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論研究

單霁翔揭秘:太陽神鳥爲何成爲中國文化遺産標志?

胡小文

2020年06月29日 02:27

吳曉鈴
四川在線

出土于成都金沙遺址的太陽神鳥金箔,十多年前被評爲了中國文化遺産的標志。如今,它更是成都城市的一張文化名片。中國出土文物衆多,爲何太陽神鳥這片小小金箔,能成爲文化遺産標志?12月15日,故宮學院院長單霁翔在來蓉參加2019中日韓名記者對話會間隙,饒有興趣地揭秘。

據介紹,早在20世紀90年代,著名文學家藝術家馮骥才就提出:希望中國也像歐洲一些國家那樣,確定一個“文化遺産日”。在文化遺産日之前,則要先確立文化遺産標志,這樣的標志既要簡潔,以求雅俗共賞,也要蘊含深意,突顯濃厚的文化底蘊。

在2005年文化遺産標志公布以前,國家文物局征集的標志有1000多個。到評選的最後,來自成都的太陽神鳥金飾圖案一路過關斬將,最終勝出,于2005年8月16日正式成爲中國文化遺産標志。單霁翔說,太陽神鳥金箔構圖嚴謹、線條流暢、極富美感。它是動感的圖騰,四只神鳥圍著太陽飛行,既莊重對稱,又充滿動感和韻律;它的圖案雖老,其造型又不乏現代感。尤其神鳥圍著太陽旋轉飛翔的圖案,表達出生生不息的哲學思想,也體現了古人非常的藝術創造力和想象力,以及精湛的工藝水平。“最終,我們的專家通過了太陽神鳥作爲中國文化遺産標志的方案,讓這只神鳥從成都神鳥變成了中國的神鳥。”


]]>

2020年06月29日 10:33
948
王川平:为何重庆出土不了“三星堆” 四川也发掘不出“巫山猿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