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論研究

領略蜀錦的傳承與淵源

胡小文

2020年07月31日 02:04

四川絲綢網

中國古代絲綢的曆史非常悠久,四川巴蜀之地的先民們很早就種桑養蠶,最早的古蜀國君主就號稱“蠶叢氏”。“蜀”字起源若從甲骨文考索,有一種說法也解釋爲蠶蟲,代表當地是手工紡織的起源地之一。而蜀錦是古代絲綢品中一種高檔錦緞,今天很多人因爲唐代大詩人杜甫的名句知道四川成都有“錦官城”的別稱,但蜀錦究竟何時産生,爲什麽成都被叫錦官城,蜀錦在曆史上的演變和功用,都值得今天人們回味和探究一番其中的淵源。

2.webp.jpg

成都什麽時候開始生産蜀錦?

古代絲綢的曆史非常悠久,四川巴蜀之地作爲中國古絲綢的起源地之一,在學術研究的領域來說,關于中國絲綢的如何起源一直是一個比較有爭議的話題。正如古代傳說中教會人們種桑養蠶的蠶叢氏是古蜀人,畢竟是傳說故事。同樣,關于軒轅黃帝的妻子嫘祖教會世人紡織也是傳說,而且嫘祖的故裏西陵到底在哪裏說法不一,但有一種說法就是今天綿陽市的鹽亭縣,她也是古蜀人。

  古代传说无法作为确信的史实,但能够侧面说明四川与丝绸纺织起源的某种关系。而且,古印度地区也早在春秋战国时候就有中国丝绸通过以四川、云南为重要媒介的南方丝绸之路输出,南方丝绸之路产生于秦汉大一统之前,也是客观事实。

 錦緞作爲高級絲綢品種,原本並非四川地區獨有,著名建築學和營造學大家朱啓钤的《絲繡筆記》中說:“蓋春秋末時蜀未通中國,鄭、衛、齊、魯無不産錦。”又雲:“自蜀通中原而織事西漸,魏晉以來蜀錦勃興……”西漢時,蜀錦品種已經因爲花色繁多,品質優秀而行銷中原和海外。三國蜀漢時期谯周在《益州志》記述:“織錦既成,濯于江水,其文分明,盛于初成”。兩漢到三國,蜀錦的地位一直在國內高級絲綢品中遙遙領先,成爲中國優質絲綢品的代言人,也創下曆史上的巅峰榮譽。

3.webp.jpg

 

三國蜀漢時期,丞相諸葛亮把蜀錦生産放在重要位置,蜀錦不僅是對外貿易的商品,而且也是軍費開支的來源。《太平禦覽》引《諸葛亮集》:“今民貧國虛,決敵之資唯仰錦耳”。據資料顯示,成都聚集的錦緞織工多達7.6萬人,直到蜀漢滅亡時,庫存的蜀錦綢緞依然多達20萬匹。雖然當時三國之間互相敵對,但像蜀漢和曹魏對蜀錦的貿易一般沒有中止,以曹睿等君主和貴族生活崇尚奢侈,他們對蜀錦卻非常鍾愛。雖然蜀漢北伐階段會中斷貿易,但很多曹魏商人卻冒險會大量走私蜀錦,有時候貴族的需求量大,曹魏官府還會從吳國采購蜀錦,哪怕滿足東吳從中賺取差價。而東吳從劉備入川以後,雙方就開始展開蜀錦貿易。後來劉備伐吳,雙方一度敵對,但諸葛亮恢複與孫權通好以後,貿易就淵源不斷,成爲支撐蜀漢經濟的重要渠道。

 

通過以上,其實大體已經可以了解蜀錦在古代的主要功用,大部分是用于貿易,而變相來說是用于皇帝、貴族的封賞和體現奢華,能夠穿戴蜀錦的無疑都是貴族顯宦。

 

4.webp.jpg

 

看到古代諸多文獻資料對蜀錦等高級绫羅綢緞的各種贊美,以及曆史上廣受歡迎,其實並不說明這些高級絲綢品的普及程度非常高,恰恰相反,古代絲綢基本沒有流通民間。盡管全國很多地方都有大量民間百姓加入絲綢生産,紡織技術非常普及,但民間很少有人穿得起绫羅綢緞。之所以大量百姓都會生産紡織各種布匹綢緞,主要是提供給官府充當賦稅,尤其南北朝到隋唐實行租庸調制,一是繳納谷物,一就是繳納布帛。

 

從古到今,蜀錦通過官方貿易到塞外諸國是一大渠道,正如很多史料提到絲綢之路貿易,不論北方草原之路還是南方海路都如此。例如西域一些邦國的蜀錦都普及,如張骞出使西域見到當地流行蜀錦。好比如今衆所周知的精絕國發現的國寶級文物《五星出東方錦護膊》,是漢代蜀錦體現“五色輕絲”高超技法的一級品種,絕無僅有的實物證明。

 

5.webp.jpg

 

南北朝之後,唐代蜀錦技術有很大發展,依然主要用于皇室用錦、貿易用錦,蜀錦的流傳進一步遠銷到日本、高麗、新羅和波斯。唐代蜀錦保存到現代的有團花紋錦、赤獅鳳紋蜀江錦多種。北宋再次建立成都府錦院,繼續以貿易輸出爲主,尤其南宋半壁江山依然保持富庶與蜀錦的暢銷不無關系。元明以來品種應用更廣,可從元代《蜀錦譜》中窺見一斑。

 

錦官何時出現?成都=錦官城?

 

成都織錦生産源遠流長是沒有多少爭議的,但是,究竟從什麽時候開始有錦官,說法有兩種,但兩種說法並不完全割裂。一種比較冷門的解釋,因爲四川蜀錦在先秦時期就已經頗有盛名,古人利用流經成都的江水濯錦,色彩明亮鮮豔,而且人數非常多,江水經常呈現五光十色,豔麗似錦,習慣上就稱流經成都的江水爲錦江。

公元前316年,秦惠文王派張儀、司馬錯等人率大軍攻占巴蜀。不久,張儀和張若修參考鹹陽城而修建成都。有鑒于古蜀以蠶桑紡織著稱,爲富庶之地。秦國占據巴蜀奠定超過中原六國的實力基礎,所以,張儀所建的成都城本就是一座突出商業特征的城市,于荑裏橋南立錦官,專門在蜀錦發達的成都管理蜀錦織造。因此這一說法認爲,錦官早在戰國後期就已經出現。

 

6.webp.jpg

 

雖然不能完全肯定這一說法的真實性,但西漢張骞出使西域的時候,的確在外邦見到有精美的蜀錦流傳,基本是事實。蜀錦流傳西域的客觀實證,也是凸顯古代絲綢之路名揚天下的一個重要依據。西漢武帝多年開疆拓土,因爲張骞出使得到市場需求,爲了通過貿易絲綢充實國力,進一步加大蜀錦的生産和管理,再次設立錦官,西漢中期將錦官制度化可能更有說服力。

 

但另一種流傳比較廣泛的說法,還是三國時蜀漢專門在成都設立錦官,以集中管理織錦工匠。從兩漢到蜀漢時期,成都的織錦手工業特別發達,南北兩條絲綢之路都不斷輸往外邦,蜀錦美名遠揚。蜀漢在三國中處于弱小,蜀錦是對外貿易、支撐經濟的主要商品,因此專門設置“錦官”集中織錦工匠,規模化地進行蜀錦生産,並特別築城以保護蜀錦生産,被稱爲“錦官城”,後人簡稱“錦城”。

7.webp.jpg

 

南朝蕭梁的李膺在《益州記》裏寫道:“錦城在益州南、笞橋西流江南岸,昔蜀時故錦官也。其處號錦裏,城墉猶在。”顯然,成都的確專門爲生産蜀錦開辟過一處比較封閉的地方專門叫錦官城,位于城南錦裏、其實不完全就等于今天的錦裏,而是以老南門大橋以西的一個片區,而錦官官署含糊其詞是“流江南岸”。據《成都街巷志》等書籍考證推測,從今天錦裏背後到百花潭一帶都屬于錦官城,而錦官官署大概位于成都以南某處,具體位置測可能是成都百花潭公園以南介于武侯祠之間的某個地方。

 

據資料顯示,“錦官城”南的織錦工場是當時全國規模最大、工藝技術水平最高的官辦織錦工場。成都東南一直延伸到雙流華陽一帶,還聚集有許多民間手工業織錦作坊。總之,成都城南是非常最集中、最興盛地區。後來爲方便官員和客商往來運輸蜀錦,專門設立錦官驿,是曆史上成都最大的驿站之一,大概位于著名的九眼橋一帶,附近的碼頭也是成都古時候最大的錦江碼頭,著名古詩“王浚樓船下益州”,就是從成都城東南的碼頭出發。

 

8.webp.jpg

 

到唐代,巴蜀之地以及成都的工商業一直繁華興盛,號稱“揚一益二”。巴蜀是支撐長安、洛陽京城的經濟重鎮,所以唐玄宗、唐德宗、唐僖宗遇到危難都會往四川逃跑。杜甫的著名詩句“花重錦官城”之所以流傳千古,因爲杜甫的優點一貫寫實,他居住在成都城西浣花溪一帶,能夠看到當時錦官城的優美環境,唐朝成都的芙蓉花有名正是從錦官城開始。

 

杜甫是喜歡花花草草的人,他的草堂周圍樹木,花草,都是他到處向別人要來種子親自種的,所以寫下當時見到城南錦官城花團錦簇樣子。但錦官城並不指整個成都,正如杜甫的另一名句“錦官城外柏森森”,是寫錦官城之外紀念諸葛亮的祠堂。而到五代後蜀的後主孟衍,才把皇宮所在皇城四周也種上芙蓉花,成都就因此流傳蓉城的美名。

 

唐朝時期的蜀錦在新羅、高麗、日本等地也十分風靡,尤其日本專門流傳“蜀江錦”這一獨特稱呼,在京都正倉院、正隆寺均珍藏有不少高檔精美的蜀錦。從貞觀時期開始,流行古代書法藝術的“文字錦”,例如王羲之的《蘭亭集序》之類。

9.webp.jpg

 

當時,由益州大行台檢校修造窦師倫主持設計的一批蜀錦圖案式樣,被唐代宮廷作爲內庫織錦的標准範式。窦師倫作爲一流蜀錦織造專家,早年是秦王李世民府上的屬官,但他並不是四川人,而是關中望族窦家一份子,據說父親窦抗是李淵之妻窦氏的堂兄。窦師倫廣泛吸收西域地區的圖案技法,設計出許多精美款式,以對稱圖案爲基礎,一直風靡到唐代後期。唐代張彥遠《曆代名畫記》記載“:窦師倫,…敕兼益州大行台檢校修造,凡創瑞錦宮绫,章彩奇麗,蜀人至今謂之陵陽公樣。太宗時,內庫瑞錦,對雉、鬥羊、翔鳳、遊鱗之狀,創自師綸,至今傳之。”後來新疆吐魯番、青海都蘭等地都出土過這種蜀錦,如新疆出土的國寶《五星出東方錦護膊》《黃色連珠龍文绫》都是精品。如前段時間五星錦才用成都天回鎮老官山漢墓的漢代織錦機重新仿制修複了全部圖文,而《連珠龍文》的背後明確寫有景雲元年(710)雙流縣字樣,都能證明蜀錦的風靡。當時唐朝的貴族女子大都以擁有一件“陵陽公錦”爲時髦。

 

10.webp.jpg

 

唐玄宗以後,四川地區生絲産地以果州(今南充)、保甯(今阆中)等地著稱,成都主打産錦,如貢品五彩背心在長安每件價值百金。唐朝後期南诏屢屢騷擾成都,多次強行帶走許多蜀錦工匠,使南诏地區也廣泛流行蜀錦,客觀上擴大蜀錦和紡織技術在雲南民族地區的傳播。

 

 宋代蜀锦依然兴盛,每年十二月中,专门以四月号称“锦市”,分门别类生产不同的锦缎,贡品生产有花式和标准,用来市马的花式图案又有区分。《宋史?舆服志》中,写了各级官吏服装用锦的不同品种。如:“中书门下、枢密、皇亲、大将军以上, 天下乐晕锦;三司使、学士、中丞……诸司使、厢主以上,簇四盘雕细锦;三司副使、宫观判官,黄狮子大锦……凡七等。”基本都是以蜀锦为普遍。北宋流行过一段时间上元节穿的“灯笼锦”,寓意一种五谷丰登的吉兆,也是蜀锦。相传仁宗的张贵妃穿上灯笼锦,皇帝很喜欢,贵妃趁机告诉仁宗说是名臣文彦博设计的,仁宗十分高兴,就把文彦博进一步提拔重用。这个故事记录在梅尧臣所作《碧云騢》中,因为张贵妃父亲当年曾经是文彦博府上的门客,为了帮助文彦博提议用蜀锦讨皇帝喜欢。

 

文彥博這個故事也標志了蜀錦開始增添許多文人士大夫的審美風尚,宋代蜀錦的一些風格開始轉變,最著名的就是“流水落花錦”,似乎來自李煜的名句“流水落花春去也”,以梅花和桃花圖案夾雜波浪紋爲主,這種蜀錦一直到明代都十分風靡,而且其他各地錦緞都大量山寨、仿制。也是從宋代起,以蜀錦爲標杆,其他地區織錦開始興起,如打著宋錦旗號江南地區,尤其南宋主打杭州、蘇州的紡織工業,充分借鑒蜀錦的工藝,迅速提升,成爲宋朝織錦的代表。但其審美和工藝基礎是蜀錦,正如南宋大詩人陸遊來到成都以後,也曾在《晚登子城》詩中感慨:“錦機玉工不知數,深夜窮巷聞吹笙”。

11.webp.jpg

 

到清代,四川的蜀錦和其他紡織品生産都是全國重鎮,即使太平軍一度占據江浙十余年,也以大量生絲和絲綢品遠銷海外賺取利益。而清朝方面就把“織造府”(即著名的江南織造局,曹雪芹祖上出任的)轉移到成都。據《清朝續文獻通考》記載,光緒年間,“成都有機房二千處,織機萬余架,織工四萬人;絲織品占全川總額百分之七十,成都以産錦爲主”,有“晚清三絕”的“月華”、“雨絲”、“方方”錦。

 

四川的手工紡織業在西洋機器布匹大量進入以後,曾掀起過著名的土布洋布之爭,一度受到很大沖擊,跟著也順應曆史趨勢進入縫紉機爲代表的機器時代。


]]>

2020年07月31日 10:02
483
夏布與四川客家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