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哲新聞 理論研究

以考古爲依托涵育文化自信

趙慶秋

2020年10月13日 07:42

王學斌
《光明日報》

928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三次集體學習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高度重視考古工作,努力建設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考古學,更好認識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爲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增強文化自信提供堅強支撐。”可見考古學之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尤其是文化建設,有著極爲重要的意義。

重視考古學乃推進偉大實踐所需。當今中國正經曆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也正進行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實踐創新。來之不易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在對中華民族5000多年悠久文明的傳承中走出來的,具有深厚的曆史淵源。從某種意義上講,當代中國是曆史中國的延續和發展。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我們的實踐創新必須建立在曆史發展規律之上,必須行進在正確曆史方向之上。考古學以其獨特的學科優勢,爲我們認清自身文明的起源和發展,揭示中華文化綿延不絕的“長壽密碼”提供了無可替代的學科依托。

重視考古學由順應時勢發展所致。哲學社會科學的特色、風格、氣派,是文明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産物,是成熟的標志,是實力的象征,也是自信的體現。揆諸當今世界發展,一個國家的哲學社會科學有沒有自身特色,歸根到底要看有沒有主體性、原創性。跟在別人後面亦步亦趨,一味模仿,非但不能解決實際問題,反倒容易受制于人。具體到考古學,情形亦然。考古工作是一項重要文化事業,也是一項具有重大社會政治意義的工作。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們幾代考古學人筚路藍縷、孜孜以求,在很多領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基礎理論、應用理論和前沿理論等方面有了長足發展,特別是在中華文明起源問題上的創獲,就像著名考古學家蘇秉琦先生所形容的那樣:“一時,中華大地文明火花,真如滿天星鬥,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勢。”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進入新時代,我們要建設的只能是“中國的”——即立足于中國的曆史與現實情境、適合中國國情、代表中國特色、獨具中國風格、展現中國氣派、蘊含中國精神的考古學。

重視考古學爲文明交流互鑒所重。長期以來,中華文明同世界其他文明互通有無、交流借鑒,向世界貢獻了深刻的思想體系、豐富的科技文化藝術成果、獨特的制度創造,深刻影響了世界文明進程。于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家文化軟實力的提升和國際話語權的增強,如要實現“形于中”而“發于外”的效果,亟須發揮哲學社會科學的作用。考古學自有其得天獨厚的特質,因此我們要善于提煉標識性概念,比如在良渚古國、安陽殷墟、敦煌學等領域,打造易于爲國際社會所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範疇、新表述,從而引導國際學術界展開研究和討論,向國際社會展示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講清楚中華文明的燦爛成就和對人類文明的重大貢獻,使各國加深對當今中國的認知和理解,營造良好國際輿論氛圍。

重視考古學是傳承文化基因所系。衆所周知,中華文明是數千年不曾斷裂過的偉大文明,之所以未遭毀滅,就在于人類遺傳基因與國家文化基因兩個方面的曆史一直延續不斷、世代傳承。也正是在經年累月的積澱與創新下,中華民族形成了一系列無可磨滅的文化基因,如“中和”思想。它包括兩方面,一是“中”,二是“和”,二者辯證統一。就文化上而言,“多元一體”的“一體”爲“中”,“多元”爲“和”,“一體”是核心;從政治文化層面來講,“一體”是國家認同、中華民族認同、中國曆史文化認同。“中和”之“中”在政治上的大一統,與“和”之有容乃大,成爲中華5000年不斷裂文明的核心文化基因之一。對于類似文化基因的提煉,對理念體系的融彙,考古學自然不能缺席。

尋根溯源,保護整理,引領話語,以史育人,終光大文明,貢獻人類,中國考古事業無不與增強文化自信密切相關,可謂其最牢靠的依托和基石。站在曆史、當下與未來的時空軸線上,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實現過程必定伴隨著對文化自信久久不息的重尋、重拾與重塑。相信擁有著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考古學定大有可爲。(作者單位:山東師範大學)


]]>

2020年10月13日 03:33
283
中國傳統哲學的思維底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