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哲新聞 理論研究

文明本質的深層解讀與中國智慧

趙慶秋

2020年07月28日 07:35

馮鵬志
《紅旗文稿》2020/09


文明是人類活動的積極成果和曆史凝成的生存體系,涵蓋了人類實踐的廣闊時空,承載著人類精神的恢弘曆程,爲人類生存發展提供了永恒而根本的依托。當代中國正處在民族複興的偉大曆史進程之中,正處在“兩個大局”深刻浮現的曆史大變局之中。置身于這樣重大的曆史關口,堅持以馬克思主義世界觀和文明觀爲指導,深刻回應當今世界的文明進步訴求,注重以唯物史觀的實踐觀點去揭示文明形態的本質屬性,以世界曆史的開闊眼光去闡發文明關系的本質要求,以人類進步的價值關懷去把握文明發展的本質承諾,進而深層解讀文明的本質,是當代中國文明進步的必然要求。

 

文明屬性的深入揭示:多樣、平等、包容

 

探討文明的本質屬性及其與人類生存發展的關系,不是一個新的現象。在近代以來的數百年時間裏,西方在人類文明發展中長期處于支配地位,西方中心主義的文明觀在人類對文明本質的闡釋和把握上長期占據著主導位置。但由此帶來的後果卻是面對文明問題及與之相關的一系列全球性問題,西方文明觀的基本思路不僅顯現出很大的局限性,而且在“解決”某些問題的同時又不斷地引發出一系列新的矛盾與沖突。面對這一深刻的曆史和思想困境,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文明是多樣的、平等的、包容的;文明因多樣才有交流互鑒的價值,因平等才有交流互鑒的前提,因包容才有交流互鑒的動力。這一系列重要論斷,揭示了文明的本質屬性和內在特征即多樣性、平等性和包容性,既是對西方中心主義和文化霸權主義的深刻糾偏,又闡發了當代中國在文明本質問題上的基本觀點和思想立場。

文明在本質上具有多樣性。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類文明多樣性是世界的基本特征,也是人類進步的源泉。如同生物多樣性是大自然的根基和本質一樣,文明多樣性也是人類生存發展的堅實根基和永恒指向。縱觀人類文明演進的浩瀚曆程,每一種文明都是在特定的自然環境、曆史背景、民族傳統中生長起來的,體現著獨特的生産生活方式,代表著一方文化的沃土和綠洲;而各個民族所創造的不同文明,既各有千秋、各具姿容,又都是人類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正因爲如此,人類才能夠在漫長的曆史長河中創造和發展出多姿多彩的文明,從茹毛飲血到田園農耕,從工業革命到信息社會,建構了波瀾壯闊的文明圖譜,書寫了激蕩人心的文明華章。

馬克思曾經指出,“各個人的世界曆史性的存在,也就是與世界曆史直接相聯系的各個人的存在”(《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87頁),而“某一個地域創造出來的生産力,特別是發明,在往後的發展中是否會失傳,完全取決于交往擴展的情況”(《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07頁),“只有當交往成爲世界交往並且以大工業爲基礎的時候,只有當一切民族都卷入競爭鬥爭的時候,保持已創造出來的生産力才有了保障”(《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08頁)。這就表明,不論是世界上的哪一種文明,既是人類實踐創造的成果,又都對維系人類永續生存與發展具有根基性的支撐作用與意義。只有深刻把握人類文明的多樣性本質,並在此基礎上推動文明交流互鑒,才能豐富人類文明的色彩,開闊人類文明的時空,涵養人類文明的活力,才能讓世界各國人民享有更富有內涵的精神生活、開拓更富有選擇的未來。

文明在本質上具有平等性。文明沒有高下、優劣之分,只有特色、地域之別。無數曆史研究和考古材料已經充分證明,在人類漫長而輝煌的文明曆史中,無論是古代的中華文明、希臘文明、羅馬文明、埃及文明、兩河文明、印度文明等,還是現在的亞洲文明、非洲文明、歐洲文明、美洲文明、大洋洲文明等,都是曆史長河中人類勞動與智慧的積澱,都在人類文明發展進程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每一種文明都紮根于自己的生存土壤,都飽含了自己的生存發展意志,都凝聚著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非凡智慧和精神追求,都有自己存在的價值。

必須看到,如同世界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事物一樣,世界上也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明。也正因爲如此,不能因爲一種文明存在某些優點或者在曆史上曾經處于領先地位,就把它看得完美無缺;也不能因爲一種文明存在某些缺點或者在曆史上曾經處于靠後位置,就把它看得一無是處。只有秉持平等、謙虛的態度,才能深入理解文明的真谛,並在此基礎上深刻把握文明的本質;只有抛棄居高臨下的優越感,打破文明隔膜的堅冰,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積極借鑒其他文明的優秀成果,一種文明才能不斷獲得發展與進步的支撐,人類文明總體也才能獲得永續發展的基石。曆史和現實已經反複證明,傲慢和偏見是阻礙人們正確把握文明本質的最大障礙,平等和謙遜才是幫助人們正確把握文明本質的正心誠意;認爲自己的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認識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也必然是災難性的。

文明在本質上具有包容性。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對待不同文明,我們需要比天空更寬闊的胸懷。人類文明的多樣性本質,決定了不同文明之間必然會有差異和不同,但文明多樣性作爲人文世界的根本特征,同時也決定了文明差異非但不是世界沖突的根源,相反卻是人類進步的不竭動力和基本標志。事實上,不同文明之間存在差異甚至矛盾,是曆史的常態,關鍵是能否以正確的文明思維去認識和對待不同文明之間的差異和矛盾,從而在海納百川中打破文化交往的壁壘,在兼收並蓄中汲取其他文明的養分,在和而不同中推動人類文明的共同發展。

從人類曆史的經驗來看,一些人所謂的“文明沖突”之所以發生,原因並不在于文明之間存在差異,而恰恰在于無視了文明差異的客觀存在及其人類正義屬性,在于否定文明的特殊性和文明差異的合理性,在于把自己帶有偏見和謬誤的文明觀強加于人、改造別人,而究其實質,不過是爲了掩蓋自身狹隘的特定立場、特定利益和特定意識形態。因此從根本上說,文明之間本沒有沖突,文明差異不僅不是世界沖突的根源,反而是人類文明進步的動力;人類創造的各種文明都是人類生産生活實踐及其智慧的結晶,都是美的結晶,都值得尊重和珍惜。正確對待不同文明的特點及其差異,關鍵是要有欣賞文明之美的眼睛和推崇文明包容的美美與共胸懷,努力摒棄非此即彼、二元對立、零和博弈、一家獨大的陳舊思維,從而在差異性與共同性、地方性與全球性、民族性和世界性的辯證關聯中不斷深化對文明包容性的把握能力和認同自覺。

 

文明關系的深刻闡發:交流、互鑒、共存

 

在人類曆史的進程中,怎樣對待和處理不同文明之間的關系,曆來是蘊含在人類思想史和生存發展實踐中的一個重大課題。自15世紀末地理大航道開通以來,隨著西方在經濟、軍事上的日益強盛以及由此形成的西方強勢文化的擴張,“西方中心主義”傾向開始在一些人的頭腦裏大大地膨脹起來,以“西方至上主義”“殖民主義”“極端國家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等爲代表的種種社會思潮,不僅成爲20世紀兩次世界大戰的催化劑,而且是導致衆多國際問題的重要根源。與之相伴隨,在學術和思想領域,以“主奴哲學”“東方學”等爲代表的理論建構,以及由此衍生出來的諸如“沖擊—反應模式”“傳統—現代模式”和“帝國主義模式”等人文思維模式,也長期左右和支配了人文社會科學關于不同文明形態之間互動關系問題的思考與判定。由此可見,不論是對文明關系的曆史狀況進行“病理學”診斷,還是就文明關系的觀念建構做出當代澄清,都迫切呼喚著新的思想成果。正是直面這樣的曆史和思想語境,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尊重世界文明多樣性。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以文明互鑒超越文明沖突,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優越。這一重要論斷的提出,闡明了正確對待和處理文明關系的本質要求即交流、互鑒、共存,既是對文明優越論、文明沖突論等錯誤思潮的深刻糾偏,又表征了當代中國在文明關系問題上的思想格局和實踐智慧。

以交流超越隔閡。一部人類發展史,就是一部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的曆史。人類文明不僅其出現是多源的,而且文明的發展也只有在不同文明的傳播互動和對話交流中才能夠真正得以實現。曆史已經充分證明,正是古巴比倫、古埃及、古印度文明之間的交互傳播,才爲古希臘羅馬文明的發展擴張提供了重要文化基礎;而中世紀阿拉伯文明與歐洲文明的交流,則對歐洲文藝複興的産生和發展提供了重要推動力量。進入近代以來,隨著大洋航道的開通和世界市場的開拓,文明交流不僅成爲文明本身最爲直接而現實的存在形態,而且是構成人類文明發展的基本規律。正如馬克思、恩格斯所指出的,隨著普遍交往和世界曆史的出現,“過去那種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給自足和閉關自守狀態,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相互往來和各方面的相互依賴所代替了。物質的生産是如此,精神的生産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産品成了公共的財産”(《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76頁)。

進入21世紀以來,直面人類曆史已經完全成爲世界曆史,尤其是經濟全球化已經成爲推動人類文明發展強大動力的曆史大趨勢,在充分肯定文明交流對于不同文明突破自身界限而實現相互借鑒和發展繁榮的重要性的同時,又充分認識文明隔閡在引發文明衰落上的現實性、複雜性、深刻性,堅持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無疑是人類文明發展規律具有時代高度和未來縱深的必然要求。

以互鑒超越沖突。一部人類發展史,也是一部文明互鑒不斷超越文明沖突的曆史。佛教源自印度,卻在中國發揚光大,影響遍及世界;儒家思想源起中國,卻受到衆多西方思想家的推崇,時至今日仍然展現著解決當代人類所面臨難題的重要啓示;沿著古絲綢之路,阿拉伯世界的伊斯蘭文明以及天文、曆法、醫藥等重要文化成果傳入中國,而中國的四大發明、農耕業以及養蠶、陶瓷技術等,也伴隨著清新的渭城朝雨和悠揚的絲路駝鈴走向世界。可以說,豐富多彩的人類文明世界及其曆史延續,正是在文明互鑒中才得以塑造而成。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反複強調的,“曆史告訴我們,只有交流互鑒,一種文明才能充滿生命力。只要秉持包容精神,就不存在什麽‘文明沖突’,就可以實現文明和諧”。

不可否認,世界上從來就沒有一模一樣的文明形態,文明作爲在特定地理環境、生産方式和經濟社會基礎上形成的特定生産生活生存形態,其基本特征和發展方式必然受制于生産方式的水平和經濟發展的階段,由此導致不同文明之間必然存在差異。但是,文明差異既不是導致社會沖突的根本原因,更不是取消文明多樣性的理由。相反,正是在文明的廣泛交流和相互借鑒中,不同文明才能夠既得以保持自身的獨立性,又得以在取長補短、擇善而從、兼收並蓄中實現豐富和發展。

以共存超越優越。一部人類發展史,也是一部文明共存不斷超越文明優越的曆史。回顧曆史,一方面在數千年文明發展史上人類已經創造了輝煌燦爛的成果,另一方面戰爭和沖突也從未遠去,讓世人經曆了無數的苦難,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曆史一再證明,沒有相互尊重,人類就難以和平共處;沒有世界和平,人類就難以向前發展;沒有文明共存,就不可能有任何一種文明的獨立自存。當今世界,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的深入發展和社會信息化、文化多樣化的持續推進,在把人類文明發展推進到曆史的又一個高峰的同時,也推動了人類更加現實而內在地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世界各國人民的命運從未像今天這樣緊緊相連、唇齒相依。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亡,和平與發展依然是當今時代的主題,文明共存正是人類克服諸種挑戰和風險、超越各類“鴻溝”和“赤字”的強大動力和永恒底蘊。人類曆史與現實已經反複證明,文明共存是維系人類文明多樣性的基本條件和永恒正義,文明優越則是窒息人類文明多樣性乃至文明發展生機活力的幽暗意識和強權意志。

當今世界,盡管文明沖突論、文明優越論等論調不時沈渣泛起,但文明多樣性始終構成人類進步的不竭動力、文明交流互鑒始終構成各國人民的共同願望、文明共存始終構成人類發展的終極關懷和最高理想的曆史趨勢,卻始終浩蕩向前。

 

文明發展的深切承諾:共商、共建、共享

 

人類文明的發展正面臨著深刻的矛盾和困境:一方面,物質財富不斷積累,科技進步日新月異,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更加強勁,人類文明的發展達到了曆史最高水平;另一方面,世界格局深刻變動,全球性問題更加突出,各種傳統和非傳統安全威脅持續蔓延,不同的文明觀念及其話語建構此起彼伏、激烈爭鋒,人類文明發展面臨前所未有的矛盾與困境。直面這一矛盾而複雜的人類境遇,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發展是第一要務,適用于各國。各國要同舟共濟,而不是以鄰爲壑”,“中國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倡導國際關系民主化,堅持國家不分大小、強弱、貧富一律平等”,“讓和平的薪火代代相傳,讓發展的動力源源不斷,讓文明的光芒熠熠生輝,是各國人民的期待,也是我們這一代政治家應有的擔當。中國方案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實現共贏共享”。這一系列重要論斷,闡發了推動文明共同發展的根本路徑即共商、共建、共享,既是對曆史終結論和反全球化、反貿易自由化思潮的深刻糾偏,又展現了當代中國在文明發展問題上的根本承諾和積極建構。

堅持發展共商。所謂共商,是指在發展問題上要集思廣益,好事大家商量著辦,讓發展能夠兼顧不同文明的利益和關切,體現不同文明的智慧和創意。顯然,與近代以來西方把自己視爲全球事務的主宰者和支配者並著力打造西方中心主義話語的偏執心態和行動姿態不同,發展共商或者說文明共商的根本出發點在于:它堅持國家不論大小、強弱、貧富,都可以在人類共同事務上積極建言獻策,都可以圍繞本國的合理需要對人類發展和文明進步發揮積極影響,同時又努力避免對別國發展道路和制度模式指手畫腳;它強調要高舉和平、發展、合作的旗幟,充分尊重不同國家在發展水平、經濟結構、法律制度、營商環境和文化傳統等方面的差異,充分尊重不同國家對各自事務和全球事務的發言權。

堅持發展共建。所謂共建,是指在發展問題上要各施所長、各盡所能,把不同文明的優勢和潛能充分發揮出來,聚沙成塔,積水成淵,並持之以恒加以推進。與二戰結束以來包括冷戰結束之後西方以對外援助等各種名目實施的國際合作模式不同,發展共建或者說文明共建的根本路徑在于:它堅持國家不論大小、強弱、貧富,都是經濟全球化和區域化的平等參與者,都可以圍繞自己國家和區域的發展戰略共同平等地參與國際經濟政治和文化活動;它強調不同國家在國際經濟政治事務上要共同參與和平等合作,務實開展經濟、金融、貿易、投資、教育、文化等領域的宏觀政策協調,共同探討和建立符合各國國情的合作模式,從而實現優勢互補、協調並進。

堅持發展共享。所謂共享,是指在發展問題上要堅持讓文明交流互鑒和共商共建的成果能夠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各個文明,推動不同國家、不同民族共同構建命運共同體。與近代以來西方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和霸權主義在國際政治和世界經濟中以掠奪、競爭爲常態的思維與作爲不同,發展共享或者說文明共享的根本落腳點在于:它堅持國家不論大小、強弱、貧富,都應該富足安康、遠離貧困,合力推進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經濟全球化;它強調要充分調動不同國家和地區的積極性,在努力尋找更多利益交彙點的基礎上,以實實在在的合作成果,充分發揮各方面的能動性、創造性,實現互利共贏、共同繁榮,從而現實地推動不同文明形態都能夠享有和平安甯、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

文明如水,潤物無聲。人類曆史既是文明形態的發展史,也是文明觀念的進步史,並從總體上表現爲文明形態發展與文明觀念進步在相攜相推、相促相進中實現辯證提升的人文曆程。面對21世紀人類文明發展的深層困境和挑戰,面對人類文明觀念更新的曆史呼喚,同時著眼于中國道路在人類文明發展格局中的史詩般崛起,我們相信,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和文明觀爲指導,堅持以推動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爲承諾,不斷深化當代中國對文明本質的深層解讀,不斷推進在文明關系和文明發展上的觀念塑造和實踐指引,不僅將爲世界呈現一個更加自覺自信的文明中國,而且也將爲人類推動一個更可期待的文明世界。


]]>

2020年07月28日 03:32
197
國學大典北京高峰論壇:專家縱論疫情下中華文化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