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訪談 新聞中心

“十四五”鄉村振興需激發農村發展新動能

宋揚

2021年02月01日 03:08

謝晶晶
金融時報-中國金融新聞網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強調,堅持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爲全黨工作重中之重,舉全黨全社會之力推動鄉村振興,促進農業高質高效、鄉村宜居宜業、農民富裕富足。今年是中國“十四五”的開局之年,也是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戰略的關鍵期,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應從哪些方面著手?如何實現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鄉村振興與縣域經濟發展有何關聯?圍繞這些問題,蘭州大學縣域經濟發展研究院(鄉村振興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毛錦凰日前接受了《金融時報》記者專訪。

鄉村振興戰略實施進展及面臨的挑戰

《金融時報》記者:中央農村工作會議對2021年“三農”工作做出部署,提出必須以更有力的舉措、彙聚更強大的力量來推進鄉村振興。從農業、農村、農民的角度看,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戰略開局如何?又將面臨哪些挑戰?

毛錦凰:黨的十九大提出鄉村振興戰略以來,站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新起點上,十九屆五中全會以優先發展農業農村爲要求,首次提出“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從而明確了“十四五”時期“三農”的新目標與新定位。

鄉村振興戰略實施以來,在全黨全社會共同努力下,農業農村工作穩中有進,鄉村振興開局良好。

重要農産品産量保持穩定。全國糧食總産量連續6年保持在6.5億噸以上,確保了國家糧食安全和農産品有效供給。多元化農産品供給充足,農業産業類型和産品品種豐富程度獨冠全球。三産融合發展,産業發展質量不斷提升,産品結構不斷優化。新産業、新業態不斷湧現,綠色發展理念深入人心,爲農業可持續發展提供了重要支撐。

農村各項事業穩步推進。建立健全農村人居環境治理工作機制,農村村容村貌不斷改善。農村基礎設施建設成效明顯,農民飲水安全得到高度重視,鄉村道路建設繼續加強,農村新型能源進一步發展,農村信息化繼續推進。農村社會保障事業不斷發展,公共服務水平不斷提升,鄉村治理結構不斷完善。

農民收入持續增長。2019年,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021元,比上年增長9.6%,快于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速度,城鄉居民收入差距不斷縮小。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支出13328元,增長9.9%,也快于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增長速度,這都爲實現共同富裕夯實了基礎。土地制度的不斷創新、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蓬勃發展,最大限度上實現了小農戶與現代農業有機銜接。

實現農業高質高效、農村宜居宜業、農民富裕富足是全面解決“三農”問題的關鍵和目標,但目前農業農村發展和農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仍然面臨諸多挑戰。

從農業實現高質高效發展來看,一方面農業面源汙染形勢嚴峻,農業發展面臨“資源紅線”“環境黃線”的挑戰,轉型升級必須在環保方面有所突破。另一方面,農業産業體系亟待優化。産業規模粗放、組織化程度低、精深加工不足、配套設施不完善等問題突出,與農業農村現代化的産業要求相比還存在不小差距。從農民實現富裕富足標准來看,城鄉居民收入差距較大,農村消費乏力。近年來,我國城鄉收入相對差距不斷縮小,但絕對差距持續擴大,農村內部收入差距持續擴大。不管是從居民人均消費支出,還是從城鄉消費品零售額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來看,鄉村均遠低于城鎮。農村消費乏力導致農村內需不足,影響了對經濟的拉動作用。從農村實現宜居宜業水平來看,農村道路建設、供水供氣及社區綜合服務設施等基礎設施短板依然突出,義務教育、醫療衛生及社會保障等社會事業相對城鎮發展滯後,與宜居宜業的要求相比還有很大距離。

值得注意的是,“十三五”以來,我國糧食年産量連續突破1.3萬億斤,但糧食等重要農産品供給保障能力仍需進一步鞏固。一方面,2019年我國人均糧食占有量爲470公斤,雖然高于390公斤的全球平均水平,但遠低于發達國家人均600公斤的標准。因此,我國被聯合國糧農組織列爲“糧食保障不穩定國家”。另一方面,新發展格局下,我國糧食領域進入高安全水平與高開放水平並存階段。世界糧食資源利用風險與不確定性逐漸增加,我國在全球糧食安全治理體系中依然處于弱勢地位,國內糧食支持政策越來越受到國際規則制約,高成本低關稅、國內政策與國際規則沖突等問題帶來的挑戰逐漸顯化。

脱贫攻坚收官 乡村振兴接力

《金融時報》記者:會議指出,脫貧攻堅取得勝利後,要全面推進鄉村振興,這是“三農”工作重心的曆史性轉移。如何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做好同鄉村振興的有效銜接?

毛錦凰:《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以下簡稱《建議》)提出,要優先發展農業農村,全面推進鄉村振興,“三農”工作重心。這不僅是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的內在要求,也是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的必然要求。

脫貧攻堅收官之後,鄉村振興將是鞏固拓展脫貧成果的有效途徑,推動鄉村産業、人才、文化、生態、組織等全面振興,以確保欠發達地區和農村低收入人口跟上全面建設現代化國家的步伐。對脫貧不穩定戶、邊緣易致貧戶以及因其他原因收入驟減或支出驟增戶加強監測,提前采取針對性的幫扶措施,防止返貧和新貧困的發生。對于脫貧攻堅過程中形成的體制機制、政策體系,要保持現有工作機制和幫扶政策總體穩定,避免出現政策性偏差,多措並舉鞏固脫貧成果。社會保障要繼續發揮兜底作用,對脫貧後的低收入群體仍然給予一定的支持,加大對農村住房、教育、醫療,基礎設施等方面的投入,避免出現脫貧攻堅後的“政策懸崖”。

一是做好政策銜接。脫貧攻堅期間的扶貧扶持政策主要是到村到戶到人,而鄉村振興針對的則是整個“三農”問題,涉及的對象和範圍更廣,實現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深度銜接要求政策及規劃要由脫貧攻堅期的特惠性逐步向具有廣覆蓋特征的普惠性進行轉變。此外,工作中要搞好規劃頂層設計,把脫貧攻堅規劃還需持續推進的任務、工程、項目等納入鄉村振興規劃,強化接續支持,發揮長效作用。

二是做好産業銜接。通過産業拉動,由脫貧攻堅時的輸血向造血轉變,實施貧困地區脫貧與振興的産業發展協同,合理定位並發揮好市場與政府的作用,通過要素、主體和市場的全面激活,促進鄉村産業振興,建立農民持續增收的長效機制。解決扶貧産業規模小、鏈條短、産品品牌度低、産業同質化現象突出等問題,推動扶貧産業向規模化、差異化、品牌化方向發展,增強發展的可持續性。

三是激發生態振興的可持續動力。在鞏固脫貧攻堅成果的基礎上,要進一步優化綠色減貧,探索生態振興模式,著力推進“綠水青山”向“金山銀山”的轉變,建立生態環境恢複治理和産業發展之間的良性、內生性循環機制,讓搬遷移民搬得出、留得住、能致富,實現鄉村生態宜居的目標。

四是注重人才銜接。在脫貧攻堅完成到鄉村振興的過渡期,要實行更加積極、更加開放、更加有效的人才政策,統籌內部本土培養和外部吸納引進。用政策和待遇做好對“第一書記”、駐村工作隊等留用工作,將扶貧第一書記和駐村工作隊逐步轉變爲鄉村振興第一書記和駐村工作隊,夯實鄉村振興的組織保障基礎。

縣域經濟與鄉村振興互促發展

《金融時報》記者:鄉村振興離不開新型城鎮化的同步推進。縣域經濟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主陣地、主戰場,是我國鄉村社會穩定與發展的關鍵所在,鄉村振興與縣域經濟發展的關聯性體現在哪些方面?

毛錦凰:2017年,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已轉化爲“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逐步改善不平衡不充分發展的空間組織格局日益成爲新時代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任務。在這樣的背景下,黨中央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強調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由此,從區域經濟增長和空間平衡的角度進行再認識,從縣域經濟空間演化特點進行再把握,對加快實現鄉村振興具有重要意義。縣域振興是實現鄉村振興的根本支撐,鄉村振興不是逆城鎮化,決不能把鄉村振興戰略簡單作爲村莊振興來理解。事實上,縣域既是聯結城鄉的基本單元,也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載體,鄉村振興的實現本質上要以縣域爲載體統籌各方力量,發揮外源帶動作用來支撐。

通過發展縣域經濟促進鄉村振興,有著不可替代的優勢。縣域經濟作爲城市經濟和農村經濟的聯結點,在承接産業轉移、優化經濟結構、推進工業化和新型城鎮化、吸納農村剩余勞動力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縣域經濟的發展不但可以解決農民就地就近就業,還可以爲鄉村振興提供高質量的基礎教育、公共服務、社會保障等,進而解決空心化和留守化問題,縮小城鄉發展差距,實現農民收入增長。

一是提升産業輻射力,走紅利共享之路。要充分挖掘地域資源和自身優勢,逐步將縣域主導産業和優勢産業發展的紅利流向鄉鎮、村社、農民。二是提升園區産業集聚度,走融合發展之路。發揮園區開發區貼近農村、服務農村的天然屬性,依托園區開發區打造特色産業集群,通過共建發展平台、共享本地資源、互推優勢産品,爲農業産業的規模化特色化續力增源,助推特色農業産業在更高層次上實現跨越式發展。三是推動産業業態多元化,走賦能農業之路。按照二、三産業附著于本地基礎農業之上,以此拓展農業産業輻射範圍,提高農業産業附加值、延伸農業産業鏈。

縣域經濟發展的短板和薄弱環節在鄉村,但最大的潛力也在鄉村。通過發揮鄉村振興對縣域經濟的支持作用,可爲縣域經濟發展提供有力保障。發揮鄉村振興對縣域經濟的引領作用,能夠全面激發縣域經濟發展的動力。

《金融時報》記者:重農固本,國之大綱。保障農業産業安全,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大力發展縣域經濟,您認爲最重要的抓手是什麽?

毛锦凰:据农业农村部资料显示,党的十八大以来,农村创新创业环境不断改善,乡村产业快速发展,促进了农民就业增收和乡村繁荣发展。2019年,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9万家(其中国家重点龙头企业1542家),农民合作社220万家,家庭农场87万家,带动1.25 亿农户进入大市场。2019年,各类返乡入乡创新创业人员累计超过850万人,创办农村产业融合项目的占到80%,利用“互联网+”创新创业的人员超过50%,在乡创业人员超过3100万。

站在“十四五”規劃的起點上,鄉村振興是脫貧攻堅後又一大戰略工程。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大力發展縣域經濟,應從以下三個方面精准施策。

一是提高農業質量效益和競爭力。以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爲底線,健全農業支持保護制度。落實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深入實施藏糧于地、藏糧于技戰略,加大農業水利設施建設力度,實施高標准農田建設工程,強化農業科技和裝備支撐,建設智慧農業。強化綠色導向、標准引領和質量安全監管,建設農業現代化示範區。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優化農業生産結構和區域布局,加強糧食生産功能區、重要農産品生産保護區和特色農産品優勢區建設,推進優質糧食工程。完善糧食主産區利益補償機制,保障重要農産品供給安全,提升收儲調控能力。

二是大力發展鄉村特色産業和龍頭企業。結合鄉村地區發展過程中的實際需求和特色,在鄉村地區大力發展有一定基礎的畜禽養殖、農作物培育、農家樂等特色農業産業,重點打造“一縣一業”“一鄉一特”“一村一品”優特産業體系,以産業帶動要素流動,促進城鄉融合發展,重點扶持一批“小而特”“小而精”“小而優”的特色優勢産業,並通過龍頭企業帶動,采取“企業+合作社+農戶”等多種經營模式,促進龍頭企業實現生産管理科學化、合理化、精准化,提升農業産業現代化水平,助推鄉村産業振興。

三是實施鄉村建設行動。《建議》首次提出“實施鄉村建設行動”,把鄉村建設作爲“十四五”時期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重點任務,擺在了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重要位置。一方面,強化縣城綜合服務能力,把鄉鎮建成服務農民的區域中心。這就要求加大鄉村公共服務建設投入,實現縣鄉公共服務均等化;另一方面,統籌縣域城鎮和村莊規劃建設,完善鄉村基礎設施,提升農房建設質量。這就要求在“兩不愁三保障”的基礎上,持續改善農村基礎設施建設和住房水平,實現生態宜居。此外,還需構建多元化的鄉村人才培養體系,尤其是職業教育和技能培訓,培養符合農業農村發展需求的新型職業農民。

]]>

2021年02月01日 10:50
5029
挖掘潜力 扩大内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