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論研究

川劇也是一種圖騰

胡小文

2020年09月17日 01:23

彭斯遠
重慶晚報

老年人都喜歡懷舊。譬如從重慶到國外留學以後走上革命道路的鄧小平,幾十年沒有回過老家廣安,但當他一想到故土時就特別想看川戲。而且不管折子戲還是大幕劇,一看就是好幾個晚上。可見,川戲是巴山蜀水民衆寄托對故鄉思念的精神家園。

川戲作爲一種很接地氣的草根藝術,它的本質特征究竟在哪裏呢?我以爲可從三個方面來尋找它的答案。

其一,川戲是傳承悠久中華曆史文化的藝術瑰寶。

川戲這一稱呼,始于辛亥革命影響下由康芷林等人組成的著名班社“三慶會”。所以說川戲産生于清末民初,距今約有110余年光景。但就其曆史源流看,川戲還可追溯到晚唐“雜劇”、南宋“川雜劇”,足見川戲的曆史悠久漫長。不僅如此,川戲的劇目也非常豐富,早有“唐三千,宋八百,演不完的三列國”的說法。在川戲行當中,還産生了許多傑出的演員和劇作家,如過世不久的川劇大師隆學義就是其中之一。隆學義創作改編的作品很多。如最近中央電視台播放的由四川川劇院演出的《草民宋世傑》,就是隆學義創作的旨在揭露官場腐敗爲主題而受到廣大觀衆歡迎的傑作。

川劇作爲我國民間戲曲的一種重要形式,除了它具有獨特的藝術魅力和深厚的群衆基礎外,它還是表現和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川劇與巴蜀大地的民衆相依相隨,休戚與共。川劇不僅是中華精神家園的符號性表征,而且是構成中華民族的不可替代的文化標識。

其二,川戲是記載民間生活方式的神秘圖騰。

中華民族是以龍爲圖騰的民族。過年過節人們要耍龍燈、劃龍船,這就體現了我們對于龍的崇拜。除了龍以外,作爲戲曲形式之一的川劇,也是巴山蜀水民衆信仰的一種神秘圖騰。盡管川戲在多元文化的格局中看起來有些式微,但川劇院團仍在陣痛和困厄中慨然堅守。

千百年來,人們浸潤于川戲的“文化場”中接受其感化,即使到了現代傳播方式無比多元的今天,基層群衆仍能從川戲中學習曆史知識,獲取審美愉悅,得到道德淨化。所以,看川戲實際就是享受一次高雅的精神傳遞。這是人們永遠也不會否定的。川戲不啻是一座流動的美術館和博物館。因此,繁榮和發展川戲,就是對于民間生活方式的一種維系和呵護。

其三,川戲是彙聚民衆鄉音鄉愁的情感密碼。

當我們回憶起川戲醜角表演,或是小生小旦的愛情追逐,無疑都會成爲大家對于巴山蜀水昔日生活的親切記憶。這裏使我想起了自己讀中學時同學們最愛吼的幾句川戲唱腔,那就是:“行前去,要過關,關津渡口有人盤。”這幾句川戲唱詞原爲折子戲《踏傘》中男主人公蔣世隆所唱。他在兵荒馬亂之際巧遇淑女王瑞蘭而産生了好感,加之自己行路孤單,希望找個伴侶同行,于是就唱出了這樣的句子。但男女同行是容易引起人們懷疑的。所以他就不得不考慮怎樣回答人們的盤問。正在爲此犯難之際,王瑞蘭就搶先提醒他道,就說我們是一對夫妻就行了嘛。這正好說出了蔣世隆想說而未能說出的話。這幾句唱詞把蔣世隆的猶豫和王瑞蘭的直率,以及他們初見時的一見鍾情,都生動展現了出來。所以這幾句唱腔,常被我的中學同學吼了出來。

川戲作爲一種娛情方式,同我們的鄉音、鄉曲、鄉情和鄉愁相融合,從而喚起觀衆的集體情感記憶。有時只要誰吼一嗓子川戲唱腔,就能喚起一種滄桑的情懷。如此文化血脈的傳承,把川戲作爲彙聚民衆鄉愁的情感密碼,表達得多麽充分!


]]>

2020年09月17日 09:20
533
唐紅——蜀錦創造的第一個世界流行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