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高校 新聞中心

把爲民初心寫在扶貧路上

四川大學紮實開展定點扶貧工作

袁文坤

2020年07月15日 02:35

四川日報

3月4日,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關鍵時刻,四川大學召開黨委常委會暨定點扶貧工作領導小組專題會,緊鑼密鼓部署定點扶貧工作。會議提出,2020年是脫貧攻堅收官之年,要堅決履行脫貧攻堅的主體責任,增強責任感、使命感和緊迫感,克服疫情影響,紮實推進幫扶工作,確保不折不扣、高質量完成2020年脫貧攻堅硬任務。

同一時間,在涼山州甘洛縣斯覺鎮格布村,55歲的村民阿侯阿曲莫在村裏的智能氣霧大棚內,爲即將移栽的黃瓜苗洗根。她小心仔細地清洗,背上睡得正香的小孫兒隨著她的動作輕輕晃動。這幾個月來,阿侯阿曲莫都在四川大學幫扶的這個農業高科技種苗繁育基地打工,每月能掙3000多元,還可照顧家人,她分外珍惜這份工作。

是什麽讓兩個不同空間的事件交彙在同一時間軸下?答案是“脫貧攻堅”四個沈甸甸的大字。

黨的十八大以來,四川大學認真落實中央決策部署,自覺擔當時代重任,將定點扶貧工作作爲重大政治任務,在扶貧路上踐行使命責任,全力做好對口扶貧工作。充分發揮綜合大學知識密集和智力優勢、品牌優勢,堅持“百姓所需、政府所急、川大所能”,積極探索實踐智力扶貧、教育扶貧、人才扶貧、科技扶貧、醫療扶貧等高校精准扶貧模式,用智慧和汗水爲四川人才培養和幫扶縣打贏脫貧攻堅戰、實現區域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

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四川大學連續榮獲“四川省定點扶貧先進單位”稱號;2019年度,在教育部發展規劃司舉辦的第四屆教育部直屬高校精准扶貧精准脫貧十大典型項目推選活動中,四川大學報送的“搭建醫療扶貧彩虹橋,救助兒童先心病患者”項目位列其中。

承家國情懷

擔時代使命

事隔4個月,四川大學外聯辦主任榮建國對3月4日召開的黨委常委會仍然記憶猶新。榮建國說,“防止幫扶縣群衆脫貧後的返貧,幫助貧困地區建立起持續發展的長效機制,能真正體現出四川大學幫扶的實效。”

一葉知秋。作爲在川部屬綜合大學“執牛耳者”,在扶貧路上,四川大學一直懷揣著強烈的使命感和責任感。

自2012年開始定點扶貧涼山州甘洛縣、廣安市嶽池縣以來,四川大學就強化政治責任,堅持黨政同心,奮力搭建定點扶貧工作組織領導工作機制。學校成立了以黨委書記、校長爲組長,全體校領導參加的扶貧工作領導小組,領導班子中有一名校領導分管扶貧工作,下設定點扶貧工作辦公室,統籌協調扶貧工作。編制了學校《進一步推進定點扶貧工作的實施辦法》,制定了扶貧工作規劃,建立了部門、學院聯絡員制度和二級單位“一對一”幫扶機制。將定點扶貧工作作爲學校二級單位的重要工作之一,校內80余個參與扶貧工作的單位納入年度領導班子考核和績效考核之中……經過多年實踐,一個幫扶工作“確權定責、清單明責、制度履責、嚴肅問責”“四責一體”,脫貧攻堅工作“分層責任落實”的新格局在四川大學形成。

與此同時,校黨委率先垂範推動責任落實。學校領導班子每年帶頭到幫扶縣調研督導成爲“必修課”。近3年,學校校領導赴幫扶縣開展工作調研和督導推進扶貧工作達30余人次,以上率下推動工作開展。

6月16日,四川大學黨委書記王建國率隊到嶽池縣開展扶貧工作調研督導。他說,服務地方經濟社會發展,幫助包括嶽池在內的貧困地區盡快脫貧是四川大學義不容辭的責任。

6月23日,四川大學校長李言榮到甘洛縣調研脫貧攻堅工作。他表示,四川大學將切實按照中央“四不摘”的要求,不斷加大幫扶的廣度與深度,努力推進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有效銜接。

扶貧的路徑對不對?扶貧的效果好不好?四川大學在前進中探索,在探索中前進。每年召開多次不同類別定點扶貧和對口支援專題會,對于學校黨委來說已成常態。聚焦問題短板、創新幫扶舉措,建立長效機制,在脫貧攻堅的戰鬥中,四川大學摒棄“碎片化”扶貧,逐步形成集中學校人力、物力、財力,竭力爲幫扶縣建設一批重點項目,讓老百姓真正受益的“集約化”工作模式。

近3年來,學校向兩縣直接投入幫扶資金1454萬余元,采購農特産品892萬余元,幫助銷售農産品1336萬余元。同時充分整合校內外資源,捐贈設備物資價值1780萬余元,協助兩縣引入和協調重大項目建設資金,爲增強幫扶工作的針對性、實效性,結合幫扶縣實際情況,通過與當地政府充分溝通,確定兩縣幫扶項目226項。

扶贫路上,一个“承家國情懷,擔時代使命”的鲜活形象跃然眼前。

發揮學校優勢

智力助推脫貧攻堅

陳森是四川大學黨委學工部部長。4年前,他作爲學工幹部挂職嶽池縣扶貧專職副書記。

學地理專業出身的他有一個習慣,總是隨身帶著地圖。到嶽池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嶽池的地圖上將當地的280個貧困村全部一一標注,再根據各村情況,繪制了“脫貧攻堅作戰圖”,開始實施“脫貧攻堅戰區計劃”。在陳森的參與下,當地的扶貧工作成效顯著,2019年10月實現貧困村全部退出。

嶽池縣石板坡村第一書記馮鳥東、甘洛縣格布村第一書記吳先國……在四川大學還有很多駐紮貧困縣的幹部,他們有一個共同名字:川大的扶貧幹部。

大學是知識密集和智力密集之所。如何充分發揮綜合大學的優勢助力脫貧攻堅?圍繞“川大所能”,學校黨委將目光鎖定在人才幫扶、智力扶貧上。

定点扶贫工作开展以来,四川大学实施“支点”计划,着力打造“1+N”干部人才精准帮扶体系。结合学校人才、学科等优势和帮扶县的重点领域人才需求,突出重点、兼顾全局,在原有选派1名县级领导和1名第一书记的基础上,积极选派农业、经济、城市规划、计算机等学科领域的专家学者、优秀干部到基层一线挂职锻炼。例如,近年四川大学向甘洛县、岳池县派驻29名帮扶干部,平均年龄35岁,具有硕博士学历人员占80%,形成了覆盖县、乡(镇)、村三级的梯队式干部扶贫工作格局,创新构建了“1名县级副职+3-4名县局级副职+ 1名乡镇副职+1-4名驻村干部”的干部人才精准扶贫新模式。现在,四川大学派驻两个帮扶县的13名挂职干部仍然奋战在脱贫攻坚和巩固成果工作一线。

一份《甘洛縣招商引資項目潛力挖掘研究報告》放在四川大學挂職幹部、甘洛縣商務外事局副局長甄偉麗辦公室的案頭上,“這是川大專家爲甘洛縣‘量身定做’的招商引資‘指南’,一有空就翻一翻,它成了我們招商引資的‘秘籍寶典’。”甄偉麗說。

在扶貧工作中,四川大學特別注重發揮專家團隊智力作用,實施“凝智”計劃,爲幫扶縣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強力支持。近年來,四川大學派專家完成甘洛縣、村級規劃139個;幫助甘洛縣撰寫了《2017年國家級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範縣申報書》,使甘洛縣成功申報成爲國家級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範縣,獲得中央財政補助資金1500萬元。組織專家團隊,協助甘洛縣、嶽池縣編制縣域“十四五”規劃。在技術支持方面,與甘洛縣簽署“山區河流智慧管理及防災減災平台”合作協議,幫助提升當地災害預警防控能力;四川大學派遣技術專家對嶽池縣長灘寺河流域水環境治理提供技術支持;派四川大學創業導師入駐嶽池縣創業導師庫,對嶽池縣創業項目進行“巡診”。

醫療幫扶方面,四川大學長期選派醫療骨幹、學術帶頭人或管理骨幹組成醫療隊赴基層,幫助受援醫院健全規章制度、完善管理措施、提升業務和管理水平。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等附屬醫院承擔了21家老少邊地區縣級醫院醫療衛生對口支援任務,區域協同幫扶527家市縣級醫療衛生機構。協助幫扶縣相關醫院重點專科建設;爲幫扶縣縣級公立醫療機構以及所有中心衛生院的遠程會診平台提供醫療技術支持,實現專家對疑難病例的遠程會診。近年來,四川大學向幫扶縣捐贈醫療設備價值1550多萬元;選派了50余名醫療骨幹赴兩縣開展醫療服務和技術指導;提供遠程疑難病例會診57例;爲幫扶村建立標准化衛生室兩個。

項目、技術、專家“組團”幫扶是四川大學智力幫扶的又一亮點,也是“集約化”扶貧工作模式的具體體現。

扶貧先扶智

共建“人才林”

2020年5月29日,四川大學第六期“圓夢川大”項目甘洛班開學典禮在甘洛縣舉行。在莊嚴的國歌聲中,66名甘洛新生邁向新生活。

“扶貧先扶智,治贫先治愚”,而扶智的关键在教育。2016年,四川大学“圆梦川大”项目计划在甘洛实施,目前已有91名学员从本科或专科专业顺利毕业。

甘洛縣斯覺鎮幼兒園已經成爲當地的“明星幼兒園”,這是四川大學與甘洛縣同創共建項目的典範。四川大學利用川大幼兒園的教育資源,爲當地提供跟崗培訓、入園指導、駐園支教、開展遠程同步教學等幫扶項目。漢語言能力是彜族兒童學習文化知識的制約因素,而隨著“推普”工作的進行,孩子學習普通話的端口前移到學前階段,語言關過了,學生進入小學之後的學習興趣濃了,與外界的交流也就暢通了。

四川大學分管扶貧工作的副校長侯太平多次到甘洛縣調研,他說,每次聽到彜族小朋友用普通話跟大家打招呼,就感到很高興。“教育,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重要舉措。孩子們臉上露出的微笑是送給扶貧幹部最好的禮物。”侯太平說。

“教育扶貧”是四川大學幫扶嶽池縣和甘洛縣的一大動作。四川大學利用各學院、繼續教育學院、網絡教育學院、國家幹訓中心等教育平台,組織優質師資力量,幫助定點幫扶縣建立多內容、多層次、多時段、多方式地方人才培養培訓體系,實現了對縣鎮村各類人才培訓全覆蓋。

同時,四川大學發揮華西醫療資源優勢,爲兩個幫扶縣醫院提供免費醫療及管理培訓。僅他們建設的3個網絡醫院就遠程教學培訓醫務人員1.19萬余人次,有效提升了貧困地區的診療技術。

四川大學還積極開展支教活動,幫助提高地方基礎教育水平。四川大學研究生支教團連續20年開展爲期一年的扶貧支教工作,先後有246名學生參與,累計完成738個中小學班級5.6萬余人次的教學任務。爲確保教育路上“一個都不能少”,支教隊員可謂嘔心瀝血。黃倩雯是四川大學第17屆研究生支教團團長,2015年在大涼山支教幫扶。當時她所帶的班級出現孩子辍學,黃倩雯看在眼裏急在心中,每天挨家挨戶上門做家長和孩子的思想工作,說服孩子繼續讀書。

同時,根據甘洛縣文化教育幫扶需求,四川大學圖書館爲甘洛縣特別開通“書香川大”數據庫遠程訪問綠色通道,免費爲甘洛幹部群衆發放遠程訪問卡800張,提供數字圖書10萬冊和有聲圖書3萬集。2019年9月,四川大學藝術學院40多名師生,分成兩個小分隊,曆時一周,跋山涉水爲甘洛縣各鄉鎮帶去了一台台精彩的文藝演出,受到彜族群衆歡迎。

據統計,近3年四川大學爲幫扶縣培訓黨政幹部、中小學教師、醫務人員、農技人員等9338人,減免培訓費用697萬元。變輸血爲造血,爲當地培養一批帶不走的各類人才,是四川大學的重要幫扶目標之一。川大挂職甘洛縣副縣長陳炳周、川大挂職嶽池縣委副書記何琪認爲,經過四川大學系統培訓,當地黨員幹部能力素質提升了、眼界寬了、思維新了、辦法多了,更重要的是迫切改變當地面貌的動力強了,“這些人才,不僅僅是幫扶縣的人才,也是推動治蜀興川再上新台階急需的人才。”

從産業到項目

“精准”幫扶到戶

6月26日,迎著初升的陽光,甘洛縣斯覺鎮格布村農戶李列吉曲莫走進他的蔬菜大棚開始忙碌起來。大棚內,今年3月栽種的香椿長勢喜人。

借助四川大學提供的10萬元專項扶貧基金,李列吉曲莫種植了5畝大棚香椿,成了當地的香椿種植大戶。

“當地有香椿種植習慣,但粗放栽培效益不高。我們的思路是用現代種植技術培養致富帶頭人,帶動全村提高種養效益。”挂職幹部、甘洛縣斯覺鎮黨委副書記董薇說。

産業發展是脫貧的基礎性因素。四川大學始終將産業扶貧放在重要的地位,實施“未來希望”計劃,著力帶動幫扶縣特別是扶貧聯系村産業經濟發展,以“學校+政府+校友企業+貧困戶”模式,推進産業扶貧。

甘洛當地烏金豬品質良好,市場前景廣闊,但受限于養殖技術、資金等因素,産量較低、規模較小。在助力脫貧攻堅中,四川大學瞄准地方特色,深挖産業潛力,以産業幫扶形式向格布村捐贈180萬元,同時積極動員校友企業,聯合當地政府,以及東西部扶貧協作幫扶力量共建“甘洛烏金豬繁育基地”,計劃實現年出欄量達4000頭。該基地由村集體經濟占股30%,村民可通過集體經濟分紅和參與養殖實現增收,使格布村真正成爲涼山州集體經濟發展示範村。

從産業到項目再到农户,四川大学紧紧扭住“精准”不松手,始终坚持扶持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脱贫成效精准,走出了一条依托产业发展摆脱贫困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在幫扶嶽池縣安家壩村時,四川大學堅持分類施策。針對勞動力不足、水稻産量不高等問題,四川大學爲全村49戶貧困戶免費提供專家推薦的“蜀優217”優質稻種,實現戶均增收1900-3200元。爲推動貧困戶發展家庭養殖,四川大學免費爲他們提供優質雞苗等各類家禽幼崽500余只,實現戶均增收1000-3000元。

四川大學在甘洛縣格布村引入了“智能無土栽培氣霧大棚”。種植戶只需觀察植物生長情況和控制電腦面板,就能種植蔬菜。由于光熱條件充足,氣霧大棚種植的黃瓜不僅産量高、品質好,一年還比露天種植多收一季。而大棚所獲收益歸村集體經濟所有,預計今年底村集體經濟純收入可增加約30萬元。

爲拓寬幫扶縣産業增收渠道,四川大學還狠抓商貿幫扶合作,加大農特産品采購,以消費扶貧擴大貧困人口受益面。學校後勤集團向甘洛縣開放教育超市和食堂采購平台,建立綠色食品基地。僅格布村每周就向四川大學提供蔬菜約12噸,實現助農增收約3萬元。直接采購、以購代捐、超市專櫃、實體門面直銷、網上扶貧商場開店、舉辦現場展銷會等多措並舉,切實擴大了貧困地區農特産品銷路。

在四川大學等幫扶單位的傾情幫扶下,通過幫扶幹部與當地幹部群衆共同奮戰、合力攻堅,嶽池縣、甘洛縣分別于2019年4月、2020年2月退出貧困縣序列,實現了“脫貧摘帽”。

脫貧不是終點,而是新的起點。王建國表示,肩負起時代使命和曆史責任,是四川大學一直秉承的精神。四川大學在著眼建設世界一流大學的同時,堅持服務地方經濟社會發展。四川大學扶貧工作不會停止,還會繼續做下去,在助力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和鄉村振興事業中,進一步譜寫新時期改革發展新篇章。全體師生將同心齊力,走好川大人的扶貧路。


]]>

2020年07月15日 10:37
297
西華大學與西南大學攜手合作服務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