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研究 理論研究

鄉村價值: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的行動範式

沈華

2020年09月22日 09:40

朱启臻 吴玉敏
《黨政研究》2020年第4期

贫困问题解决程度不仅是一个国家发展状况的重要标志,也反映国家治理的水平。无论从经济发展,还是和谐社会与公平正义的实现,或是伦理与道义的要求,我们都必须保证全体社会成员一个都不能少地同步进入小康社会。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也是中国共产党的重要使命。2020 年,中央既定的目标任务是确保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脱贫攻坚任务完成后,如何顺利实现与乡村振兴的衔接,是乡村工作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本文从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特点出发,论述了如何运用脱贫攻坚形成的强大资源优势,推动乡村全面振兴。 

一、脫貧攻堅資源奠定鄉村振興基礎 

經過四十多年的快速發展,我國所取得的成就世人矚目。但是必須看到,依然存在大量貧困人口,區域之間還有較大的貧富差距。針對這一現實,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精准扶貧思想,開展了前所未有的“脫貧攻堅戰”,動員全社會力量,采用精確識別、建檔立卡、責任到人的方法,憑借國家制度體系的政治和行政優勢,精准施策,對口支援,通過産業脫貧、搬遷脫貧、生態補償脫貧、教育支持脫貧、社會保障兜底脫貧等多種手段,實現了同步小康的偉大目標。特別是把貧困治理納入國家治理的戰略目標,在國家財政轉移支付、動員社會力量、幹部下鄉、精准施策、人民主體等方面積累了中國經驗,爲中國國家治理現代化奠定了重要基礎。就世界貧困治理而言,往往只被看作是社會慈善事業,鮮有納入國家行動的範疇,因此也沒有成爲政府政策和政府管理的議題。中國把貧困治理看作政府的責任和國家治理的內容,也把貧困治理的成效視爲政府和官員績效考核的標尺,這應該是對“發展型國家”理論的重要推進。1中國對貧困治理的認識和實踐在很大程度上豐富了人類反貧困的理論,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提供了中國經驗。同時,脫貧攻堅也爲貧困地區鄉村全面振興積累了豐富資源,奠定了堅實基礎。 

在政策資源上,貧困地區享受了大量的政策幫扶和直接財政轉移支付。農林産業扶貧、旅遊扶貧、電商扶貧、科技扶貧等産業扶貧工程;轉移就業脫貧行動;搬得出、穩得住、能脫貧的易地搬遷脫貧支持;從基礎教育、職業教育和降低貧困家庭就學負擔等方面實施的一系列教育扶貧行動;從醫療衛生服務、醫療保障、疾病防控和公共衛生等方面提出的健康扶貧工程;從生態保護修複、生態保護補償機制等方面提出的生態扶貧工程和生態補償;從社會救助、基本養老保障、農村“三留守”人員和殘疾人等方面,提出了社會保障兜底措施。一系列的傾斜政策,迅速改變了貧困地區的基礎設施、住房條件,完善了公共服務,與非貧困地區的差距縮小,甚至硬件建設水平超過了非貧困村。這些政策在增加貧困人口收入、提高人口素質、改善公共服務狀況和保障特殊困難群體脫貧的等方面發揮了

重要作用。中央強調,貧困人口、貧困村、貧困縣退出後,在一定時期內國家原有扶貧政策保持不變,支持力度不減,留出緩沖期,爲鄉村全面振興奠定了政策資源基礎。 

在组织资源上,贫困地区以基层党建为核心的组织建设得到了空前加强。扶贫攻坚积淀了基层党组织能力建设,以党建扶贫为基础平台,形成了反映农民需求,落实惠民政策,促进村庄合作,构筑乡村治理的政治、社会、精神基础;以党建促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形成了以农村基层组织建设促减贫发展等珍贵的历 史经验,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反贫困征程中凸显出的独特精神财富。2特别是把优秀干部资源投放到脱贫攻坚主战场,选派大批年轻干部赴驻村帮扶第一线,乡村党支部、村委会的政策理解能力和执行能力有了长足进步,组织动员能力得到进一步增强,乡村干部的积极性得到激发和调动。随着产业扶贫、科技扶贫的深入,人才下乡渐成趋势。许多学历较高、年富力强的年轻人返乡创业或走向了乡村基层组织的领导岗位,成为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与此同时,贫困地区的社会组织也得到了快速发展,参与贫困治理,弥补政府和市场在贫困治理的不足,协助政府建构新型贫困治理机制。我国在贫困治理能力现代化变革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建立起了多元主体共同参与贫困治理的工作格局,当前社会组织在脱贫攻坚工作中表现出合作化与制度化态势,即政府和社会组织在贫困治理中合作解决问题,并且将这种良性合作形成常态,并逐步将其制度化3。乡村组织程度提高和社会组织的发育,正是乡村全面振兴的必要条件。 

在人才与教育资源方面,形成了人才扶贫的良好态势。国家在《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 2011-2020) 》中指出,组织教育、科技、文化、卫生等行业人员和志愿者到贫困地区服务。脱贫攻坚中培养一个“领头羊”、精准选择一个好产业、精心组建一个科技服务团,是很多地区人才脱贫攻坚经验。通过干部下派挂职、任第一书记、包村干部、大学生村官等途径,为贫困村输入了新鲜血液,许多专业人才凭着自己的专业知识和独到视角,发现和培育特色产业,发展融合产业,实现了农民的可持续增收。在这个过程中,志愿者队伍也得以发展壮大,并在脱贫攻坚过程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们了解农民需求,调查乡村资源、帮扶弱势群体、照料老年人、教育留守儿童等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教育扶贫、健康扶贫、技术扶贫等领域逐渐形成了稳定的扶贫运作机制4。特别是在由物质扶贫向智力扶贫转型,由“输血式”扶贫向“造血式”扶贫转变过程中,志愿者可以发挥其特殊优势。为贫困地区培养实用人才是脱贫攻坚的有效途径之一,特别是电商人才、乡村旅游人才、农家乐经营人才、新型职业农民等新型经营主体的培训与教育,不仅帮助农民理解了党的方针政策、掌握了实用技术,而且更新了观念,解放了思想,提高了农民的就业率和创业成功率,为乡村振兴提供了人才培育经验。 

此外,東西部扶貧協作、定點幫扶、企業幫扶、軍隊幫扶、社會組織幫扶、對口支援等,爲貧困地區的發展注入了源源不斷的動力,爲補齊貧困地區的交通、醫療、教育等基礎領域短板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使得大多數貧困地區的基礎設施得到明顯改善。特別是貧困地區與對口幫扶單位建立了密切的聯系,成爲鄉村振興的重要社會資源。通過消費扶貧等途徑有效解決貧困地區特色農産品銷售問題,創造了貧困地區穩定增收的有效模式。 

贫困地区在脱贫攻坚过程中形成的政策、组织、人才、社会资源优势,不仅保障了脱贫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巩固脱贫攻坚成果,也为有效推进贫困地区脱贫后实现乡村全面振兴创造了条件。习近平总书记 2020 年 3 月 6 日在京出席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到 2020 年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是党中央向全国人民作出的郑重承诺,必须如期实现。对退出的贫困县、贫困村、贫困人口,要保持现有帮扶政策总体稳定,扶上马送一程。 

“送一程”不僅需要制度的持續保障,如各地不僅要在“摘帽不摘責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幫扶、摘帽不摘監管”上下功夫,還要把脫貧攻堅過程中形成的組織優勢和人才優勢保持下去,爲鄉村振興服務。鄉村振興要在脫貧攻堅基礎上,利用業已形成的政策、組織、人才等優勢,趁勢而爲,鞏固脫貧攻堅成果,有效推進鄉村全面發展,實現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有效銜接。 

二、催生內生動力是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的難點 

脱贫和振兴,是贫困地区乡村发展的两个阶段。脱贫攻坚瞄准的是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重点解决的是“两不愁三保障”等基本生活问题。乡村振兴是要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推进乡村经济、社会、生活、文化的全面进步。乡村振兴不是要另起炉灶,而是要沿着乡村发展规律,在脱贫攻坚基础上促进乡村经济、社会、文化、治理等全面进步。脱贫攻坚战略和精准扶贫措施,不仅促进了贫困地区的贫困群体顺利摆脱贫困,而且在客观上为贫困地区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没有脱贫攻坚的成功,就不可能有乡村振兴的实现,只有推进乡村振兴,才能形成稳定脱贫机制,打牢共同奔小康的长效基础,克服片面追求短期效益的行为。 内生动力的激发是稳定脱贫和实现乡村振兴的必要条件,也是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的重点和难点所在。内生动力是指贫困户积极主动摆脱贫困状态的心理动机。5有些贫困可以通过外部手段的干预得到有效缓解,有些贫困则必须通过激发内生动力来实现。由外部动力为主转向内生动力的激活,需要完成三个转变。 

第一,從針對貧困戶的産業扶貧轉變爲鄉村的特色産業發展。精准扶貧過程,集中了各方力量發現和開發出針對貧困村和貧困戶的産業扶貧項目,有些項目符合當地特點,又具有了一定技術基礎,在此基礎上可以發展成爲一村一品的特色産業,實現從精准扶貧到鄉村精准産業振興的轉變。這是鄉村産業興旺的重要內容,也是激活貧困地區居民內生動力的有效載體。特別要強調農民主體的特色産業,體現農民的主人翁地位,可以很好地發揮其主動性、積極性和創造性,擺脫依賴觀念,是貧困戶獲得感和成就感的有效途徑。脫貧攻堅向鄉村振興轉型要特別防止那些簡單地讓農民土地入股,把本來的農業生産主人變成“看客”的做法,讓貧困戶等著拿地租或“分紅”,或者把農業生産者變成打工者,都無助于內生動力的激發,是産生依賴觀念的溫床。因此,必須重視鄉村産業發展對農民心理

的影響,通過産業發展優化育人環境。把産業興旺的實現過程作爲貧困戶穩定脫貧長效機制的形成過程。 

第二,從重視經濟收入向重視生活質量轉變。扶貧的目的是讓貧困人口有更多的獲得感和幸福感,研究發現,經濟收入並不是獲得幸福感的唯一條件,甚至不是主要條件,幸福感是一種綜合性的主觀體驗,由諸多要素構成。有人提出體驗論主觀幸福感觀點,認爲幸福感是由人們所擁有的客觀條件以及人們的需求價值等因素共同作用而産生的,是個體對自身存在與發展狀況的一種積極的心理體驗,它是滿意感、快樂感和價值感的有機統一。可以通過知足充裕體驗、心理健康體驗、成長發展體驗、社會信心體驗、目標價值體驗、自我接受體驗、人際適應體驗、身體健康體驗、心態平衡體驗、家庭氛圍體驗等十個方面進行考察6。脫貧目標實現以後,對生活質量的追求成爲貧困地區鄉村振興的重要動力。因爲生活質量蘊含著豐富的精神與文化內容,影響和規定著人們努力的程度和方向,決定著人們的生活態度,從生活質量入手激發內生動力比外在的物質刺激體驗的更深刻、更持久。比如通過公共服務向貧困地區延伸,解決飲水安全問題,開展鄉村綠化美化、垃圾分類、汙水處理和廁所革命,通過營造優美的鄉村環境,突出貧困地區居民主體作用和主人翁責任感,繼而産生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第三,从物质帮助到心智教育的转变。应该看到贫困人口自身参与扶贫致富的意愿、能力和行动不充分,是制约扶贫成效的重要因素。扶贫攻坚重视外力的推动和帮扶是十分必要的,如何把外力转化为内生动力,是从脱贫攻坚向乡村振兴转型的关键。其有效路径之一就是坚持深入有效开展扶志、扶智、扶技教育,实现从“要我脱贫”到“我要脱贫”的转变,进而培育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向往。 扶志,就是启迪心智,减少依赖行为和依靠思想,树立靠自己的力量脱贫的信心和决心,解决的是“我要脱贫”的问题。中国人自古有“人穷志不穷”的文化传统,但有些贫困户也确实存在“等、靠、要”的依赖思想,本来自己可以办的事情却不愿办,依赖政府和社会的救济。扶志就是要树立改变贫困的勇气,树立奋发图强的精神,增强艰苦创业的主动性和进取心。扶智是解决“我能脱贫”的问题。能正确认识和分析贫困原因,改变求神拜佛和信天由命的愚昧心态,树立科学的思维方式,引导贫困地区的人们形成靠政策、靠科技、靠教育、靠勤俭建设美好生活的精神面貌。扶技则是要解决“我会脱贫”问题。人们都知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有技术决定农民的就业能力、创业能力和产业扶贫的效果,通过职业教育、农技推广,培养有文化、懂科技、会经营的新型农民,是可持续脱贫的根本措施。 

如果没有人素质的改变,不论外部赋予多少有效的扶贫措施或扶贫政策,都难以实现可持续的脱贫,更不可能实现乡村的全面振兴。扶志、扶智、扶技只能靠教育,但是采用什么样的教育方式更有效是一个需要深入总结的时代课题。实践证明,除了传统的培训外,依靠环境感染、示范带动、传统文化熏陶等是提高贫困地区人口综合素质的有效途径。在河北隆化县,政府与公益组织合作的“小母牛”项目积累了不少有益经验,其基本理念是通过爱心传递,以生计发展、产业扶贫为切入点,“传人以技,启人心智”为手段,激发贫困村民建设家园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2018 年开始在两个乡镇 24 个村选择初始农户 1000 多户,每户发放 8000 元礼品金用于农户购买牲畜发展养殖业,一年半后初始农户赚到钱,再把这 8000 元礼品传递资金传给下一户。2019 年 3 月,初始授援农户

全部完成了礼品传递,实现了 2140 农户的全覆盖,带动贫困户“1000”余户。已完成礼品传递的农户户均年收入提高 3500 元,更重要的是,“礼品传递”扶贫模式重构了贫困群众新型人际关系,传递了爱心,培养了信誉,激发了村民自信与自立精神。在这个过程中,农户“抱团取暖”意识觉醒,项目带动了七个实体经济合作社的发展,有 693 人入社,股金达到 80.72 万元,项目结束后全部礼品金留给合作社,支持合作社集体经济发展。项目还采用陪伴和抚育“农事服务中心”,推动“一约两会”(村规民约、妇女联合会、道德文化促进会)组织的发展,开展道德评议活动和孝善敬老、“幸福文明家庭”创建活动。政府对评选出文明家庭、好媳妇等进行表彰,“唤醒”人们的良知善行,实现了脱贫从依赖到自立、从自发到自觉追求美好生活的转变。他们把农民组织、科技培训、爱心行动、国学教育有机结合起来,令人感动的变化出现了。并不富裕的村民,在抗疫期间踊跃捐款 6.5 万元援助武汉;今年冬天十多次降雪,全乡 11 个村村民义务扫雪十多次;一些矛盾在乡村被化解,上访告状的少了,不赡养老人的少了,夫妻吵架的少了;助人为乐、热心公益的人多了,村民体验到的是快乐舒畅。 围场县小母牛项目给我们的启示在于,把以收入为目标的扶贫转型为推动乡村全面发展的乡村振兴,必须改变农民的认知,增强农民的内生动力;农民的内生动力来源于农民心智的改变;通过爱心传递、德孝文化、互助共享等理念传播和行动,实现了精准教化的目的,有效激活了农民的内生动力。 

三、從脫貧到振興要始終體現鄉村價值 

2020 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指出了脱贫攻坚存在的一些问题,如一些地方产业扶贫基础不扎实,片面追求短期速效的问题;一些地方易地扶贫搬迁配套产业和促进就业跟不上,后续脱贫缺乏产业支撑问题;一些地方对贫困户帮扶缺乏持续性,还没稳定脱贫就停止帮扶政策措施问题;还有一些地方贯彻精准方略存在偏差,有的发钱发物“一发了之”,有的统一入股分红“一股了之”,有的低保兜底“一兜了之”,激发内生动力不够等问题。为什么一些地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现象严重,究其原因除了对政策的认识和把握存在偏差外,最主要的是对乡村缺乏必要的认识。有的甚至认为消灭了乡村就消灭了贫困,结果导致更深层的贫困。因此,无论是乡村扶贫还是乡村振兴,都必须清楚理解乡村的特点,把握乡村特有的价值。 

我們在研究鄉村發展規律的基礎上提出了“基于鄉村價值的柔性扶貧理念”和“基于鄉村價值的鄉村振興理論7”。其基本觀點認爲,鄉村在漫長的成長過程中形成了適合生産和適應生活等一系列鄉村特有的功能,如生産、生活、生態、文化、社會與教化等,構成了鄉村有機整體,這些功能維系著鄉村社會的和諧發展。貧困之所以發生,是因爲構成鄉村有機體的某些要素發生了變化,或者聯結要素的關系發生了改變,使鄉村有機整體結構遭到破壞,進而影響鄉村正常運行,難以滿足鄉村居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與需求。扶貧和鄉村振興就是要在尊重鄉村特點和鄉村價值體系基礎上,豐富鄉村發展要素,創新鄉村要素聯結方式,優化鄉村整體結構,即所謂補短板、調結構,使鄉村實現在更高層次的運行,充分實現鄉村應有價值。具體說,從脫貧攻堅向鄉村振興的轉變過程應該把握鄉村價值的四個方面。 

第一,體現鄉村的生産價值。鄉村因農業生産而産生,鄉村成長過程中發展出來一系列適應鄉村生産的功能,因地制宜的多樣化種植業和養殖業,農戶庭院經濟,鄉村手工業,特色與融合産業等,都是依托鄉村才得以存在和發展的。農戶院落爲基本單元的村落形態爲鄉村産業興旺提供基本條件,當村落形態和結構被破壞以後,農業生産就會遭到削弱。如一些新居民點遠離耕地,不僅增加了農民的生産成本,也失去了照料農業對象的可能;農民上樓使諸如編織、釀造、土法織布、民族印染等鄉村手工業失去了存在的空間,致使農戶庭院經濟喪失。同時,村落的存在也是維系農民生産主體地位的必要條件。從脫貧攻堅向鄉村産業振興的轉變,不是削弱鄉村的生産功能,而是要在尊重傳統鄉村生産功能基礎上不斷完善和的提高現代鄉村生産功能。 

第二,體現鄉村的生態價值。鄉村爲生態文明提供了理想模板,從民居建造到鄉村生産、生活,無不體現著尊重自然和合理利用自然的生存智慧。首先,鄉村是有機循環的重要節點,鄉村種植業與養殖業之間的有機循環,農民生活與生産之間的有機循環,都是依托鄉村而存在的。正是有機循環和能量交換的實現,保證了鄉村的整潔和資源的綜合利用,也爲可持續農業提供了智慧。其次,鄉村的生態信仰和地方知識調節著人與自然的和諧關系,稻魚共作系統、梯田生態系統、旱作農業等農業制度都蘊含了豐富的生態理念。其三,以自給自足、循環利用、崇尚節儉等品質爲特征的鄉村生活方式,是可持續發展理念的重要體現。從脫貧攻堅向鄉村振興的轉變過程,要始終遵從鄉村所特有的生態理念和生態智慧,貫徹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鄉村環境整治、垃圾分類、廁所革命,如果

遵從鄉村生態理念,重視廢物利用和有機循環,就會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大量新興村整治工程之所以失敗,忽視鄉村生態價值是其重要原因之一。 

第三,体现乡村的文化价值。文化在脱贫和乡村振兴过程中的重要作用越来越受到重视,发展融合产业、丰富村民精神生活、构建和谐乡村等离不开文化建设。但是,必须明确两个问题,一是乡村有什么文化,二是乡村文化存在于什么地方。现实生活中大量存在的以文化建设名义导致乡村文化破坏的诸多现象,主要原因就在于没有搞清楚这两个问题。人们常说,乡村是文化的宝库,乡村文化内容十分丰富,农业文化、手工艺文化、习俗与节日时令、地方知识与信仰、民间文艺以及衣食住行等生活方式,构成了复杂的乡村文化体系,这些文化不仅维系人与生态的和谐,也调整着人与人的关系,促进乡村社会和谐发展,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人们还说,乡村是传统文化的根。尊老爱幼、上慈下孝、邻里互助、诚实守信等优秀传统文化根植于乡村,优秀的传统文化就根植于乡村形态、农家院落、邻里关系、乡村的生产与生活方式之中。乡村文化在脱贫攻坚过程中对启发心智,激活内生动力的有效途径,在乡村振兴过程中是实现乡风文明的有效抓手。2018 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深入挖掘农耕文化蕴含的优秀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充分发挥其在凝聚人心、教化群众、淳化民风中的重要作用。”使之成为推动乡村振兴的精神支撑和道德引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乡村振兴要明确乡村文化的内涵,努力保护好、建设好乡村文化的载体。 

第四,體現鄉村的教化價值。院落作爲農戶的微觀生活與生産場域,最大特點在于它的開放和透明特征8。因此有了熟人社會的道德評判,形成村落公共輿論。村落輿論是村民對村落某種現象的態度、信念或價值的言語表現。經過村民間的反複醞釀、討論、矯正,可以達成相對一致的態度。或是贊揚與鼓勵,或是嘲諷與鞭笞,使得村落公共輿論對人行爲的約束與教化作用十分有效。鄉村公共空間和公共資源的存在也是鄉村教化得以實現的重要條件。鄉村公共空間在促進社區認同、維系社會秩序、密切融合社會關系,以及消除分歧、緩解緊張、達成共識、互惠合作、文化整合等方面具有重要的社會功能,是村民信息交流、參與村務、人際交往、糾紛調解、休閑娛樂的精神家園。鄉村公共資源的存在是鄉村自治的基礎,加之鄉村豐富的德治資源,爲鄉村治理能力提高奠定了基礎。在鄉

村治理實踐中通過優秀家風建設帶動鄉風文明,通過弘揚德孝文化推動社會和諧,通過村規民約實現村民自我管理、自我約束,成爲提高鄉村治理能力的重要基礎。鄉村的教化資源十分豐富,除了鄉村輿論、示範與模仿,鄉村勞動與生活、民間信仰與習俗、家族與社區認同、鄰裏關系與村落共同體等,都是重要的教化載體。充分利用這些教化資源,從改變人的心智、啓迪人的心靈開始,鼓勵村民積極向上向善,塑造出大批新型農民,推動鄉村經濟社會文化的協調進步。是實現從扶貧攻堅到鄉村振興的轉型最具挑戰性的工作。 

黨的十九大提出鄉村振興戰略以來,關于鄉村振興的頂層制度框架不斷完善,各地各部門有序推進,開局良好。脫貧攻堅是前所未有的偉大工程,在經濟、制度、體制、文化、教育和基層治理等方面給我們的社會留下了豐富的物質與精神財富,必然深刻而深遠地影響中國鄉村。鄉村振興就是要在繼承和發揚這些寶貴經驗基礎上,順勢而爲,充分尊重和發揮鄉村價值,把鄉村建設成美麗幸福的家園,這是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的應有之意。實施好鄉村振興戰略,需要更加全面地認識鄉村的價值和功能,不斷增強推進鄉村振興的思想自覺和行動自覺。 

 

【參考文獻】 

 

1  燕继荣.反贫困与国家治理 ——中国“脱贫攻坚”的创新意义[J].管理世界,2020,(4). 

2 孙兆霞等.贵州省党建扶贫的源起演进与历史贡献[J]. 贵州社会科学,2016,(2). 

3 高崇,郝振杰.社会组织参与攻坚脱贫的优化策略分析[J] .智库时代,2020,(3).  

4 张祖平.脱贫攻坚志愿服务的成效特点与发展思路[J] 中国社会工作 2018(7) 

5 谢治菊,李小勇.认知科学与贫困治理[J].探索,2017,(6). 

6 邢占军,黄立清.当前主要社会群体主观生活质量研究[J] 2007,(1). 

7朱启臻.把根留住:基于乡村价值的乡村振兴[M]. 中国农业大学出版社, 2019:3-5. 

8 朱启臻.村落价值与乡村治理关系的探讨[J].国家行政学院学报, 2018,(3).  


作者简介:朱启臻,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094; 吴玉敏,中共青海省委党校哲学社会学教研部主任,教授,青海 西宁 810001。 

 


]]>

2020年09月22日 05:35
260
全球性人口轉型與新一輪國際分工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