

在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過程中,政黨外交已顯示出其獨特地位,並將繼續發揮更大作用。一是要繼續發展多邊政黨外交平台,通過政黨渠道凝聚共識。二是要積極采用新技術,創新外交手段,打造“雲外交”機制。三是統籌群團等主體的外交活動,形成各方協調配合的強大合力。四是重視話語權建設,用中國話語講好中國故事。

外交学院政党外交研究中心主任 余科杰:

新冠肺炎疫情加劇國際社會分裂。盡管中國疫情防控的成績有目共睹,但西方主流政黨始終不願回應中國的抗疫成果和對全球戰疫的貢獻,甚至還把疫情與香港、台灣等問題糾纏,借題發揮。這充分表明了西方維護自身價值的立場。我們不能心存幻想,要充分認識到鬥爭的長期性、尖銳性,堅持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以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引領各國政黨交流交往。一是要堅持超越意識形態的准則,發展同世界各國政黨的關系。二是要積極拓展與西方中右翼政黨的交流交往渠道。三是要推進政黨交往機制化,探索搭建世界政黨交流平台和協作機制,爲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凝聚政黨共識。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政党外交学院院长 石晓虎:

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中國政黨外交呈現許多新特點,取得了許多積極成果。工作手段上新老並舉,尤其是借助網絡技術顯著提升了黨際“雲交往”含量。工作力量配置上前後並重,工作布局上全面兼顧,工作內容上講好抗疫故事,不斷強化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引領。同時,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國際上的影響不斷擴大,黨的對外工作面臨的新形勢、新任務也在增加。

下一步,開展政黨外交應努力把握中國外部環境變化,著力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進一步強化抗疫外交,創新外交方式方法,堅定展開外交鬥爭,在強化政治引領、維護國家利益等方面作出新的貢獻。此外,黨的對外工作可著力提升交往精准度和工作實效,探索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手段,關注疫情期間國外的社會思潮、政黨發展、國家博弈、全球治理等議題,助力對外交往走得更實、更深,推動黨際交往工作取得更大成效。

西南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杨扬:

當今時代,黨的對外交往工作發生了新變化。當前,新冠肺炎疫情是國際社會關注點,世界各國關注中國的做法和經驗,探尋中國抗疫背後的制度因素。要利用好這個契機給中國特色大國外交帶來的新的發展機遇。通過“小人物”引申“大主題”,講好中國故事,增強中國故事感召力,讓世界各政黨、各國人民真正了解中國抗擊疫情的做法和經驗,感受和認識一個真實的中國。面對某些西方國家及其政黨在疫情問題上對中國的抹黑和汙名化,要合理表達客觀理性的聲音,對汙蔑予以堅決回擊。

(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世界政黨研究所供稿;執筆:季思)


]]>

2020年06月29日 10:13
689
新冠肺炎疫情凸顯“美式人權”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