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研究 理論研究

鄉村振興戰略下的文化精准扶貧

沈華

2020年10月29日 09:19

趙迎芳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0年第6期

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巨大成就,但農村仍然是發展的短板。鄉村興則國家興。結合發展實際,我國確立了鄉村振興戰略。脫貧攻堅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首要任務,文化扶貧是精准扶貧的重要內容,其對實現鄉村振興、決勝全面小康意義重大。

隨著我國工業化和城鎮化進程的加快,鄉村文化日益呈現衰落之勢。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的文化精准扶貧該如何推進一直是學界關注的焦點。倪國良等認爲鄉村文化自信的重建能夠爲鄉村全面振興提供持久動力[1];戚曉明通過案例分析指出新時期文化再造策略包括注重曆史文化、品牌文化和時代文化建設,而文化再造的關鍵在于文化自覺[2];李軍明等針對鄉村文化的衰敗和碎片化問題,提出鄉村文化重構的路徑[3];魯可榮提出通過激活和重塑“道法自然”的農耕文化、“天人合一”的生態文化、守望相助的共同體文化等,逐步實現脫貧致富和村落可

持續發展[4];鄧堅認爲新鄉賢文化建設是鄉村文化建設的固本培元之路,鄉村振興應充分發揮新鄉賢群體的作用[5]。部分學者以個案研究的方法提出了鄉村振興戰略下文化扶貧的思路及對策[6-7]。本文對照鄉村振興戰略中産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五個方面的要求,擬對新時代文化精准扶貧提出更富針對性的建議。

一、文化精准扶貧的重要意義

擺脫貧困是鄉村振興的前提。農村貧困問題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中的主要短板。2018年6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中強調要統籌銜接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脫貧攻堅期內,貧困地區鄉村振興主要任務是脫貧攻堅。脫貧攻堅戰和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都是新時代補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短板的重要戰略部署,是化解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等突出問題、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必然要求。消除貧困、改善民生、逐步實

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中國共産黨的初心和使命。因此,必須立足新時代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戰略目標,做好二者的有機銜接,統籌推進。

文化精准扶貧的重要意義主要體現在以下方面:(1)通過文化精准扶貧解決精神貧困問題。扶貧先扶志,治貧先治愚。《鄉村振興戰略規劃》指出,要注重扶志扶智,引導貧困群衆克服“等靠要”思想,逐步消除精神貧困。精神貧困是扶貧攻堅的最大敵人。習總書記指出:“擺脫貧困……其意義首先在于擺脫意識和思路的貧困。”[8]文化扶貧,以文化人,以文啓智,從觀念切入,激發內生動力,調動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積極性。文化精准扶貧通過教育引導、輿論宣傳、文化熏陶、道德教化爲鄉村注入價值追求、精神活力以及規則意識,通過提升公共文化服務效能,豐富農村文化生活,重塑鄉村文明,培育文明鄉風,爲鄉村振興厚植靈魂。(2)文化精准扶貧是一種“造血”“樹人”式的可持續性扶貧方式。文化精准扶貧重在改善民生,最根本的著力點就是提升就業和創業水平,提高貧困人員的生活技能,使廣大農民成爲自主發展的主體,變“外援性”扶貧爲“內生性”扶貧,這是文化精准扶貧的治本之道。産業興旺是鄉村振興的重點,文化精准扶貧特別是特色文化産業扶貧,具有廣泛的社會基礎與堅實的民生優勢。(3)文化精准扶貧重視鄉村人文環境的塑造和傳統生活方式的保護,契合了建設美麗鄉村的綠色發展理念。文化精准扶貧通過推行綠色發展理念,延續鄉村文化血脈,改善鄉村人居環境,塑造美麗新農村,從而實現生態宜居。(4)文化精准扶貧強調道德教化作用,通過深入挖掘鄉村熟人社會蘊含的道德規範,引導農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務、自我提高,以德治滋養法治、涵養自治,從而實現治理有效。(5)文化精准扶貧拓寬農民收入渠道,全面改善生活條件,促進社會公平正義,增進農民福祉,最終實現共同富裕。

二、文化精准扶貧的困境

在市場化、城鎮化和現代化的進程中,鄉村的衰敗是普遍現象。這種衰敗不只是經濟蕭條,鄉村文化也日益呈現衰落之勢,農村精神荒蕪、文化凋敝、人才流失等問題日趨嚴重。文化精准扶貧困境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

(一)精神貧困

市場經濟和異質文化大量地進入鄉村社會,導致農村傳統禮俗秩序日漸式微,帶來了比經濟訴求更爲劇烈的價值沖突。造成人們認知混亂,精神困頓。人口大量流出使鄉村形成了龐大的留守群體,留守人口普遍存在孤獨、抑郁、無助等心理健康問題,精神生活呈現“荒漠化”趨勢。

1.傳統鄉村道德秩序日漸式微。鄉村社會結構的轉變,使傳統社會中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和婦柔、禮師信友的傳統價值觀受到嚴重沖擊。傳統社會中家庭的權力中心正在從老一代轉移到年輕一代,年輕夫妻成了家庭中的主導力量,父母長輩的權威被弱化。經過多年市場經濟的發展,市場理性侵蝕到道德領域,人們開始從經濟收益的角度來衡量老人對于家庭的“作用”。農村婆媳關系緊張、不贍養老人甚至虐待老人等現象非常普遍,這背後的道德失序值得認真反思。另外,傳統的農村社會是典型的熟人社會,離婚會被視爲“另類”,家庭結構相對穩定。如今隨著社會流動加速、人口結構嬗變和人們思想觀念的變化,婚戀觀變得複雜多元,傳統婚姻家庭秩序受到了沖擊,農村離婚率連年攀升。離婚率的升高雖然意味著人們獨立和自我意識的增強,但也折射出一部分人婚姻契約精神的淡化和家庭道德責任的弱化。

2.傳統家庭模式被破壞引發留守問題。在婚姻、血緣基礎上形成的家庭是農村的基本社會群體。因青壯年勞力外出務工,婦女和老幼病殘留守在家,傳統農村的家庭組織形式被打亂,衍生出了一系列空巢老人、留守婦女及兒童等問題。外出務工夫妻長期兩地分居,家庭親和力減弱,夫妻關系受到嚴重影響,久而久之婚姻難以維持。留守兒童自殺、意外死亡等事件也屢見不鮮。留守群體孤獨抑郁、心理創傷等精神疾病不容忽視,其産生的社會問題不容

小觑。

3.功利文化導致道德沒落。市場經濟大潮將農村也裹挾其中,拜金主義、消費主義、個人主義等價值觀在鄉村社會蔓延。利益沖突帶來鄉村社會關系的矛盾與緊張,不僅是鄰裏之間,甚至家庭中父子、兄弟間也按市場經濟的思維方式處理關系,因田産、宅基地大打出手並非個案。在很多農村地區,風俗淳樸、睦鄰友好、守望相助已漸行漸遠。

(二)文化凋敝

隨著經濟和文化的發展,目前農村各類現代文化産品日漸豐富,傳統的鄉村文化顯得不合時宜,也日益凋敝。新材料、新工藝的大量出現使得一些傳統手工藝品銷售市場日益萎縮,越來越多的手藝人放棄傳統技藝。曾經極富智慧巧思的農村手工藝品、裝飾品以及傳統飲食逐漸失傳。隨著移動互聯技術的發展和智能手機的普及,農村娛樂方式也隨之改變。以前的聽戲唱曲、民俗節慶、社火廟會、趕大集等鄉土活動逐漸減少甚至消亡。

在快速的城鎮化進程中,村莊數量大量減少。村落不僅是村民生産生活的空間,也是傳統文化的載體。村莊的消失不僅意味著農業生産的衰退,也意味著傳統技藝、建築文化、民俗信仰等鄉村傳統文化的衰敗。新農村文化建設尚未完善,鄉村公共文化資源匮乏,文化活動內容單一、形式簡單。以政府部門主導的文化下鄉,難以適應互聯網時代的農村公衆文化需求。同時,機械化的普及使農忙時間大大縮短,閑暇時間增多。因爲缺乏健康向上的文化生活,色情文化、封建迷信、賭博等低俗娛樂活動容易乘虛而入。

(三)鄉村“空心化”

隨著城鎮化速度加快,城市建設抽走了鄉村的勞動力,導致鄉村發展的“空心化”。一是青壯年勞動力外出打工。由于農村缺少就業機會和發展空間,大量中青年農民進城務工。據統計,全國農民工總量目前已接近3億人,1980年及以後出生的新生代農民工占全國農民工總量的50.5%,逐漸成爲農民工主體[9]。青壯年等鄉村精英出走,農業生産建設主體嚴重流失,留守人口普遍文化素質低下,這是文化精准扶貧面臨的最大現實難題。二是農家子弟通過讀書考學離開農村。他們中的絕大多數與農村的牽挂也僅限于每年一兩次回鄉探親,很少有再回家鄉工作生活。加之近些年來農村生活和消費方式與城市趨同,農村環境汙染也日益嚴重。吃到健康食物,喝到潔淨的水,在鄉村已成爲奢望,農村已不再是“田園牧歌”。宅院深鎖,人去樓空,文化精准扶貧又如何實施?

(四)樣板化鄉村建設和“運動式”文化扶貧導致諸多新問題

1.鄉村發展忽視鄉村文化産業的特點和規律,陷入去農化的誤區。許多示範村尤其政府重金打造的扶貧樣板村,不管條件是否具備,都把鄉村旅遊作爲産業發展的首選。鄉鄉搞旅遊,村村建景點,規劃發展的重點幾乎都是旅遊、康養、民宿客棧,采摘體驗等。從長遠來看,這是本末倒置,沒有農業生産的農村不能稱其爲農村,也不會有所謂的“農”家樂、休閑“農”莊。産業興旺是鄉村振興的基礎,農業産業應該是其核心內容。

2.無視當地資源禀賦,盲目導入文化産業。文化産業扶貧需要對當地資源開發進行統一規劃。很多以旅遊、養老爲主導的示範園區和旅遊線路,定位雷同,毫無特色,無法實現差異性發展,有些地區甚至在不具備發展旅遊的基本條件下盲目開發。對于其他特色産業的引入,如果基礎設施落後,缺乏人才、工藝、政策、資金、原料這些産業開發的必備條件,也不可能實現盈利。此外,傳統文化商品化、庸俗化的現象也非常普通。文化資源一旦涉及到地域歸屬,就會演變成地方之間的無謂爭奪,一些地方官員爲了發展旅遊,編造曆史和習俗,對民間傳說胡亂嫁接。如近些年在北方各地興起的公祭大典,很多祭拜徒具形式,意圖令人生疑,這不是傳統文化的創新,而是作僞。

3.盲目攀比,大搞“運動式”文化扶貧工程。實踐中發現,一些地區形象工程、面子工程,攀比化、運動式的問題比較嚴重。一種是大水漫灌式地刷牆、美化、綠化的做法,把本來各有“姿色”的村莊和農居整成一個模樣;另一種是完全靠公共財政資金,重點包裝幾個示範樣板工程。這些傾全市(縣)之力重金打造的工程,少則幾千萬元,多則一兩個億,嚴重脫離當地經濟發展實際,一味追求“高大上”,建大牌坊、大村標、大公園、大廣場等,而且大拆大建、挖土填田、人工造湖,甚至侵占農田,以林木種植、花草代替農作物。一些地方拆除傳統民居,讓農民集中上樓,對當地産業、生態和民生造成破壞。這些做法使鄉村文化生態遭到破壞,鄉村肌理被消滅,鄉村個性越來越模糊,留住鄉愁也將成爲一句空話。另一方面,像學校、醫院等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卻沒有同步跟上。這些所謂的“美麗鄉村”,不是人口自然集聚的結果。沒有産業支撐,缺少民生和基礎設施,也就無法留住村民,無法吸引人才,鄉村振興也只能落空。

三、文化精准扶貧的新時代路徑

在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針對目前文化扶貧的困境,應從以下幾方面入手,提高扶貧的精准性、有效性和系統性。

(一)加強農村思想道德建設

扶貧先扶志,即扶貧攻堅需要用志氣消除思想上的愚昧貧瘠。人民有信仰,國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針對目前鄉村人心渙散、道德失序的精神危機,亟需加強農村思想道德建設,消除精神貧困,重塑村民文化自信。推進農村精神文明建設,樹立良好社會風氣,是推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農村落地生根的必然要求,是新時代文化精准扶貧的重要任務,也是鄉村振興的有效途徑。

1.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爲引領,重視細節踐行。鄉村振興,既要塑形,又要鑄魂,核心價值觀是最持久最深沈的力量。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農村建設實踐中,感召群衆,鼓舞群衆,使廣大農民自發投入到農村建設中。加強鄉村思想道德建設,關鍵是堅持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爲引領,統籌推進農村的各項文化工作。一種價值觀要真正發揮作用,就必須融入社會生活,讓人們在實踐中感知它、領悟它。當前,學習宣傳貫徹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

價值觀還存在空泛化、形式化等問題,“紙上一寫、牆上一貼”,收效甚微。陳規陋習,束縛人們思想,是貧窮的根源之一。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應從細節落實入手,將其轉化爲廣大農民的情感認同和行爲習慣,融入村民的衣食住行、休閑娛樂、社會交往等方面,春風化雨,久久爲功。培育文明鄉風,應從新規新約抓起,要按照核心價值觀要求,制定通俗易懂、群衆認可、易于執行的村規民約。要廣泛深入開展學法治、講道德、明事理、守規矩活動,提高村民文明素養,做到扶志扶智,內外兼修,做好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基礎工作。

2.依托制度建設,推進農村思想道德建設。要強化制度約束,維護好老百姓心中“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價值標尺。當前農村社會的轉型和重構還在進行之中,農村社會道德秩序的重建,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一方面基層黨委政府絕不能缺位,另一方面農村自治組織更應積極作爲,引導廣大農民崇德向善,培育文明鄉風。對損害村民利益、危害社會利益的行爲,要綜合運用輿論、經濟、法律等多種手段,加強懲戒。同時,爲更好地發揮榜樣的示範引領作用,應健全激勵機制。對于尊老愛幼、誠實守信的道德模範、先進人物,要加大獎勵力度,形成崇善向上、好人好報的良好輿論和制度環境。對道德信譽好的村民,在從業、信貸、社保等方面給予優惠。

3.關注村民心理健康,完善鄉村人文關懷和心理疏導機制。一直以來,我國精神文明建設和文化精准扶貧的工作重心更多放在滿足村民的教育、娛樂等基本文化需求方面,對貧困人口的心理健康缺乏足夠的關注。當前,鄉村道德倫理失序、農民價值觀缺乏、留守群體心理健康問題突出,成爲考驗政府治理能力和管理智慧的時代命題,也成爲文化精准扶貧不可忽視的重要責任。各基層部門應設立心理輔導中心,進一步完善社會關愛體系,增強對村民心

理健康的關注。通過培訓專兼職社會工作者和心理工作者、心理咨詢師等多種途徑開展心理健康服務,爲留守老人、婦女、兒童、殘疾人群等弱勢群體提供心理輔導、情緒疏解、家庭關系調適等心理健康服務。發揮鄉賢文化,維系鄉情,鼓勵文化志願者開展心理矯治服務,幫助貧困人員健全心智。建立心理熱線、心理科教網站、網絡心理咨詢談話視頻系統,對貧困群體進行心理教育和指導。開展“書信傳親情”活動,開通“親情熱線”,加強留守兒童和父母之間的情感溝通。

(二)提升農村公共文化服務效能

作爲民生工程,文化精准扶貧離不開基本公共文化服務。對于廣大鄉村來說,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是脫貧攻堅的重要內容。推進農村文化精准扶貧,應以農村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爲載體,提高村民文化素質,豐富群衆文化生活,培育文明鄉風和淳樸民風。

1.整合鄉村文化資源。突破傳統公共文化設施建設囿于文化館、圖書館和基層文化中心的局限,可以對鄉村的祠堂、禮堂、廟堂、閑置校舍等設施進行改建、擴建,盤活存量資源,甚至在周六、周日和學生放學以後,鄉鎮學校操場等也可以對外開放。截至2019年1月,浙江省內已有11 000多個村子興建或改造了農村文化禮堂[10]。如諸暨王家井鎮洋湖村的文化禮堂,前身是清乾隆年間的宣氏宗祠;應店街鎮紫阆村的文化禮堂,由明代永樂年間徐氏宗祠改建而成;溫州霓嶼街道下郎文化禮堂,由下郎村原黃氏祠堂改造提升而成[11]。浙江農村文化禮堂連續多年被列入浙江省十件民生實事之一,已成爲鄉村公共文化資源整合的成功案例。農村文化禮堂建設重塑了農村社會公共空間,一方面,舊物利用使具有地方特色的老建築物煥發新的生命力;另一方面,農村文化禮堂以教育教化、鄉風鄉愁、禮儀禮節、家德家風和文化文藝爲建設內容,延續了傳統鄉土社會的風俗,實現了鄉土文化的傳承,也爲鄉民開展文化活動開辟了新的陣地。此外農村文化禮堂的集會議事功能能夠增進鄉民對鄉村公共事務的理解與關注,有助于保障村民參與公共事務決策的權利,同時增進彼此認同,和諧鄰裏關系,形成文化共識。

2.精准實施文化惠民工程。以政府部門主導的文化惠民工程,往往存在供給與需求脫節的弊端,導致農民參與公共文化服務熱情不高。提高農村公共文化服務效能的關鍵是順應時代要求,還權于民,盡可能按照農民的意願提供公共文化服務。公共文化服務要擯棄大水漫灌、“千村一律”的資源配置和服務提供,多方面探討“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文化精准扶貧供給模式。多項調研表明,農村居民更樂意自行開展文娛活動,在農閑、節慶時自發組織成立舞蹈隊和鑼鼓隊,自編自演、自娛自樂。他們對拉杆音響、燈光設備、舞蹈服飾的需求更甚于政府文化下鄉固定推送的文化産品。再如,農家書屋是農村公共文化服務體系中的重要陣地。目前農村留守兒童衆多,政府配發的書籍中卻缺少兒童讀物。伴隨網絡化、信息化和數字化在農村的應用,手機、電腦迅速普及,大容量新鮮資訊即時傳播,人們的閱讀習慣也發生了變化,農村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建設應與時俱進,積極開展數字化扶貧,增加數字化閱讀産品和服務供給。爲適應互聯網時代的要求,應大幅提升鄉村網絡設施水平,加快農村寬帶通信網、移動互聯網、數字電視網和下一代互聯網發展,加強基礎設施共建共享,提升服務效能[12]。近年來,各地更新理念,積極探索,創新公共文化服務方式,農家書屋不再拘泥于傳統的屋、書、人模式。如安徽宣城率先實現了全市

農家書屋數字化全覆蓋,全面實現智能化管理。

3.依托習俗開展群衆性文化活動。群衆性文化活動,不僅可以滿足基層民衆的社交、休閑等基本需要,對促進基層的文化繁榮、凝聚人心、維系社會穩定也有著重要作用。我國農村曆史文化悠久,利用農村祠堂、戲台、集市等公共空間,依托各地傳統習俗和非遺技藝開展群衆性文化活動,是成本低、效率高且最接地氣的公共文化服務。比如陝西、山西、河南許多地方組織民間社火表演,鄉情濃郁,底蘊深厚,參與者衆多。社火活動隆重熱烈,無不展示出豪邁奔放的民氣、渾厚堅韌的民性,表達的也是敬畏自然、祛邪迎祥、人倫完善、社會清明等與人類生存密切相關的重大主題,千百年來長盛不衰,起到了凝聚鄉裏和提神振氣的重要作用。鄉村社火根植于當地天時、節氣、農事、物産以及曆史文化,又與鄉村的生産、貿易、社交相融合,具有文化與生態上的自然合理性,具有跨階層、跨地域的社交聯誼功能。社火表演還是民間文化藝術的集大成者,包含手工技藝、曲藝表演、音樂舞蹈,甚至體育競技等,具有很好的凝聚力,起到文化傳承作用,因此,應大力鼓勵和支持。

我國農村幅員遼闊,地域特色鮮明,可謂十裏不同風,百裏不同俗,涉及飲食起居、四時八節、婚喪嫁娶、交往禮儀等諸多方面,應結合當地文化特點,開展農村群衆文化活動。尊重當地農民的文化需求,做到一地一策,形成各美其美的人文景觀。民族傳統節日是凝聚民族情感、激發文化認同和文化自信的重要力量,具有豐富的文化內涵,是我們寶貴的文化遺産。可以通過春節的舞龍舞獅、清明的踏青祭拜、端午的賽龍舟、中秋的團圓賞月等節日儀式來開展群衆文化活動,促進文化繁榮,實現文化傳承。同時,隨著時代的變化,人們的生産和生活方式已經改變,民俗節慶也應該與時俱進,實現傳統文化的現代轉換。民俗節日飲食、節日禮品都應該不斷融合現代需求和現代審美,營造濃厚的“節味”,吸引更多的民衆尤其是年輕一代參與。

(三)發展鄉村特色文化産業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鄉村振興,生活富裕是根本,産業興旺是鄉村振興的重點和基礎,也是文化精准扶貧的重要抓手。現在許多農村“空心化”“空巢化”現象嚴重,農民大量進城,農田荒蕪無人耕種,其根本原因就是農業種植效益低,傳統的單純種植主糧作物無法改變農民的貧困生活。而文化精准扶貧一個重要的切入點就是根據當地資源特色,發展特色文化産業,提高農民的經濟收入,實現産業興旺。

1.發展鄉村文化旅遊業。鄉村發展文化旅遊業至少要具備以下一些條件:(1)自然資源。具有山水林湖、草原牧場、溫泉、濕地、海灘、雪原等。總之就是要求山清水秀,空氣質量好。(2)農業資源。如五彩梯田、稻田、茶園、荷田特色農作物;如油菜花、菊花、向日葵、薰衣草等經濟作物,蔬果種植、動物觀賞區都是很好的旅遊資源。(3)文化資源。民族風情、傳統禮儀節慶、地方風俗、建築民居、文化遺迹等都屬于文化資源。(4)特色餐飲。民以食爲天,飲食已成了整個旅遊鏈條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即使不具備其他觀賞資源,靠飲食也能打出一片天地。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條———交通便利。道路通暢,離城市較近,一兩小時以內的車程最佳。如果少了以上條件,就不適宜發展鄉村旅遊。除此之外,還要對鄉村旅遊者的消費特征、消費行爲進行全面分析和把握。

鄉村旅遊的核心在于“鄉村”二字。鄉村有大田的農業生産,有多樣化的養殖與種植,有房前屋後種瓜種豆的農家院落,具有地域特色的民居建築,有豐富多彩的手工業。發展鄉村旅遊,應在維持農業生産和農村風貌的同時,充分發揮農村自然環境優美、空氣潔淨、民俗風情特別、鄉村原貌保持完好的優勢,有限度地規劃和改造部分田園,再結合旅遊、度假、養老的需求植入相應的産業,使農業從傳統農産品生産功能拓寬到農業生態、生活、休閑、度假、教育與創意産業,拓寬農業收入空間,這才是鄉村振興的可行之路。

2.發展鄉村傳統手工業。鄉村地區通常是我國民間非物質文化遺産資源集中彙聚的地區,非物質文化遺産尤其是傳統手工藝與人民群衆生産生活密切相關,具有帶動貧困地區群衆就近就業、居家就業的獨特優勢。依托當地鄉土文化資源,發展鄉村文創産業,振興鄉村傳統工藝,一方面可以帶動當地脫貧致富,另一方面也可以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近年來,黨和國家高度重視傳統工藝振興,啓動了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研培計劃,在傳統工藝聚集地設立傳統工藝工作站,有效推動了傳統工藝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如新疆哈密建立和完善了231家合作社,成立了刺繡協會,近千名繡娘直接參與訂單制作,月平均增收1500元;貴州雷山工作站的優秀學員帶動新就業8000余人,其中有很多是殘疾人、低保戶;湖南湘西工作站啓動“讓媽媽回家”計劃,讓具備苗繡技藝的外出女性務工人員返鄉就業,在促進脫貧增收的同時,解決留守老人兒童等問題,村莊人氣也逐漸恢複[13]。一些農村地區建設了非遺博物館、傳習所,忠實、翔實地記載了當地傳統技藝發展的曆史,成爲遊客學習體驗、休閑娛樂的旅遊目的地。如雲南的白族紮染博物館和銀器加工博物館,每年接待衆多遊客,促進了農村公共文

化事業與文化産業、旅遊業的融合,一方面實現了非遺的生産性保護,也帶動當地居民成功脫貧。許多鄉村地區探索編織、刺繡、紡織、印染、雕刻、陶瓷等傳統手工藝産業化,按照“公司+基地+民間手藝人”的運營模式開發産品,豐富産品種類,提升設計與制作水平,拓展市場,實現了傳統工藝的振興。如菏澤市發展“非遺衍生品電商”,推進“互聯網+傳統工藝”,43個貧困村成爲淘寶村,整村脫貧,菏澤市也因此獲得2018年“全國脫貧攻堅組織創新獎”[14]。

(四)重塑鄉村文化生態

一些運動式、樣板化的文化扶貧工程“讓鄉村變公園、讓農民過上城裏人的生活”,但卻丟失了傳承千百年的自然景觀、生産方式、民風民俗,村莊應有的傳統風貌、地方特色和鄉土氣息不斷消散,這實質上是對鄉村文化生態的破壞性建設,也背離了精准扶貧的初衷。

1.保護鄉村原有建築風貌和村落格局。傳統村落、民族村寨、傳統建築、農家院落是鄉村整體價值的縮影,是鄉村社會結構、文化結構得以存在的前提。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中強調:“在促進城鄉一體化發展中要注意保留村莊原始風貌,慎砍樹、不填湖、少拆房,盡可能在原有村莊形態上改善居民生活條件。”幫扶鄉村建設,應避免“千村一貌”的鄉村建設模式,走特色化、差異化發展之路。不一定要整村拆遷、另起爐竈,要遵循發展規律,尊重鄉村特色,保留院落鄉土特色的同時賦予其現代功能,使村落兼具實用與美觀,成爲形神兼備的

美麗家園。文化精准扶貧、脫貧攻堅要同鄉村振興有機結合起來。鄉村是農民世代生産、生活、娛樂和社會交往的空間,是鄉村文化的重要載體。農家院落不僅是一座房子和一片院子,對于從鄉村走出去的人,它還意味著故土和家園。保護村落和農家院落,有助于新鄉賢返鄉創業,反哺桑梓。在浙江等地,新鄉賢返鄉回饋鄉裏已經成爲文化精准扶貧和鄉村振興的重要力量。保留他們在農村的院落,就是爲他們保留一份念想,保留一份鄉愁,是永遠指引

離鄉人回家的燈塔。

2.重視鄉村人文環境的塑造和人居環境的改善。農耕文化中蘊含的優秀思想觀念、人文精神、道德規範,構成了中華民族的核心價值觀,在凝聚人心、教化群衆、淳化民風中起著重要作用。隨著現代科技突飛猛進發展,現代文明、城市文明固然使生活更加便捷,但鄉土文明更有它的純樸之處,二者都是世界文化多樣性的體現,共同承載著人類文明。格調清新的古典藝術,與粗犷活潑的農村藝術,同樣都體現了人們對勤勞、智慧和創造能力的追求和尊崇。筆者記得小時候的農家盡管簡樸,但屋內櫃子上畫有花鳥或寫有詩句,屋前栽有石榴樹,檐下種有美人蕉等普通花草,庭院內有魚缸,缸裏有魚和睡蓮,看著極爲平常,但身處其間,格外惬意,這些鄉村藝術和平民文化在精准扶貧過程中,能夠喚醒人們尤其是農民對傳統鄉村文化的記憶,對重塑鄉村文化自信至關重要。只有喚醒鄉民的文化自覺意識,培育他們的審美觀念,才會使他們自覺自願地熱愛鄉村,理性地建設鄉村,重塑詩意閑適的美好家園。此外,應注重人居環境的改善。生態宜居是鄉村振興的關鍵。一方面要加大傳統村落保護力度,保護鄉村原有建築風貌和村落格局,培育農耕文化的優秀理念;另一方面,針對鄉村生態環境每況愈下的狀況,應把人居環境的改善提上重要日程。鄉村人居環境改造工程是實實在在的扶貧工程、惠民工程,是對美麗鄉村建設工作更接地氣的提升,是更能提高鄉村百姓幸福感的精准施策。要樹立綠色發展理念,加大力度開展農村環境綜合治理,不斷推進農村美化、綠化、亮化、淨化,建設生態宜居的美麗鄉村。

(五)完善人才支撐機制

鄉村振興離不開人。鄉村振興首先是要減少勞動力的流失,讓群衆留下來,爲鄉村注入活力,從而打破農村“經濟落後-人口外流-發展緩慢-人口外流”的惡性循環。

1.培育新型農民。鄉村文化精准扶貧,首先要發展教育。教育是剪斷貧困文化複制的鏈條和解構貧困文化最有效的手段。一方面,通過素質教育激發群衆的內生動力,喚起他們的文化自覺,使其克服消極心態,重塑價值觀念,重建鄉村精神和鄉村理想,形成文化向心力、感召力,達到文化振興的目的;另一方面,通過技術教育,提升農民生活技能,提高受助者的自主脫貧能力。此外,農村公共文化服務應助力村民創業。要努力提供更多的創業輔導和就業信息,使公共文化服務與文化精准扶貧措施與一縣一鄉一村甚至一戶的脫貧致富緊密聯系起來,滿足農村年輕人的創業需求,增加農村對年輕人的吸引力。

2.挖掘本地能人。文化精准扶貧,引進外來人才固然重要,但如何挖掘並培養本土化人才更是長久之計,文化精准扶貧更需要原生居民的參與。當前,鄉村振興的人才大多是響應“精准扶貧”的號召入駐鄉村的組織以及團體,缺乏對于鄉村的認同感。受待遇、環境、婚姻、子女教育等諸多因素影響,優秀人才很難留在農村,在這種情況下,發掘和培養鄉村本土人才就顯得尤爲重要。本土能人具有深厚的鄉土情懷,又最了解當地資源優勢所在。實踐證明,本土能人具有減少扶貧成本、提高致富效率、發揮資源優勢、激發內生動力等基礎效應,理應在鄉村振興中

得到更多重視。文化精准扶貧工作成效的關鍵在于激發文化扶貧“內生主體”和“外來主體”的雙重活力,形成外部多元扶貧與內部自我脫貧的良性機制。

3.發揮新鄉賢作用。近年來,新鄉賢逐漸成爲“三農”問題研究的重要議題,且連續多年寫入中央一號文件當中。古時鄉賢,基本由官僚士紳、宗族長老等組成,新鄉賢不僅包括紮根鄉土的賢人志士,還包括退休返鄉的企業家、知識分子以及其他所有願意爲家鄉發展建設建言獻策、出錢出力的人士。新鄉賢不僅具有傳統鄉賢的鄉土情懷、倫理情操等,還有現代的知識、技能和新的文化視野,不僅垂範一方、教化鄉民,還能帶領民衆創業致富。浙江紹興、廣州花都、山東單縣等許多地方積極繼承和弘揚鄉賢文化,助推當地鄉村振興,成效顯著。各地應積極借鑒,充分發揮新鄉賢在投資興業、改善鄉村治理、培育文明鄉風等方面的重要作用。

4.吸納社會人才。種下梧桐樹,引來金鳳凰。應建立健全激勵機制,從産業、民生福祉和生活環境三方面入手,鼓勵社會人才投身鄉村建設。鄉村要想留得住人,首先要有産業,有項目。政府應聘請專業化的運營團隊,結合當地優勢産業和特色經濟,精准幫扶,並做好項目運營與宣傳。要優化政策環境,制定優惠政策,盡最大可能解決創業人員面臨的融資、用地、服務、風險應對等難題,同時給予人才和投資商充分的創業空間。其次,應完善保障,提升鄉村福祉。完善鄉村醫療制度,完善農民養老制度,使農民獲得與城鎮職工一樣的醫療保障和退休保障;完

善鄉村教育制度,加大對鄉村中小學設施的投入,鼓勵城鎮教師下鄉授課,提升公共服務能力。合理提高基層工作人員工資,落實鄉鎮工作補貼和艱苦邊遠地區津貼政策等,解決鄉村人才後顧之憂。最後,要改善鄉村生活環境,加大鄉村道路交通、水電設施等生活基礎設施的改造、升級。改善鄉村生態環境,保護鄉村景觀,改善人居環境。只有鄉村真正成爲“詩和遠方”,才能把人留住。

參考文獻:

[1] 倪國良,張世定.鄉村振興中鄉村文化自信的重建[J].新疆社會科學,2018(3):131-137.

[2] 戚曉明.鄉村振興背景下鄉村文化再造與文化自覺[J].藝術百家,2018(5):94-98.

[3] 李軍明,向轼.論鄉村振興中的文化重構[J].廣西民族研究,2018(5):95-103.

[4] 魯可榮.脫貧村的文化重塑與鄉村振興[J].廣西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1):64-69.

[5] 鄧堅.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新鄉賢文化建設的困境與途徑[J].學術論壇,2018(3):169-173.

[6] 王藝霖,劉淑蘭.鄉村振興戰略下福建農村公共文化扶貧的路徑研究[J].開封教育學院學報,2019(3):291-294.

[7] 張紅花,郭愛蘭.鄉村振興戰略下文化扶貧的思路及對策研究———以甘肅省白銀市爲例[J].生産力研究,2018(12):97-100.

[8] 習近平.擺脫貧困[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216.

[9] 代麗麗.全國農民工數量接近3億半數爲80後[N].北京晚報,2019-02-20(10).

[10] 佚名.打造書香文化禮堂,助力美麗鄉村振興!碧桂園浙江區域在行動[BE/OL].(2019-05-07)[2020-02-10].https://www.sohu.com/a/312406876_349162.

[11] 馬學軍.鄉村振興進程中文化治理績效差距的實證研究———基于全國60個村莊的調查數據[J].河南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46(6):45-51.

[12] 葉懷凡.革命老區教育精准扶貧的價值與優化路徑———基于川東革命老區的考察[J].四川理工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4):88-100.

[13] 文化部非物質文化遺産司.文化的力量———傳統工藝工作站綜述[N].中國文化報,2018-03-10(08).

[14] 徐錦庚.菏澤下好三步棋[N].人民日報,2018-05-06(01).



作者简介:趙迎芳(1975-),女,山东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文化管理、文化产业。



]]>

2020年10月29日 05:10
175
破解全面小康社會“三農”短板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