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園地 新聞中心

高維度戰爭來臨

馮傑

2020年07月30日 02:02

林東
光明日报( 2020年07月26日 07版)

1991年海灣戰爭戰區外發射的導彈驚醒那些埋頭于機械化建設的軍隊,開啓信息化戰爭新曆史;30年後的今天,來自網絡、太空等新空間悄無聲息的黑客、病毒、電磁進攻,將再次驚醒那些置身于信息化建設的軍隊,開啓低維度戰爭邁向高維度戰爭的新曆史。

越過物理空間防禦

人類戰爭總是不斷地增加空間維度。實踐表明,每增加一個作戰空間,足以使戰爭發生一場革命,而面對多個新作戰空間的開辟,戰爭將發生曆史性的轉向。

高維度戰爭是地球物理空間之外的新型戰爭。低維度空間指陸海空三維物理空間,低維度戰爭指物理空間的機械化戰爭、信息化戰爭、智能化戰爭;高維度是指三維物理空間之外的新空間,包括網絡空間、太空、電磁空間、心理空間、生物空間、腦空間等,高維度戰爭指網絡戰爭、太空戰爭、電磁戰、心理戰、生物戰和腦控戰爭等新空間戰爭。它們已經發展到可以不從屬于信息化戰爭,而是獨立空間的戰爭,或是以新型空間主導傳統空間的新型戰爭。

高维度战争直击国家和社会命门,逼迫对手屈服。当前阶段,高维度战争以网络战、太空战为主导,电磁战、心理战协同,干扰、破坏、瘫痪战略基础设施、公共交通和城市。正如1999年科索沃战争,南联盟军队没被打垮,但国家电力系统被美军用石墨炸弹瘫痪,城市陷入死亡,政府不得不妥协。高维度战争将更高明,它把关乎国计民生的战略基础设施和经济系统作为主要打击目标,而不是消灭敌人军队,甚至不需要打击敌人军队。2010年震惊全球的伊朗核反应堆离心机失控事件,系因伊朗核工业控制程序被植入了“震网”病毒造成核反应堆瘫痪,这是预示高維度戰爭來臨的里程碑事件。从伊朗核设施遭“震网”攻击事件,到2019年委内瑞拉宣称遭受网络攻击致使全国大面积突发性停电事件,让世界认识到,国家电网、核电站、卫星、水坝等关键基础设施和飞机高铁等公共交通工具,一旦遭受网络攻击,将饱受敌人没进村,也没扔炸弹,但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瘫痪的恶果。这样的打击,既可以不死一人而取胜,也可以导致重大伤亡,是宽谱系的全新战争。

高維度戰爭采取非火藥殺傷機理,收獲攻敵所不防的巨大成功。網絡攻擊、太空攻擊、電磁攻擊、心理攻擊、生物攻擊都是攻擊不設防的國家核心目標,使用黑客、計算機病毒、電子幹擾、激光以及動能武器,甚至影響人類感知的聲波武器、嗅覺武器和生物武器,使以物理空間熱兵器攻防爲機理的陸海空三軍、導彈力量陷入無能爲力之境地,使現有防禦失效,形同虛設。雖然,已有國家對網絡和太空做了一些防禦准備,但是局部的,新型空間總體上處于不設防或半設防狀態,無一例外地是國家防禦的軟肋。

呈現滲透—坍塌的戰爭形態

每一種新的戰爭樣式的出現,必然具有超越已有戰爭樣式的過人之處,這就是在效能、效率、效益上的飛躍,産生新的戰爭形態。相比機械化戰爭以火力、機動力主導的戰爭形態,信息化戰爭是以信息主導、體系對抗的戰爭形態超越前者,而高維度戰爭則是以滲透-坍塌的戰爭形態超越信息化戰爭。

滲透潛伏,隨時進攻。相比人類已有的戰爭,都是需要臨戰動員,向前沿調動和部署兵力,都需要戰爭准備時間,在預警探測發達的信息時代,幾乎取消戰略突然性。而網絡空間、太空都是平時滲透到敵人信息系統和網絡內部,長期潛伏,像定時炸彈那樣隨時接受千裏之外的起爆指令,這不僅使戰略和戰術突然性回歸,而且是隨時可以發動戰爭,幾乎取消一切戰爭准備時間。比如霸權國家利用出口系統軟件、芯片、工業控制程序、路由器等核心軟硬件,通過向産品植入“後門”和病毒,以及掌控頻譜,解密信道,形成在他國境內的預先滲透和部署,一定程度上掌控他國軍事和經濟基礎設施網絡命門,這是包括信息化戰爭在內的一切低維度戰爭不具備的。美國2018年《國防部網絡空間戰略》提出,網絡空間“向前防禦,持久交戰”的方針,這意味著高維度戰爭已在路上。

時空無界,全球進攻。高維度空間具有開放性,網絡、太空、電磁、心理不受領土空間限制,可以在任何地點發動攻擊,既可以在本國國土上,也可以在敵國國土上,或是地球上任何一個有網絡節點、衛星地面站、衛星通信節點的地方發動攻擊。高維度進攻既沒有前方和後方之分,更不受國界限制。網絡、太空等新型空間,進攻是高于防禦的作戰方式,防不勝防。

級聯反應,瞬時坍塌。高維度空間幾乎都是無人戰場,計算機病毒、電磁信號具有急速傳播性,一旦啓動將産生鏈式反應,從一個點急速傳播到廣闊地域。由于高維度空間連通物理空間,好比時空隧道,因此網絡攻擊、太空攻擊帶來多米諾骨牌的連鎖反應,産生大規模破壞力,行動過程可在極短時間內完成,從而具有瞬間達成戰略目的的特性。比如,發動一次性網絡攻擊,就可以把電信網絡、電力網絡、交通網絡、金融網絡、商貿網絡等各種信息應用領域都卷入進來,導致戰略基礎設施失控、通信阻塞、交通混亂、經濟崩潰。相對于信息化戰爭仍是由外而內的打擊戰略系統,高維度戰爭攻擊則是由內而外的塌陷戰略系統,造成釜底抽薪的破壞效果,是聯合作戰所達不到的。

成本低廉,效費比高。網絡戰、生物戰和低端太空戰具有低投入、高效益的特點。傳統戰爭,研制和生産硬殺傷性武器,如坦克、軍艦、戰鬥機,尤其是航母這樣的戰略性裝備,往往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財力支持,動辄幾十億。而研發計算機病毒、幹擾衛星的攻擊技術和裝備,只要具備信息系統的專業技能和少量資金就能夠進行,低到幾百塊就夠,窮國也打得起。尤其是網絡攻擊,甚至通過智能手機就可實施,以至有人說,“網絡病毒是窮國原子彈”。高維度戰爭的低門檻現象,使得更多的國家,特別是窮國,甯可放棄高成本的信息化戰爭,轉而在網絡戰、太空戰、電磁戰、心理戰、生物戰上下功夫。

行動隱匿,震懾性強。高維度戰爭還有一個獨到之處,就是可以做到不爲人知。像網絡戰運用病毒和黑客手段就具有天然的隱蔽性和匿名性,由于潛在的攻擊行爲主體衆多,有國家,有恐怖組織和犯罪集團,還有各種不同動機的個人,所以遭受攻擊方在被病毒或黑客攻擊時不容易識別攻擊者身份。從2010年“震網”病毒癱瘓伊朗核設施,到2019年委內瑞拉電網被攻陷,全球都一致懷疑是美國所爲,但沒有證據。高維度攻擊溯源很難。結果,連是誰打的都搞不清楚,使得高維度攻擊産生深不可測的威懾效果,進一步結合全球心理戰,可以敲山震虎,殺雞儆猴,開創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新途徑。

對常規戰場賦能和降維

高維度戰爭不僅在新型空間建立新形態的戰爭體系,履行打贏使命,而且可以加入低維度戰場,從而改變常規戰爭面貌。

高維度賦能低維度,使戰場對己方單向透明,實現精確打擊。實際上,信息化戰爭就是利用網絡和太空的高維度優勢,來消滅敵方領導層,破壞其基礎設施,癱瘓其經濟和人民生活,打垮其軍隊,但這仍然是火藥殺傷機理的物理空間戰爭。隨著常規戰爭發展成“陸、海、空、天、網”五維空間,網絡和太空對陸海空聯合作戰的賦能起到決定性作用,這既包括高度精准和實時的情報信息賦能,極大拓展對戰場目標的監視控制能力,來自太空和網絡的精確引導目標打擊,打破海灣戰爭以來聯合作戰主要依賴預警機和傳感器的目標引導局限性,從而刷新精確打擊的面貌。

高維度“致盲”低維度,實現對敵方的降維打擊。信息化戰爭仍是以率先打垮敵人的防空反導體系爲前提,把敵人的信息化聯合作戰降維成機械化作戰。比如,2012年美軍提出“空海一體戰”構想,建立以舒特系統爲代表的網電一體戰,集戰場偵察、電子幹擾、精確打擊、網絡攻擊諸多能力,典型的以無線方式進入敵人雷達和火控系統,通過劫持屏顯,篡改參數,或注射“木馬”病毒癱瘓C4ISR系統,以此幹擾敵人衛星通信,破壞敵人的預警與防空系統、指揮系統,以及軍艦、戰鬥機、導彈發射系統等重要作戰平台,使敵人信息獲取、判斷和決策滯後,導致信息失能,變成瞎子和聾子。

高維度空間成爲常規戰爭的“命門”。人類戰爭史表明,戰爭的制勝因素與戰場的空間開辟是同步響應的——開辟出新的戰場,對這一戰場的爭奪與控制將成爲制勝的關鍵。隨著信息化戰爭的深入發展,高維度戰場越來越是常規戰場無可或缺的支撐。對陸海空有形戰場,如果有一維空間被嚴重破壞,其他戰場仍能作戰,如陸戰場控制權丟失並不必然導致海戰場控制權的丟失。但信息化是建立在網絡、太空基礎之上的,陸、海、空等戰場都依賴它們,一旦被控被毀,其他戰場也將隨之失去支撐。正因如此,高維度空間的介入決定信息化戰爭的勝負。

當前,戰爭演進的軌道正在走向多樣化,須大力發掘新型空間非常規戰的戰爭價值。在機械化戰爭向信息化戰爭、智能化戰爭邁進的同時,高維度戰爭橫空出世,從一個新空間向多個新空間綜合的形態發展。正如高維度生命對低維度生命具有食物鏈的優勢,樹上飛的鳥對地上爬的螞蟻一目了然,反過來,二維空間生存的螞蟻卻看不到三維空間生存的鳥,螞蟻的視野只局限于不足十米的地面。同理,高維度兵力加入常規戰爭,在新型空間單向打低維度的常規兵力,而低維度兵力卻夠不著高維度軍隊,甚至無從還手。由于人總是從自己熟知的戰場和擅長的知識出發,去構想戰爭,因而對戰爭新領域的出現做出敏捷反應是件很不容易的事。爲了搶占高維度戰爭的先機,需要指揮員們跳出把新型力量作爲對常規戰爭做錦上添花的補充修飾,而是轉變思維,主動開發新領域新空間的戰爭新概念新機理,從而高屋建瓴地打開戰爭視野。

需要關注的是,當今世界進入大國戰略競爭期,各大國之間的戰爭選擇更注重贏得有利競爭態勢,即便霸權國家也不輕易發動常規戰爭,不再追求物理空間的多殺傷。高維度戰爭的模糊性、可控性、軟摧毀性,無疑將成爲大國之間鬥而不破,打灰色戰爭的有力工具。

(作者系國防大學國家安全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

2020年07月30日 10:00
133
顛覆性技術與未來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