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論研究

從三星堆、金沙出土金器探索早期蜀文化

胡小文

2020年10月09日 01:33

魏崴
三星堆博物館

三星堆遺址和金沙遺址的發掘是成都平原具有重大曆史意義的考古發現。聞名中外的三星堆遺址兩個“祭祀坑”出土了近千件遺物,其中大部分是青銅器和玉器,有少量金器;金沙遺址則是最近以來的重大考古發現,被列爲2001年全國十大考古發現之一,其重要性不亞于三星堆。金沙遺址共出土文物兩千多件,其中青銅器、玉器也占了絕大多數,金器大約有四十多件。這麽多精美文物的出土爲我們研究早期蜀人的曆史提供了重要線索和依據。
  一、两地出土金器反映了传说中早蜀王朝的更迭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李白《蜀道难》)蜀地虽然偏远,但传说中的历史从不枯燥。《太平御览》卷八百八十八引《蜀王本纪》云:“蜀王之先名蚕丛,后代名曰柏灌,后者名鱼凫,此三代各数百岁,皆神化不死,其民亦颇随王化去,……后有一男子名杜宇,从天堕朱提。”《华阳国志?蜀志》则称:“周失纲纪,蜀先称王。有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次王曰柏灌,次王日鱼凫。……后有王曰杜宇,教民务农,……遂禅位于开明,……”这种王朝的更迭已反映在三星堆、金沙出土金器上的鱼、鸟、人的图案中,它们记录了三星堆以前传说中的王朝,即部落是以鱼、鸟等为图腾的,它们曾在这一地区有过较大的发展。如三星堆出土的金器中有一件重要器物,即金杖,其中心实木部分已朽毁,只剩金皮。金皮上的图案十分丰富,靠近杖下端的一组图案为两人头,人头之间以双勾纹相隔,戴锯齿状冠,耳悬三角形耳坠,头两侧有卷角。人头像为变刀眉,立眼,兽耳,弧形阔口。人头图案的上下方各有二条平行线。其余两组图案相同:前端是两只相对的鸟,鸟似为猛禽,钩嚎,大头,昂首,竖尾,作展翅飞翔状。鸟的后面为两条相同的鱼,头端有胡须,应为鲤鱼。鸟背上各有一支箭,射进鱼头部,箭尾有羽翼。金沙出土的金射鱼纹带上的图案与三星堆出土金杖上的图案有相似之处:由四组相同的图案组成,每组图案分别有一鱼、一箭、一鸟和一圆圈。鱼体宽短,嘴上有胡须,箭头插于鱼头内,带尾羽;鸟位于箭羽与鱼之间的箭杆后方,长尾,大头,钩嚎,头上有冠。圆圈位于每组图案之间,每个小圆圈的上下各饰一粗短的横道,组成一类似人面或兽面的图案。金沙还出土了另一件重要金器——金鸟首鱼纹带。整个器表被两条怪鱼占据,怪鱼头向外,尾相对,形成对称图案。鱼嘴前有像鸟的长嚎,其长度超过了鱼身长度的一半;嚎前端上翘,且略后勾。鱼眼为梭形眼,鱼腮呈桃形,背、腹均有鳍,鱼尾呈“丫”形,身无鳞甲,形象凶猛。这些图案表明了以鱼和鸟为图腾的部落是确实存在的;而三星堆出土的青铜纵目人像、巨大的青铜鱼鹰头等也证实了蚕丛、鱼凫王朝的存在。从古史记载看,蚕丛、柏灌、鱼凫似乎都是蜀地土生土长的部落首领的更替,而杜宇和开明氏(鳖灵)来自域外。鸟应是杜宇族的图腾象征,因传说杜宇死后化为杜鹃鸟。鱼则是后来开明氏(即鳖灵)的图腾象征,传说其为楚人,死,其尸随江而上,至蜀复生。出土金器上有个奇怪的现象,就是鱼的形象可怕凶猛,十分不善;或者鱼头上插着箭头,箭尾还带着鸟羽,显然表明了鱼、鸟之间的敌对关系。笔者认为这正是外来开明氏取代杜宇族时激烈战争的反映。金杖应是蜀王的权杖,上面的图案应该不是一般的图案,而是有着重大历史意义的象征图案。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传说中蜀王朝的更替并非没有依据。三星堆“祭祀坑”同时出土了纵目人像、青铜鱼鹰头、巨大的青铜鸟。另据报告称,还出土了许多射部似鱼形的D形璋和射部呈鸟形的E形璋。结合金杖上的图案,这应该表明三星堆“祭祀坑”的主人在某次隆重的祭祀活动中把代表祖先的器物统统用上了,然后出于某种未知的原因将其埋入坑中。
  二、两地出土金器反映了当地宗教信仰和神话传说的渊源
  三星堆两个“祭祀坑”和金沙出土了大量的神像,如青铜人像、青铜人面具;礼器,如各种玉璋等,甚至还有神坛、神殿模型的残片,表明当时的蜀国已经有了相当规模、十分隆重的宗教祭祀活动。从三星堆和金沙出土的金器的情况看也是这样。三星堆出土的金面罩的大小、造型与同坑出土的青铜人头像面部相当,是青铜人头像的附着物;而且不只一件:类似地仍附着在青铜人头像上的金面罩还有四件。因金的不易得,更显出青铜人头像的高贵地位。金面罩在此似乎相当于面具一样的性质,用作当时人们和祖先的神灵进行沟通的工具。因此,可以说,三星堆和金沙的金器表达了当时人们祖先崇拜的宗教信仰,此其一。另一方面,这时古人的宗教信仰仍是多元的,对自然界许多现象的不理解仍然困惑着他们,因此对于日月星辰、高山大川、凶禽猛兽等等人类尚不能主宰之物有着极端崇拜的心理。如金沙的四鸟绕日金饰就是当时太阳崇拜习俗的反映。这件四鸟绕日的极薄的金圆片形,图案可分内外两层,均采用镂空的方式来表现,内层图案中心为一没有边栏的圆圈,周围等距分布有十二条旋转的齿状芒,芒呈细长撩牙状,外端尖。整个图案就是一个太阳的形状。外层由四只相同的逆时针飞行的鸟组成,围绕着太阳。鸟的造型均为引颈伸腿,展翅飞翔;头、爪较大,颈、腿长且粗,身体较小,翅尤其短小,张口的嚎微下钩,短尾下垂,爪有三趾。四鸟等距分布,首足前后相接,向着同一方向飞行。这是一种三足鸟。这种鸟和太阳的关系是十分密切的。《山海经?大荒东经》:汤谷上有扶木,其叶如芥。“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这是神鸟背负着太阳在空中运行。《淮南子?精神训》:“日中有踆乌”,又东汉张衡《灵宪》云:“日者阳精之宗,积而成乌,像鸟而有三趾。”《山海经?大荒东经》:“帝俊(太阳)生中容,……使四鸟。”可以看出,鸟是太阳的使者和代表,而太阳也被看作是有生命的神鸟。这件金饰的内层漩涡状的芒,应该是象征太阳的璀璨光芒。另一件金蛙形饰:片状,造型有头无颈,头如无底葫芦,前有尖桃形嘴,并列一对圆圆的眼睛,身作亚字形,背部中间有脊线,腹部随四肢的卷曲曲线外,最外侧收作大致对称的尖端,四肢修长,前肢变曲向后,后肢弯曲向前,相对内曲如卷云。蟾蜍是月中之物,引申为月的象征,《淮南子?精神训》:“日中有踆乌,而月中有蟾蜍。”《说林训》:“月照天下,蚀于詹诸。”他如三星堆金虎形箔饰,亦当具有虎崇拜的意义,表明古代的西南地区多虎这种大型动物出没,其凶猛敏捷给当时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四鸟绕日饰、蛙形饰、虎形饰,除了宗教崇拜的含义外,又代表了当地神话传说的源头。我们知道,我国古代的宗教信仰和神话传说总是相伴相随的。远古时居住在成都平原的人们想像太阳居住的地方就在他们所在西方,《淮南子?地形训》:“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日中无景,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若木在建木西,末有十日,其华照下地。”据蒙文通先生考证,都广即在今四川西部成都平原一带。三足鸟、蟾蜍、虎等在后世出土的器物中也常常以神话传说的面目出现,汉代的许多文物上仍可寻觅到它们的踪迹,如成都昭觉寺画像砖墓中出土的画像砖上有坐于龙虎座上的西王母形象,龙虎座下就刻有一直立而舞的大蟾蜍,其左有三足鸟;郫县出土的石棺上的画面中,西王母的右边也有三足鸟和人立状的蟾蜍;乐山大弯嘴汉代崖墓出土的一件西王母俑,跽坐于龙虎座上,龙虎头上各立一蟾蜍,前肢上举捧灯盘。类似的画面还有不少,只是在西王母画面中出现的三足鸟又演变为西王母取食的神鸟和她的使者。三星堆和金沙对于祖先和各种自然物的信仰崇拜,加上丰富的想像力,构成了古蜀人的精神观念,即对神灵世界的无限向往;同时也开启了流传甚久的蜀地神话传说的先河。 
  三、两地出土金器反映了早蜀文化的手工艺制作水平和风格
  三星堆和金沙出土的大量精美绝伦的青铜器、玉器已是当时蜀人冶炼和手工艺制作水平的最佳说明。在金器制作工艺上,蜀人也堪称高手。自古迄今,四川岷江、沱江、涪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皆产沙金。《华阳国志?蜀志》中说蜀地“其宝则有壁玉、金、银、珠、碧、铜、铁、铅、锡、赭、……麻、纻之饶。”到唐代,雅、嘉、眉、资、泸等州均贡麸金(见《元和郡县志》)。三星堆和金沙的金器原料当采自盆地周边的江河地带。从制作方面的情况看,蜀人已熟练掌握了黄金的淘取,极好地利用了黄金的特性,即延展性。三星堆金杖就是用金条锤打成宽约7.2厘米的金皮,两侧薄,中间略厚,再包卷而成的。金皮上的图案46厘米长,以双钩手法雕成。金面罩也是用锤打工艺成形,再用缕空手法做成。金虎形箔饰用金箔锤打成形,然后估计应该是用模具在其上压印“目”字形虎斑纹。金沙出土的金人面像、金射鱼纹带、金鸟首鱼纹带、金四鸟绕日饰、金蛙形饰皆是采用锤揲和錾刻工艺,有的地方应用模具,细部再辅以刻划工艺。三星堆和金沙的金器都是在本地制的,与青铜器和玉器一起,构成了蜀地远古地期的工艺传统。三星堆和金沙出土的金器在制作工艺上是相似的,是一脉相承的;在风格上,既粗犷又细腻,但也略有差异。金沙出土的金人面像,在造型上与三星堆有所不同,为圆脸圆额,下颌宽圆,耳目外展,眉毛略突起,中央宽而两端收束,似新月,双眼镂空、鼻梁高直、大嘴镂空,嘴形略呈笑意,脸部丰满,表情温和。其给人感觉就是当时人的写照,具有一定的写实风格。而三星堆出土的金面罩是贴在青铜人头像上的,是青铜神像的面罩,因此,表情严肃神秘,颇具象征意义。总的来看,只有三星堆和金沙才出土有这种金人面像和金面罩,而全国其他地方不见。这应该是蜀地文化风格和内涵的特别之处。
 四、結語
 綜上所述,三星堆和金沙出土的金器數量不多,但制作精美,文化內涵豐富,具有極高曆史價值和藝術價值。筆者尤其注意到三星堆和金沙出土的這些珍貴文物,包括金器、青銅器、玉器等等,它們不一定就是集中在一個短暫的時間裏制作的。作爲某種宗廟重器,一個朝代滅亡了,下一個王朝可能把它作爲戰利品展示、收藏,如此代代相傳,最後演變成爲代表祖先神靈的祭物。因此,它們所包含的信息量是難以估算的。目前我們還只能說三星堆和金沙的金器、青銅器、玉器等,從不同的視角爲我們揭開了遠古時期蜀的神秘面紗,讓我們得以窺視古蜀文明的一角,從而去接近真實的蜀。

]]>

2020年10月09日 09:27
472
四川扬琴:坐地传情 定情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