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研究 理論研究

小農戶與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的路徑分析

沈華

2020年07月30日 07:48

郎 闯
《農業與技術》2020年第14期

“小农”一词开始被置于阶级关系中进行分析并赋予鲜明的政治属性主要源于马克思,国内外学者对小农发展的不同评价也主要源于对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的不同解读。学术界习惯将 “小农”理论分为 4 大流派即马克思主义的 “小农消亡论”,恰亚诺夫的“小农存续论”,新古典经济学的 “理性小农”论以及生计框架下的 “小农论”。工业革命以后,随着社会化大生产的推进,小农经济的历史命运受到了广泛关注。

马克思主义农业发展思想蕴含着资本主义农业的大生产必将排挤分散的小农户生产,最终必将取代传统农耕的历史规律[1]。恰亚诺夫通过 “劳动—消费均衡论”和 “家庭生命周期说” 对小农的独特性进行了分析,得出小农的生产和消费具有动态的均衡性,其生产的劳动产品主要是为满足家庭成员的基本需求,而不是追求利润最大化,小农家庭的生产方式可以抵抗资本主义的渗透。新古典经济学理论认为农业在本质上是一个经济部门,其发展目标是合理配置并优化各类生产要素,从而使生产效率提高至最佳水平; 小农与资本主义企业同样都是具有理性决策能力的主体,都可以被视作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单位。生计框架的理论观点认为,小农家庭始终将 “生存优先”作为生存法则,小农具备通过调动自身的主体性来为自身发展的可持续性创造机会,同时也可以通过支配和控制将生计资本转化为生计策略[2]。上述 4 种理论观点是基于 2 种分析视角提出的,即马克思主义的小农理论是基于权力关系论的政治经济学视角,而后三者则是从小农户的行为动机视角展开研究的。

1 我国对小农经营的改造与实践

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对我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党在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的基础上,将改造小农的内容列入建设社会主义的工作之中。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对小农进行了 3 次改造: 1949—1953 年,我国进行了规模宏大的 “土改运动”,农民无偿分到土地和大批生产资料,真正实现了 “耕者有其田”; 1953—1978 年,为加速实现农业现代化,我国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 “农业合作化运动”,开始对小农进行集体化实践,进入集体经济时期; 1978 年后,我国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小农经济逐渐恢复活力,农业生产再次焕发出新的生机。

实际上,小农户经营与发展农业现代化并不矛盾,小农生产同样可以与时俱进,实现动态发展,融入农业现代化的进程中。因为任何农业经营主体的形成都离不开小农户家庭这一基础性组织。以专业大户和家庭农场为例,二者仍然是以家庭作为基本的决策单位,同属于家庭经营的发展形式; 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本质也是小农户的家庭经营,各农户社员为了农业生产中的共同利益组合在一起,最终形成经济联合体。因此,小农户的家庭经营作为我国农业长期坚持的基础经营形式,无论如何改革,制度如何创新,都不能动摇这一基础。在着眼长远发展的基础上,密切关注当前小农户群体的发展意愿,努力为小农户衔接现代农业创造公平环境,使其在发挥自身优势的同时与各类经营主体携手走进农业现代化发展的宏图。

2 小农户与现代农业衔接面临的现实挑战

近年來,我國農業現代化水平快速提高,各類規模化經營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迅速崛起,在通往農業現代化道路上蓬勃發展。而數量龐大的小農戶由于自身發展現代農業的先天條件和動力不足、運用現代生産技術、信息手段的能力不強,成爲當前現代農業發展中的弱勢群體,正面臨著許多實際挑戰和不利困境。

2. 1 小农户家庭经营的老龄化问题严重

隨著城鎮化進程的加快,小農戶中知識技能水平豐富的青壯年勞動力大量外流,家庭勞動力質量供給逐漸呈弱化趨勢,使得農業越來越成爲老齡化的農業。老人農業的優勢在于精耕細作,主要以滿足家庭需要爲種植目標,但老年人在重體力的農業生産環節、對現代先進技術的接受和使用方面是力不從心的。老齡化、兼業化問題嚴重的小農戶家庭受制于知識技能水平的限制,爲發展現代農業生産條件的改善和農業技術的推廣帶來難度,農業經營粗放的問題也會日益嚴重[3]。因此,在農業生産過程中的勞動力邊際産出率會下降,甚至出現棄耕罷種現象,這與我國

農業現代化發展目標背道而馳,長此以往將對我國農業發展産生嚴重的負面影響。

2. 2 与现代农业产业链衔接困难

小農戶的獨立生産經營可以破解農業生産勞動外部監督的弊端,在降低交易成本的同時,還可以提高土地面積的利用效率。但當前消費者對農産品的消費需求呈現出多元化、個性化的趨勢。對于分散的小農戶而言,其在農業生産設施、現代技術應用、市場信息獲取等方面存在諸多限制,尚不具備通過調整自身發展條件來實現與現代農業産業鏈相銜接的能力。尤其在原産地、采集地、城市社區等不同類型的農産品銷售市場中,小農戶尚未完全建立起高效、穩定、暢通的産銷對接渠道。因此,難以全面借助現代農業發展的契機滿足市場需求,只能仍然局限于農産品的初級生産,未能實現農業價值的增值。

2. 3 农产品销售渠道狭窄

當前,我國信息化發展極爲迅速,農産品電商市場發展規模不斷壯大,呈現出越來越多的新形態,其中線上農産品電商銷售平台發展最爲迅猛。雖然部分農村地區的小農戶已經有條件充分利用這類平台與市場對接,但我國的農村電子商務基礎設施建設仍然滯後,只有部分村莊可以建立起電子商務平台,相當多的小農戶仍只能選擇依賴傳統的中間商進行市場對接,大多數小農戶不容易獲得公平的市場談判地位,一些綠色優質農産品無法實現優質優價。同時,各村莊的分布分散、物流體系建設不完善等客觀條件也限制了小農戶對這類銷售平台的利用,難以對接有效的

市場資源,最終使小農戶未能實現增收[4]。

2. 4 抗风险能力弱

农业生产经营是各类风险相互叠加、交织的过程,在此过程中小农户主要面临自然风险、市场风险以及政策风险。随着现代农业发展要求的不断提高,小农户的投保需求也日益多元化。但是由于农业保险风险大、成本高、定损理赔程序繁琐等原因,多数保险机构不愿涉足。在政策保险方面,我国享受到现行政策性农业保险红利的小农户还仅为少数。同时,政府部门在财政支持、政策补贴方面主要倾向于龙头企业、种养大户等规模化经营组织。因此,小农户抵御各项风险的能力就更加薄弱,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只能一直处于 “裸泳”状态,这就导致其无法实现稳产

高産、優質高效的現代農業發展目標。

3 小农户与现代农业发展的衔接路径

小農戶作爲農村改革的排頭兵,在實現鄉村振興戰略、農業現代化發展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中擔當重要角色。小農戶與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有利于提升小農戶農業發展能力、推動傳統農業升級、夯實鄉村振興戰略的基礎。因此,根據不同類型小農戶的差別化需求,探索與現代農業發展有效銜接的路徑,是十分必要的。

3. 1 建立健全综合配套的多元化社会服务体系

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的發展情況是衡量一個國家和地區農業現代化發展水平的重要標志之一。建立健全的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有助于解決小農戶與社會化大生産之間的矛盾[5],可以將千家萬戶的小農生産組織起來,改變傳統農戶單打獨鬥的生産格局。同時利用現代科學技術提高小農戶的綜合生産能力和抗風險能力,以此扶持小農戶形成規模效益、實現集約化發展。

在建立健全综合配套、便捷高效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的过程中,应注重发挥双层经营体制中 “统”的功能,主要从发展农业生产经营服务和政策服务 2个方面推进。充分发挥农民合作社、土地托管公司等各类社会化服务组织的作用,在满足小农户对农机、植保、仓储、经营、销售等生产经营环节服务需求的同时,还要促进其转向专业化、品牌化的升级发展,最终实现小农户增收,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要不断改进自身的经营环境,从提升技术水平、保障资金来源、规范管理体制等方面为小农户提供更多个性化、精准化的服务,使服务的供给与需求得到有效地匹

配。尤其在发展中小型配套设施、多用途农业机械装备以及提升生产全程机械化的质量和水平等方面,是强化全面性配套社会服务体系的重点内容; 加强健全农产品市场体系,建立小农户生产与产品加工、销售市场的纽带。运用社会化服务的市场资源开拓农村市场,降低流通过程中的成本、提高农产品营销网络的运行效率,为小农户参与现代农业拓宽通道,共享现代农业的发展成果。

3. 2 加大对小农户金融政策的扶持力度

发展现代农业离不开农村金融的支持,提升对小农户的金融服务水平,有助于改善农村地区金融供需矛盾、优化自身生产能力。党和政府通过普惠金融建立专门为农村提供金融服务的村镇银行、合作金融和小微贷款公司为小农户提供基本的金融服务。但当前面向小农户倾斜的各类金融资源相对匮乏,融资难、融资贵以及农业保险普会面有限等问题仍然存在。加强对小农户金融政策的扶持力度可以从 4 个方面推进。明确承担国家财政扶持项目应与带动小农户的数量挂钩。在更大范围内将国家扶持资金、扶贫资金转化为小农户尤其是贫困户的股份,使小农户直接获得国家财政资金的帮扶[6]。加强政府部门对小农户的财政补贴并探索小农户与各类经营主体的利益联结机制,推动国家财政补贴资金经各类农业经营服务主体增值放大后向小农户滴流。建议在政策设计层面从过去规模化偏好的 “选择性支持” 转向 “功能性支持”,进一步扶助现代小农户的发育成长; 加强农村产权改革的成果利用,适时扩大农村 “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地区的推广范围,在有效盘活农村土地资产层面上进一步完善金融服务[7]; 加大针对小农户实际需求的金融服务产品的开发,提高金融机构为小农户贷款的积极性。尤其是在增加农业保险险种以及拓宽保险覆盖率等方面,应开展差异化的金融定制服务。

3. 3 促进小农户与新型经营主体的良性互动

实现农业适度规模经营是现阶段我国农业政策的主要目标。当前,新型经营主体在引领现代农业发展中具备适度规模经营的带动效应,成为我国农业发展的引领力量。但我国农业资源禀赋差异大,部分地区还不能实现规模经营,这就需要处理好壮大新型经营主体与扶持小农户的关系。因此,应鼓励新型经营主体与小农户的联合与合作,以纵向一体化和服务规模化来带动和组织小农户,从而形成各展其长、优势互补、相容性发展的新格局。在未来一段时期,应把建立新型经营主体与小农户之间的利益联结机制作为发展重点[8]。在推动二者的良性互动上可以从 4 个方面进行。助力小农户向新型经营主体方向发展。政策上要把发展的立足点放到小农户上,为有长期、稳定务农意愿且渴望扩大经营规模的小农户或返乡创业的人才提供发展机会,并在财政补贴、金融保险等方面给予政策支持,为其逐步发展成管理先进、效益明显的专业大户或家庭农场打下坚实基础; 发挥新型经营主体对小农户的带动作用,为小农户创造更多与市场对接的机会。新型经营主体通过开展农超对接、农社对接,帮助小农户对接市场,并引导小农户参与农业股份合作,提升其在现代化农业产业中的参与度; 鼓励小农户参与新型经营主体的投资。健全小农户信用信息采集和评价系统,建立小农户专项小额信用投资贷款; 引导小农户将筹集到的资金以股份的形式投入到发展前景更广阔的新型经营主体,并按双方合约规定给予小农户一定的利息或分红。

3. 4 培育新型职业农民

从 2012 年起,我国中央 “一号文件”连续 7a 对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做出重要指示,并在 《关于促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的意见》中提出,实施小农户能力提升工程,将小农户作为重点培训对象,帮助小农户发展成为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新型职业农民有利于加强农村专业人才队伍的建设,从而为实现乡村振兴战略,提供充足的人才资源。新型职业农民与传统意义上的小农户相比,具有经营规模较大、采用专业技术从事生产经营、并与政府和农业科研机构形成良性互动关系等特征。因此,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的初衷是具有前瞻性的。然而,当前仍然面临着培育体系不健全、监管机制不完善、培育效果有待提升等困境。应建立健全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的政策支撑体系和管理制度,构建与之配套的相关评价体系; 规范培训的课程内容、完善课程体系,加强对培育效果的质量考核并注重不断创新培育模式,使小农户享受向新型职业农民发展的升级过程。政府应鼓励具备专业实力和师资队伍优势的新型经营主体或公益性机构为小农户提供专业知识、技术培训等方面的指导; 购买能够满足不同层次培训需求的教育培训类项目,为小农户提供生产经营、污染防治等方面的科技推广服务。健全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为新型职业农民实现规模化经营创造物质条件; 建立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的专项财政补助资金以解决其资金不足的困难; 同时增加媒体对新型职业农民的宣传报道,鼓励更多小农户加入到新型职业农民的队伍中。

4 结语

農業興則農民富,倉廪實則百業興。從刀耕火種中一路走來的中國小農經曆了悠久的曆史積澱,生生不息地綿延著傳統中華農耕的精神文明。在新的征程中,小農戶正飽含激情與活力擁抱新時代。推動小農戶與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是將零星分散的小農戶挽手相伴進入資源豐富的大市場,實現農民增收、産業發展的農業現代化目標。這項集系統性、長期性于一身的重大工程在新時代的路上穩健前行,必將會爲農業賦能,爲國家蓄力。

參考文獻

[1]叶敬忠. 马克思主义视角的农政问题与农政变迁 [J]. 社会学研究,2019 ( 02) : 5-8.

[2] 叶敬忠. 新古典与新制度经济学视角的农政问题及农政变迁[J]. 中国农业大学学报 ( 社会科学版) ,2019 ( 01) : 12-13.

[3] 张红宇. 大国小农: 迈向现代化的历史抉择 [J]. 求索,2019( 01) : 70-71.

[4] 贺雪峰. 保护小农的农业现代化道路探索———兼论射阳的实践[J]. 思想战线,2017 ( 02) : 102-103.

[5] 孔祥智. 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 [J]. 农村经营管理,2018 ( 04) : 17-18.

[6] 刘同山,孔祥智. 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 意愿、实践与建议 [J]. 农村经济,2019 ( 02) : 6-8.

[7] 王炳春. 关注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的有机衔接 [N]. 黑龙江日报,2019-4-2.

[8] 崔红志. 我国小农户与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的相关政策、存在问题及 对 策 [J]. 中 国 社 会 科 学 院 研 究 生 学 院 报,2019( 03) : 40.


作者简介: 郎闯 ( 1996-) ,女,硕士。研究方向: 土地政策评价。


]]>

2020年07月30日 03:46
346
新時代區域協調發展與中心城市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