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訪談 新聞中心

孫福全:成渝建科創中心應強化産業特色

宋揚

2020年10月29日 02:42

刘志杰 熊筱伟
四川日报 2020年10月26日10版

使成渝地區成爲具有全國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是黨中央對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一個重要定位。如何實現這一目標?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副院長孫福全在接受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采訪時的第一句話就明確,建科技創新中心,抓手在于共建西部科學城。隨後圍繞建設具有全國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這位科技規劃與戰略研究、科技政策研究領域的知名專家給出了一系列務實建議。
談抓手:首要提升原始創新能力
  ●地方政府可以優先支持面向問題和需求導向這兩類基礎研究項目,要有意識圍繞川渝地區提出的建立現代産業體系,加強關鍵核心技術的攻關
  記者:您說建科技創新中心,抓手在于共建西部科學城。這其中哪方面工作比較緊迫?
  孫福全:新一輪科技創新趨勢,決定了我們要非常重視原始創新。因爲一方面,我們處在新一輪科技革命進程中,一些基礎領域的科研突破速度有所放緩,這對後發國家來說是科學追趕的機遇。而另一方面,美國對中國的科技戰也顯示出,大國之間的科技競爭越來越激烈,這一方面暴露了我國在基礎科研領域有短板,另一方面也看到我國在5G等領域已經進入創新“無人區”,從跟跑變成領跑。所以對原始創新有更迫切的需求。
  對川渝來說,高校院所密集,具有較好的科研資源優勢,但與此同時和東部在原始創新能力等方面也存在差距。共建西部科學城,就是填補差距很好的抓手。當然,川渝不是簡單向東部看齊,而是要突出學科特色,發揮自身優勢。
  記者:有個現實阻力是基礎創新領域研究回報周期特別長,市場可能很難配合進來。
  孫福全:確實,基礎研究一般來說是市場失靈程度比較高的領域。所以需要政府更多發揮作用。
  首先,開展重大基礎研究往往需要一些大的科學裝置,但這種重大科技基礎設施投入非常高,企業一般沒有投入能力,所以政府在重大科技基礎設施上需要加大投入。
  其次,科學城需要加強戰略科技的研究,也就是滿足國家安全和國家重大需求的研究,這方面市場也是失靈的,因此,政府需要加強對戰略科技力量的投入。從發達國家的經驗看,建設國家實驗室是一種有效方式。
  再次,一些關鍵核心技術的攻關存在部分的市場失靈。長遠看肯定還是有回報的,但是關鍵技術攻關需要大量資金,很多企業承擔不起。建設西部科學城,要有意識圍繞川渝地區提出的建立現代産業體系,加強關鍵核心技術的攻關。特別是一些卡脖子技術,要通過設立重大的科技專項,或者是組建一些産業技術創新聯盟等方式,進行聯合攻關。
  需要注意的是,基礎研究分爲純滿足好奇心的,以及面向問題和需求導向這兩類。地方政府可以優先支持後一類的基礎研究項目,尤其是一些交叉融合領域的項目。這些領域更容易取得突破、見到實效。
  記者:成渝兩地都在建西部科學城,怎麽協同分工呢?
  孫福全:一方面就是在政府層面上進行協同,需要加強統籌協調,考慮建立由科學城建設相關各方組成的推進機制或者管理機構。
  第二就是創新主體要加強協同,比如說共建研發機構,共建産業技術聯盟,共同申請承擔一些國家級科技計劃項目、共同開展國家科技合作等。
  第三就是科研基礎設施的協同,因爲在川渝地區,特別是在四川,大型的科學儀器、科學基礎設施非常多,所以要建立科研儀器設施的開放共享平台,加強科研基礎設施的開放共享,提高設備利用率。
  最後很重要的是政策協同。其實四川有一些很好的政策,也開展了全面創新改革實驗,有一些成功的經驗可以在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過程當中進行推廣。

談特色:側重點是産業創新
  ●四川創新的生態比較好,發揮優勢應注重産業創新。科學研究和技術創新、産業化的示範應用,要一體化發展
  記者:和北京、上海等地在建的科技創新中心相比,成渝地區科創中心該怎麽定位?
  孫福全:北京是全國科技資源最富集的地方,擁有國內一流的高校科研機構,所以更側重原始創新;上海制造業基礎好,開放程度高,應該更加側重利用國際的科技資源,提升技術創新能力;粵港澳産業創新活躍,應該更注重産業創新。
  而成渝地區,側重點也應該是産業創新,因爲四川創新創業充滿活力,創新的生態也比較好,發揮優勢應注重産業創新。其次,可以加強和粵港澳地區産業創新合作、加強和北京地區原始創新方面的合作,同時西部地區也可以承接東部轉移出來的一些先進産能。
  記者:産業創新也是相對比較容易切入的角度?
  孫福全:是的。並且科學城本來也就不能說只做科學研究。科學的研究和技術創新、産業化的示範應用,要結合起來“一體化”發展,才是可持續的。所以要采用“一城多園”的模式。
  記者:推動“一城多園”模式,哪幾個方面要引起重視?
  孫福全:各個園區要有相對明確的功能定位,同時,各個園區之間也要加強協作。園區不是越多越好,要因地制宜,但具有科學研究功能的園區是不能缺少的。除了成都和重慶的科學城之外,也要注意用好中國(綿陽)科技城優勢。中國(綿陽)科技城是黨中央、國務院批准建設的全國唯一的科技城,它應該作爲西部科學城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
  另外,也要強調一下高新區和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的作用。這些區域創新資源比較密集,西部科技城建設要加強與高新區和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的統籌協調,發揮聚集效應,形成建設合力。

圈外話
關于産學研合作——
加強“技術經紀人”培育引進
  華爲在俄羅斯建立數學所、京東在美國矽谷建立研究中心……如今國內企業越來越多走出國門,開始在全球範圍尋找並利用創新資源。對這種現象,孫福全給予了熱情的肯定,“開展國際産學研合作、國際技術轉移,是必然的趨勢。”
  在他看來,開展國際的産學研合作與走自主創新道路的要求並不矛盾。“關鍵核心技術要自主可控,否則人家會‘卡脖子’。但在這些領域之外,我們也沒有必要什麽都自己掌握。”孫福全表示,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並不意味著這是個封閉式的循環。我們依然要和推動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還是要盡量利用國際上的先進技術成果,還是要走開放式創新的道路,積極主動融入全球創新創業體系,來提高我們的國際化水平。
  推動國際産學研合作,成渝地區可以從何入手?“我們需要加強技術轉移這方面的工作。”孫福全特別提到兩地已經有一些技術轉移機構,包括位于成都高新區的中國-歐洲中心等,但這還不夠。建議未來成渝再引入一些國際知名的技術轉移機構落戶,同時加強對“技術經紀人”等相關人才的培育和引進。

]]>

2020年10月29日 10:34
166
周其仁:地方政府也要有企業家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