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哲新聞 理論研究

高考與新民

趙慶秋

2020年07月27日 10:30

李濤
《探索與爭鳴雜志》微信公衆平台


高考,從來都不只是一場關于文化水平能力的簡單選拔測試,它對于每一位社會公衆而言,都具有或隱或顯,或疏或近的內在關聯。

它是一場盛大的國家儀式,這場國家儀式用兩天的時間,向不同的公衆訴說和傳遞著多重價值和意義,有關于公平、理想與權利。這種價值和意義的訴說遍及于國土南北與城鄉的每一處考點,不管這處考點正在經曆著什麽樣的災難與困境(疫情、洪災、地震等等),國家和社會各界都在努力保障且必須保障每一個考生獲得公平參與的權利,這是一份莊嚴的國家承諾,也是一份飽融愛語的社會責任。

作爲國家儀式的高考,是國家和人民爲即將步入成年的年輕朋友們,也是正在茁壯成長中的國家新民們精心准備的一場集體成年盛典,這場國家盛典不僅僅是一場作爲景觀的成年禮,它的意義還在于,出題人代表國家和人民,用冰一樣的困難磨砺、亦用火一般的熱情勉勵這些正在經曆“冰與火”的18歲新民們:無論我們將來獨自或集體要面對何種困難,請永遠牢記那些讓我們得以順利成年並有幸參加高考的每一位普通人,他們是每一位父母、每一位老師、每一位警察、每一位醫生、每一位農民、每一位工人、每一位......他們是普通人,他們共同構成了這個國家真正的脊梁,他們才是真正的國家英雄,他們就是我們未來要成長成爲的樣子。

高考絕不是人生成敗的角鬥場,盡管對于遍布城鄉的每一個考生而言,高考始終是打破階層固化、實現社會流動的重要渠道。但高考分數的高低並不等同于人生出彩機會的多寡。事實上,高考只是緩緩拉開了新民們走向豐富人生的序幕,未來的一切,幸運的是“在路上”。

不久的將來,高考成績將陸續公布,勢必有人歡喜有人憂,或酣暢淋漓,或心有戚戚,但無數過來人的經驗告訴我們,高考的悲歡只是暫時的,比高考成敗更神聖的榮光恰恰是獨自面向本心,無論成敗、無問西東,而這才是高考所承載的教育意義。真正完美的教育恰恰是忘記了那些高分經驗、解題技巧、應試知識等之後剩余的部分,它包含對真理的好奇、對知識的熱愛、對族群的眷戀、對弱者的同情、對自我的超越以及對生命的自省。

請相信那些以分數高低而論成王敗寇的叢林邏輯從來都不是教育的意義,那些競技場中“吃得苦中苦、方爲人上人”的精英主義勸勉教條從來也不是教育的真谛,盡管我們追求教育卓越,但絕不以制造符號式的群體分層爲目標,盡管無數的學者一再論證教育的社會成層功能,但溯源教育的譜系學觀察,不難發現那只是教育被捆綁的社會功能,因此,學者和政治家都在努力探索著一條更爲公正、均衡、美好和幸福的未來教育之路。

當然,我們每一個人都身居高度競爭的現代社會,全世界的世俗教育體系往往也都以高競爭性的制度設計分配稀缺性教育資源,在教育篩選軌道中越往上行,越是表現爲少數成功者的入圍和多數失敗者的出局,教育似乎變成了一場場負重前行而血雨腥風的戰役。今日的高考者,明日可能還會考研、考博,抑或進入職場展開新一輪的就業競爭。因此,談“仰望星空”難免略顯奢侈,更何況大地更能帶來實實在在的安全感和獲得感。

但是別忘了,教育的目的絕不在于個體一時一地一城一池的得失,教育成敗的最終檢驗也絕不以世俗的功名利祿計,教育只有一個目的:成就個人所執的美好生活。這個美好生活恰恰是自省而自安的,教育在勸勉新民仰望星空的同時,並不意味著與腳踏大地相沖突,但真正意義上第一次期待仰望星空,恰恰才是個體自省自安美好生活的開端。

剛參加完高考的年輕新民們,在已走完基礎教育旅程的這個人生重點節點處,請認真審思,我們在高考前所接受的、從而形塑當下自我的教育,究竟更多只是經老師們嚼碎揉爛、未經自我創造性勞動而獲取的重複性知識?還是通過反複規訓而不假思索爛熟于心的習慣性解題技巧?抑或是一切爲了分數而功利化選擇性學習的囫囵吞棗?我們的創造力、想象力、思辨力、批判力、行動力,我們的公共性和同理心,我們的教育精神究竟收獲多少?我們是否可以驕傲無愧地對自己講:我是一名合格的畢業生。因此,高考分數的高低或許只能在某種程度上代表智識學業的成果,但並不能代表接受教育的優劣。

高考的結束,讓作爲國家新民的我們有時光有力量暫停匆匆腳步,想一想人類和國家正在經曆著的事。面對疫情、洪水、地震等各種災害沖擊下的周遭生命和族群的苦難,國家和社會讓我們安心迎接高考,讓我們在便捷的網絡和安全的教室中安心讀書,讓我們在便捷的網絡和安全的教室中安心讀書,然而這並不意味著作爲新民的我們可以如此心安理得且理所當然的將刷題帶來的知識增長理解爲所謂沒有浪費青春時光的教育成長?

因此,借高考結束的自由時光,一邊思考未來的大學和專業選擇,一邊思考人之爲人的生命意義、價值和行動,或許是高考後需要我們補上的一課。

走進身邊的日常和附近,靜下心來仔細看一看周圍普通人的行動,聽一聽那些弱者的聲音,做一做那些公共的事,記一記不是爲文而積攢的平凡小事,走一段不遠的路讓自己暫時成爲孤獨的思考者和行動者。抑或哪怕只是聽聽隔壁阿姨的唠叨、幫助社區澆澆花,扶一扶行動不便的老者,讀一讀那些想讀而未讀的書。請放空自我,收拾焦慮,暫停“我之爲我”如此重要且匆匆的規劃,嘗試著做一點國家新民們能做的事。

盡管要小心翼翼地尊重個體自由,但依然想要勸君切勿將高考後的放松變成放縱:沈溺于網絡喧囂,或遊戲轟鳴,或一邊對“主播们”熟悉地顺口吆喝 “666”。

讓我們思考,當18歲開端的青年時光像一幕電影,從展開到落幕,一切寂靜,春暖花開,記憶中讓生命豐滿、沈澱而甘怡的部分究竟能剩下什麽?

最後,勸君再重新爲自己寫一次高考作文,請你們大膽假設。這一次,請忘記飽熟于心的高分技巧,忘記需要迎合出題者期待的文風教條,也不要想老師們老氣沈沈的糾糾文風和無形的規約,我手寫我口,我口述我心,請寫出屬于你們自己年輕的色澤,那才是少年走向青年的成長宣言,也是未成年人成爲國家新民的公共精神,那裏一定沒有學究氣、沒有八股風、沒有風行網絡的作文點評專家們的一本正經與假大空。

請珍惜“大膽假設”。因爲從高等教育開始,“大膽假設”背後的想象力培養,大學老師們多已無能爲力,高等教育階段的核心價值和學術優勢恰恰在“小心求證”上,從文獻到方法,從方法到田野(實驗室),越來越多的高等教育從教者發現,最可貴的價值和資源恰恰是“大膽假設”,是ideal,而“小心求證”往往可以通過嚴格的學術訓練達至。由此,他們只能一再責怪基礎教育,可是基礎教育又能責怪誰呢?

我時刻想起我的高中語文老師楊明奎先生的諄諄訓言,並願與君共勉:人貴有獨立之精神,文貴有獨到之見解。人雲亦雲則流于庸俗,睿智卓識非一日之功。

 

  

附:

原作文題:

 

閱讀下面的材料,根據要求寫作。

春秋時期,齊國的公子糾與公子小白爭奪君位,管仲和鮑叔分別輔佐他們。管仲帶兵阻擊小白,用箭射中他的衣帶鈎,小白裝死逃脫。後來小白即位爲君,史稱齊桓公。鮑叔對桓公說,要想成就霸王之業,非管仲不可。于是桓公重用管仲,鮑叔甘居其下,終成一代霸業。後人稱頌齊桓公九合諸侯、一匡天下,爲“春秋五霸”之首。孔子說:“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司馬遷說:“天下不多(稱贊)管仲之賢而多鮑叔能知人也。”

班級計劃舉行讀書會,圍繞上述材料展開討論。齊桓公、管仲和鮑叔三人,你對哪個感觸最深?請結合你的感受和思考寫一篇發言稿。

要求:結合材料,選好角度,確定立意,明確文體,自擬標題;不要套作,不得抄襲;不得泄露個人信息;不少于800字。

 

 

《功名與道義》

 

李濤

 

史書多以成敗論英雄,春秋功名大業屢居仁義禮信之首,煩不勝煩也。今日案上所浮、世間所傳千秋文章之事,多如贏者通吃而精心拂飾之曆史婢女而已。桓公成就霸業和管鮑之誼皆不出其右,然余視譽管仲、鮑叔、桓公者,皆爲下流之輩而不足薦也。

少年小白,尚未成偉岸如桓公者,即生于亂世而長于強魯,血雨腥風、強弩暗箭,受鮑公之訓而早熟于群,峥嵘必曆非凡之事,故性之積難免必先功而後德。功成豈可身退,必殺兄而誅兄側,更奈何暗箭于前而罪人如管仲之流,必欲殺之而後快。然堂前恩師鮑公,力薦管仲爲相,宣治世之能臣,成霸業之奇才,小白感羽之初翼,前已殺糾泄憤,先政而後德,無奈而拜之,無擇之選而已。

鮑公舉仲,非才學爲先,疑爲自保,伴君如伴虎。大凡蠅營小事,多同甘未可同苦,然天下大事,多同苦未可同甘,農人尚知狐死狗烹,智如鮑公者,豈可不識。故薦囚人管仲,意與後世之範蠡同風,非去野而大隱于世而已。況管仲爲故友,曆瑣事而知根底,有才而無德之人,如燈幕皮影而已,可控也。

管仲之流,本有三計:一計爲殉道忠烈而勇隨于糾,成千古義士之名;二計爲癡谑君前而扮愚于朝堂,成保身苟命之利;三計爲隨波逐流而浮沈天命,成天定命選之義。然管仲之流,三計皆未選,急忘舊主,跪拜于堂前,功名道義,高卑立下,如其前領戰事,舍命而居後,爭功而邀先,不足恥也。複念糾之去齊,成也管仲,敗也管仲,索其緣由,不乏後世複慮也。

成王敗寇,史故灰蔽,彈紙拂塵,掩長卷而惜,德藝兼備者,寡也。歎亂世之書,多贊功名而薄道義,先政後德,歎治世之書,多譽道義先薄功名,先德後政。故今日讀史者而爲學者,當祛弊除故,窺要擇理,豈可人雲亦雲乎而流于常俗?


]]>

2020年07月27日 06:27
146
代際公正是個僞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