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訪談 新聞中心

沈曉悅:疫情防控常態化下生態環保的工作重心

宋揚

2020年07月13日 02:16

王 璐
金融時報-中國金融新聞網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收官之年,也是汙染防治攻堅戰的決勝之年。良好生態環境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色,打贏打好汙染防治攻堅戰直接關系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小康全面不全面,生態環境質量很關鍵。然而,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國內外經濟形勢愈發複雜嚴峻,生態環保工作將面臨一定的壓力和不確定性。對此,生態環境部環境與經濟政策研究中心環境經濟首席專家沈曉悅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當前我國正處于經濟轉型關鍵時期,已經取得的生態環境質量改善成效來之不易,在疫情防控和複工複産中,各級政府和部門,應不折不扣地按照中央提出的新發展理念要求,利用好複工複産這一調整機遇,大力發展綠色、健康及高新技術産業,努力提高經濟發展質量和水平。

生態環境治理體系建設任務尚重

《金融時報》記者:2020年是汙染防治攻堅戰的決勝之年,環保“十三五”規劃目標、“水十條”、汙染防治攻堅戰等都要在今年交出成績單。那麽您認爲目前整個生態環保工作的進展如何?到了這一階段,還剩下哪些難啃的“硬骨頭”?

沈曉悅: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把生態文明建設擺在治國理政的重要位置,確立了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明確提出到2020年堅決打贏汙染防治攻堅戰。當前,在各方共同努力下,生態環境保護取得了曆史性成就,生態環境治理體系建設取得重大突破,生態環境質量顯著改善。

“十三五”以來,生態環保領域工作力度不斷加大,生態環境質量持續改善。到2019年年底,“十三五”規劃規定的9項約束性指標已有7項提前超額完成,其中包括4項總量指標,化學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比2015年分別減少11.5%、11.9%、22.5%、16.3%,“十三五”規劃目標分別是10%、10%、15%、15%;3項質量指標,PM2.5未達標地級及以上城市濃度相比2015年下降23.1%,規劃目標是18%,達到或好于Ⅲ類水體比例提高到74.9%,規劃目標是70%以上,劣V類水體比例下降到3.4%,規劃目標是5%以下。另外有兩項指標尚在進行推進中,一項是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下降18%,另一項是地級及以上城市空氣質量優良天數比例。前者問題不大,後者還需要進一步努力。按照生態環境部部長黃潤秋在2020年“兩會”期間回答記者提問時的說法,經過今年的持續努力,“十三五”規定的既定目標有望如期圓滿實現。

然而,由于我國偏重的經濟結構、能源結構和交通運輸結構並未發生根本性改變,生態環境保護與片面的經濟發展的矛盾較長時間還將一直存在,生態環境保護結構性、根源性、趨勢性壓力總體上尚未根本緩解,生態環境質量與人民群衆期待還有不小差距,生態環境形勢和挑戰依然嚴峻,生態環境保護領域取得的成果並不穩固,生態環保工作還處在爬坡過坎階段,不進則退,還有不少“硬骨頭”。一是傳統重化工行業帶來的結構性汙染貢獻依然較高,環境壓力依然較大,同時大氣環境質量受氣象條件影響明顯,完成“十三五”空氣質量約束性指標任務並保持所取得減排成果必須持續發力。二是水環境質量雖總體改善,但地區間不協調不平衡問題突出,少數地區劣Ⅴ類水體比例、達到或好于Ⅲ類水體比例指標改善程度不高,城市汙水管網不配套等問題突出。三是近岸局部海域汙染依然嚴重。四是實現受汙染耕地安全利用率和汙染地塊安全利用率兩個90%的目標面臨很大挑戰。五是當前疫情防控態勢及複工複産政策對生態環境保護工作會産生多方面影響,需要密切關注和不斷跟進。

今年生態環保工作更加務實

《金融時報》記者:與以往相比,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在生態環保工作方面有哪些不同?我們應當如何理解這些新提法?

沈曉悅:2020年是極不平凡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傳播速度快、感染範圍廣、防控難度大,給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和不利影響,給生態環境保護工作也帶來了巨大壓力。2020年5月22日李克強總理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上做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對生態環境保護工作做出了重要部署,與以往相比,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對生態環保工作的部署更加簡明扼要、重點突出、目標明確、求真務實。

一是把打好汙染防治攻堅戰和完成”十三五”規劃目標放在突出位置。今年《政府工作報告》篇幅明顯減少,生態環保工作相關部署也只有100多字,但其重點非常突出。首先,報告在今年發展主要目標和下一階段工作總體部署部分明確提出要堅持新發展理念,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爲主線,堅持以改革開放爲動力推動高質量發展,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單位國內生産總值能耗和主要汙染物排放量繼續下降,努力完成“十三五”規劃目標任務。完成“十三五”規劃目標和汙染防治攻堅戰任務要求,是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內在要求,是對全國人民的莊嚴承諾,更是回應人民群衆對美好生態環境需要和期待的“必答題”,必須不折不扣地完成好,向黨中央和全國人民交出合格答卷。同時,在報告中強化這一目標要求,也充分彰顯出黨中央、國務院在面對重大疫情沖擊的嚴峻形勢下,保持戰略定力,堅持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推動經濟綠色和高質量發展,順應人民群衆對良好生態環境期待的堅定決心和信心。

二是汙染防治攻堅戰要實現階段性目標。報告提出要打好藍天、碧水、淨土保衛戰,實現汙染防治攻堅戰階段性目標。今年是汙染防治攻堅戰三年計劃的收官之年,報告提出汙染防治攻堅戰要實現階段性目標,一方面表明汙染防治攻堅戰實施三年必須要達到預期目標,取得階段性成果;另一方面也表明汙染防治攻堅戰是一場持久戰,“十四五”汙染防治攻堅戰仍將持續打下去,要向縱深發展。要打好汙染防治攻堅戰升級版,生態環保工作不能有任何放松和懈怠。

三是要提高生態環境治理成效,突出依法、科學、精准治汙。近期,黨中央、國務院印發了《關于構建現代環境治理體系的指導意見》,提出要構建黨委領導、政府主導、企業主體、社會組織和公衆共同參與的現代環境治理體系,包括領導責任體系、企業責任體系、全民行動體系、監管體系、市場體系、信用體系以及法律法規政策體系。提高生態環境治理成效,突出依法、科學、精准治汙是環境治理體系現代化的要求,當前及未來生態環保工作不能搞“大水漫灌”,更不能搞“一刀切”,而應聚焦影響環境質量改善的重點和難點問題上,分類指導,精准施策,從而真正提高生態環境治理成效,提升生態環保工作水平。

四是明確提出長江大保護和黃河生態環境保護與高質量發展。長江和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習近平總書記站在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戰略高度對長江和黃河生態環境保護發表了一系列重要講話,指出“必須從中華民族長遠利益考慮,把修複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他指出,“保護黃河是事關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千秋大計”,要推動黃河流域高質量發展。長江流域11省市,GDP占全國46%,黃河流域9省區,GDP約占全國五分之一,兩流域經濟總量約占全國三分之二。然而,長期以來由于無序、過度的經濟開發活動,使長江和黃河生態系統受到嚴重破壞,長江“病了”、黃河也在“呻吟”。加強長江和黃河生態環境保護,促進流域高質量發展是落實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最爲緊迫的重要任務,是關乎中華民族偉大複興和長遠利益的大事,也是一項長期、複雜的系統工程,需要做好頂層設計,編好規劃,既要謀劃長遠,又要幹在當下,一張藍圖幹到底。

統籌做好疫情防控和生態環境保護

《金融時報》記者:《政府工作報告》部署,要“在疫情防控常態化前提下,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您認爲疫情防控阻擊戰與汙染防治攻堅戰如何實現共贏?

沈曉悅:新冠肺炎疫情暴發,我國經濟社會各個方面經受著巨大壓力和挑戰,一季度經濟出現負增長,生産生活秩序也受到一定沖擊。當前國內疫情防控總體穩定,並逐步進入常態化階段,複工複産將加速推進,國際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外防輸入,內防反彈任務艱巨。在這種複雜形勢下,生態環保工作無疑會面臨一些壓力和不確定性影響。從宏觀層面看,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5月份,水泥、鋼材、10種有色金屬、初級形態塑料同比分別增長8.6%、6.2%、4.1%、7.9%,增速較上月均有所加快。爲提振經濟,從中央到地方將出台一系列經濟刺激計劃,伴隨著大規模投資,基礎設施建設、房地産等將直接帶動鋼鐵、水泥等重化工業發展,如不能有效把控方向和節奏,這將增加汙染防控和環境監管壓力;從微觀層面看,疫情防控使醫療廢物、生活垃圾産生量大大增加,對汙染防治和監管能力提出挑戰,此外受疫情影響,部分企業由于停工停産時間超預期、員工到崗不及時、運維保障不足、汙染治理設施長時間停運等原因,在複産複工中存在汙染治理設施無法有效運轉,環境風險增高。要堅決打好打贏汙染防治攻堅戰和疫情防控阻擊戰,實現共贏,應重點做好以下工作:

首先,要堅持綠色高質量發展理念不動搖。當前我國正處于經濟轉型關鍵時期,已經取得的生態環境質量改善成效來之不易,在疫情防控和複工複産中,各級政府和部門,應不折不扣地按照中央提出的新發展理念要求,利用好複工複産這一調整機遇,大力發展綠色、健康及高新技術産業,努力提高經濟發展質量和水平,在重大項目審批、金融機構支持等方面不放松綠色要求,防止高汙染高耗能項目搭便車,甚至死灰複燃。

其次,進一步完善生態保護法律法規。疫情暴發進一步昭示人們要關愛自然、保護野生動物。爲此,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履行職責,出台了《關于全面禁止野生動物非法交易和食用的決定》,審議《生物安全法》草案、《動物防疫法》修訂草案等。應積極推動《野生動物保護法》、自然保護地以及公共衛生等相關方面立法,促進人與自然和諧相處。

再者,積極幫扶助力汙染防治攻堅戰和疫情防控阻擊戰。生態環保部門應積極指導幫助企業在集中精力組織生産的同時,做好汙染防治、環境風險防控等,做到平穩有序複産複工。應針對集中隔離醫學觀察場所、醫療廢物收集處置單位、接納醫療廢水的汙水處理廠,加強監督檢查,督促醫療廢水産生單位、城鎮汙水處理廠,確保汙水處理設施規範、正常運行,切實防範環境風險。應給予可以穩定達標的抗疫物資生産企業綠色通道,減少現場執法監督頻次,環保專項資金傾斜等,同時應對在生産工藝改造、治汙設備升級、汙染物穩定達標排放等方面存在困難的抗疫物資生産企業,優先給予指導和幫扶,堅決防止疫情次生災害對生態環境和人民群衆健康造成不良影響。

引導金融機構支持環保項目

《金融時報》記者:在加強生態環境建設方面,金融行業如何發揮能動作用?

沈曉悅:近年來,我國生態環境保護力度不斷加大,汙染防治、生態保護與修複項目對資金投入需求不斷加大,2019年我國一般公共預算中,節能環保支出達7444億元,同比增長18.2%。與此同時,金融機構等社會資金在生態環境領域的投入也不斷加大,2016年以來,我國綠色金融産業發展迅速,綠色金融市場規模持續擴大。2018年,我國共發行綠色債券(含資産證券化)超過2800億元,存量接近6000億元,位居世界前列,截至2019年,國內21家主要銀行綠色信貸余額超過10萬億元,占21家銀行各項貸款比重9.6%。綠色交通項目、可再生能源及清潔能源項目、工業節能節水環保項目的貸款余額及增幅規模位居前列。綠色信貸資産質量整體良好,不良率遠低于同期各項貸款整體不良水平,綠色金融的環境效益也逐步顯現。

然而,我們也充分認識到,由于環保工程的資金需求大,回款周期長,項目前期可能需要墊付大量資本金,且節能環保企業大多爲民營企業和中小環保企業,缺乏貸款抵押品,這些往往成爲金融機構投資于環保項目的主要擔心和障礙。要破解這一難題,首先,金融機構應積極踐行綠色理念,在其投資評估中,根據綠色信貸標准要求,嚴格審核投資項目節能環保表現,嚴禁向節能環保不達標企業或環保信用評價不良企業貸款,防範可能因企業關停帶來的金融風險。此外,應積極拓寬節能環保産業增信方式,積極探索將用能權、碳排放權、排汙權、合同能源管理未來收益權、特許經營收費權等納入融資質押擔保範圍,對環保信用評價優良的企業加大授信力度。政策性銀行應在支持綠色項目方面發揮引領作用,做出示範和表率。再者,金融機構應積極與地方政府、第三方服務機構合作,通過引入專業化項目運營團隊,將相關項目合理搭配進行打包融資,分散可能出現的金融風險。


]]>

2020年07月13日 10:16
602
周月秋:不設增長目標的政策背景與務實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