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信息 新聞中心

巴蜀符號與中國符號學:趙毅衡、孟華、蘭塔三人談

楊雨霖

2021年02月08日 03:58

曾江 廖苏予
中國社會科學網

巴蜀符号,神秘有趣,耐人寻味,近年各学科推进整理研究,也特别引起符号学领域学者的浓厚兴趣并展开谱系整理和探索研究。中國社會科學網日前刊发四川大学胡易容教授谈巴蜀符号研究和中国符号学路径,介绍了他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冷门绝学研究专项“‘巴蜀图语’符号谱系整理分析与数字人文传播研究”的研究内容、研究方法和近期学术工作。近日,围绕符号学视野下的巴蜀符号,本网邀请四川大学赵毅衡教授、中国海洋大学孟华教授、瑞典隆德大学兰塔教授三位学者分享他们的相关研究和思考,以进一步促进交流探讨。 

2021年農曆辛醜春節將至,胡易容巴蜀符號課題組近日發布根據巴蜀符號原型設計的牛年拜年表情包,活潑有趣,獲得好評。胡易容課題組近年致力于通過創新傳承和創意傳播讓古老神秘的巴蜀符號重新“活起來”,融入今天的文化生活當中,巴蜀符號牛年表情包是又一次創新嘗試。隨著譜系整理研究和數字人文傳播工作推進,這種古老的符號在當代巴蜀文化創新發展中繼續釋放活力。 


探索中國符號學路徑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符号学-传媒学研究所所长赵毅衡教授     

開門見山,我想強調說明:符號學不是所謂“西學”,並不是與中國悠久的學術傳統相悖的,外來的學問。我們中國學者認爲:符號是用來承載意義的,沒有意義可以不靠符號得到生成、傳播、理解。因此,符號學就是意義學,是研究人類文化中的意義活動普遍規律的學問。 

三千多年前在中國産生的《周易》,是對世界萬物的意義及其轉換的“元符號體系”,也就是規律總結。這個開放的意義解釋體系,是世界第一個,至今爲全世界學界贊美。公元前五百年,所謂“軸心時代”,在中國湧現的諸子百家,道家對言意問題的討論至今爲論者所歎服,墨家十分注重對意義及其規律的分析,名家甚至被認爲全世界第一個符號學派。今天中國的符號學派,應當可以稱爲“新名家”。 

公元前二世紀出現的漢代中國,可以說是一個十足的“符號帝國”:陰陽五行、河圖洛書、谶緯符瑞、堪輿風水、術數醫理,這是一套完善的符號體系,指導著從國家朝政到百姓家庭生活的每個方面,兩千多年來中國人民一直在享用。今天我們可以說這些方式有“迷信”成分,但是與同時代的世界各民族相比,應當說非常“科學”,經得起當時人們文化生活的考驗。至今我們許多領域(例如生態保護)可以從中汲取許多有益的養分。 

唐代佛教興盛,大佛學家玄奘從印度帶來因明學與唯識學,這是佛教諸派中最注重意義活動規律探索的派別,對漢傳佛教的哲學化起了重大影響。唐代也出現了中國化最嚴重的宗派禅宗,在符號與內容辯證關系上提出了發人深省的看法。早佛教影響下,儒學漸漸轉化爲一種思辨哲學:無論是程朱的“格物”,還是陸王的“心學”,都在意義問題上個有所深思。尤其王陽明關于心物意義關系的論辯,是我們今日中國符號學派一再回顧的寶庫。 

一直到晚清,王國維對“境界”問題的思考,得出了值得當今藝術符號學仔細回顧的思辨方式。誠然,王國維受到德國哲學的影響,但是他很明白面對的外來思想是“第二佛教”,是一種可資參考對照的學說,而不一定要占領我們思想的主位。 

甚至,“符號學”這個學科名稱,就是趙元任在1926年他參與創刊的《科學》雜志上提出的。注意,這位中國最了解西方語言哲學的學者,說得很明白:他不是翻譯西方學者的提出的學科名稱,不是索緒爾的semiology,不是皮爾斯的semiotics,不是韋爾比夫人的sensifics,也不是卡西爾與瑞恰慈等人的symbolism,就是“符號學”,是中國獨立的學科。 

因此,我們今天探索中國符號學路徑,是中國的途徑,我們要發展的符號學,是中國的符號學。甚至整個世界符號學運動,都在盼望中國符號學的思想的刺激和推動。歐美符號學者都明白:中國將是21世紀世界符號學運動的“動力源”。巴蜀符號課題所關注中國符號對象“巴蜀符號”包含的中國問題意識和世界眼光,正是我們共同努力的方向。


巴蜀圖語研究與中國符號學範式 

中国海洋大学教授孟华     

“巴蜀圖語”隱含著文字起源期圖像與語言之間相互跨界、相互區分的張力關系,我們難以在表語性圖像和象形文字之間劃一道非此即彼的界線。命名爲“巴蜀符號”,似乎偏向了圖像立場;命名爲“巴蜀文字”似乎又站在了圖像的對立面。只有“巴蜀圖語”的命名體現了一種中性的超符號立場——對圖文、語象剛性邊界的有意破除。 

胡易容教授的研究團隊已經爲我們初步展示了巴蜀圖語的這種中性特點:一是圖像性。二是集體標志性。圖像通過象物、象事、象征等手法被某個社會集體用做圖騰、族徽、宗教符號以及各種物類的區分標志。三是名物性,即這些圖語或圖標具有稱名性,它們用于稱謂而不僅是觀看。這種名物性或可稱謂性是圖符演變爲文字的重要條件。四有限組合。雖沒有句法排列關系,但有了圖符間的非線性組合。 

顯然,巴蜀圖語的研究具有多重意義:一是它提供了人類文字起源期由圖而文的一個重要範例,具有普遍的文化人類學和語言文字學價值。二是巴蜀圖語這種介于圖文、語象之間的中性特征,也是漢字這種形音文字的基本特性(形主“象”,音主“語”),體現了德裏達所謂的東方符號學範式,這種語象融彙的符號範式與邏各斯中心主義或語言中心主義的字母文化是相反的。因此,巴蜀圖語的研究對探索中國符號學範式具有重要意義。三是圖文邊界的破除或語象合治思維,已經成爲當代符號學、現代傳播、思想知識建構和符號表達的焦點話題。巴蜀圖語課題組力圖將古老神秘的巴蜀圖語思維與現代語象表達相結合,走了一條“以複古爲解放”(梁啓超)的創新之路。


探索跨文化符號比較研究 

瑞典隆德大学认知符号学研究所教授兰塔(Michael Ranta) 

我所在的隆德大學是瑞典符號學研究的重要起點,隆德大學認知符號學研究所引領的“認知符號學”研究將歐洲哲學傳統與經驗科學融合而獨具特色,代表了北歐符號學流派非常重要的一種範式。我本人主要從事圖像符號敘述研究,主要研究世界各地的上古岩畫和圖像符號的故事敘述。在多年的研究中,我探索了北歐及世界不少地方的古老岩畫。人類世界文明是從圖像開始的,我試圖從人類文明初期這些偉大的符號痕迹中尋找它們所代表的內涵。胡易容教授在瑞典訪學期間,我們有著深厚的友誼和深入的交流。他向我們展示了的東方文字符號所包含的圖像性和特質。非常榮幸作爲胡易容教授課題組一員。衆所周知,不同文化之間的成熟語言文字體系是非常不同的,但不同文化的圖像卻呈現出某種共通性。巴蜀符號課題的研究對象給我的印象,是一種介于文字與圖像之間的符號,非常特別,也非常具有研究價值。我們最近在交流並探索跨文化符號比較研究的可能,也有計劃合作展開論文寫作。希望胡易容教授的研究和巴蜀符號能被歐洲乃至全世界更多學者所了解。 


]]>

2021年02月08日 11:39
338
第47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