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論研究

成都糖画——年轻人的甜看头 老年人的远盼头

胡小文

2020年10月13日 01:34

周林
四川文明網

“老板,這個能吃嗎?”“叔叔,這個是擺在哪兒的呢?”……在成都井巷子糖畫藝人張道成的糖畫攤子前和張師傅聊了一個多小時,不時有外地遊客和小孩對這個四川人再熟悉不過的“糖餅兒”心生好奇。

“倒糖餅兒”,是流傳于四川省成都市及周邊地區的一種傳統手工工藝,官方稱糖畫,主要是用融化的糖汁作畫。1986年,錦江區糖畫協會成立;1993年,成都市錦江區被文化部授予“民間糖畫藝術之鄉”的稱號;2008年,成都糖畫被列爲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張道成師傅是一位有著30年糖畫經曆的老手藝人。

新時期的糖藝世家

張道成出生于1964年,四川雙流人,目前是錦江區糖畫協會的副主席,在成都寬窄巷子擺糖畫攤兒已經四年了。20歲那年,爲了謀生,張道成跟著街上“倒糖餅兒”的師傅開始學藝,到現在已經30年了。

  “‘倒糖餅兒’好學,但學好不容易”。跟著師傅在大半個成都跑了一年,張道成開始自立門戶,拉起了糖畫攤子。“那時候‘糖餅兒’還算比較受歡迎,因爲經濟條件不好,沒有太多的糖果,當時的孩子們特別喜歡‘糖餅兒’。”張道成回憶說:“那時候想要糊口就得去人多的地方,所以每天天還沒亮就跑到成都的人民公園、新南門等地方開始擺攤,晚上再回到雙流。”年輕時每天數十裏的奔波練就了張道成不怕吃苦不怕累的本領,即使是現在,張道成也一年365天風雨無阻地把糖畫攤兒立在成都的名片景點寬窄巷子。

張師傅“坐得住”的歲月裏也練就了卓越娴熟的手上功夫。

張道成結婚後,妻子開始幫著他打理糖餅攤,張道成也慢慢地教起了妻子。一年後,張道成爲妻子准備了新的大理石板、銅起子、碳爐、鐵勺等工具,讓妻子在雙流縣棠湖公園自己擺攤。

張道成的大兒子今年26歲,在春熙路擺“糖餅兒”攤。“年輕人坐不住,掙得到錢,他可以多坐一會兒,生意不好就懶得去擺了。”張道成告訴我們,“倒糖餅兒”需要坐得住,一遍又一遍的重複幾個動作,對兒子手藝的評價,張道成用了四個字:差強人意。

現在,糖畫協會年輕人的情況都和張道成的兒子差不多,他們基本都以其他工作爲生,對糖畫的興趣和感情已遠遠比不上父輩。

糖畫是一個看似簡單卻很難把控的手藝,所以這門手藝的高人卻並不多。

糖畫“大腕兒”身世苦手藝甜

雖然已經“倒糖餅兒”30年了,也是錦江區糖畫協會的副主席,但張道成只能算是糖畫界的晚輩,算不上老資曆。協會中資格最老的糖畫藝人要屬樊德然老先生了,他不但是張道成的師爺級人物,更是四川唯一一名糖畫項目的國家級傳承人。

在去年的成都非遺展覽上,記者曾見到過年過九旬的樊德然老先生。經老先生介紹,由于家境淒苦、姊妹衆多,他11歲那年就外出學藝謀生。舊社會拜師學藝並非像現在這樣容易。那時樊德然年紀還小,一個人來到成都,兩眼一抹黑,甚至連個鋪蓋卷都沒有,好在幸運的是,當時小有名氣的糖畫藝人謝青雲收了他這個徒弟,他才勉強找到一口飯吃。

也因爲糖畫是一門高要求的手藝活,如今能再做出經典的糖畫圖案的師傅已所剩無幾。

學成之後,樊德然總是把攤子擺到最熱鬧的地方,沒想到因此練出一手倒戲曲人物的絕活兒。新中國成立前,戲班子多,看戲的人也多,他就把攤子擺在戲台下面。台上唱戲,他一邊倒糖畫一邊看戲。漸漸地,他對戲裏人物的服飾、動作、神態都爛熟于心,開始試著用糖倒出這些人物。和普通的圖案相比,這些戲劇人物糖畫賣價要高出好幾倍。

之後,愛琢磨的樊德然漸漸能勾勒出《水浒傳》《西遊記》《三國演義》等戲曲中的上百個人物,“糖畫泰鬥”的名號也隨之而來。

如今,這門曾經令樊德然驕傲的技藝現在卻成了他最大的遺憾,因爲除了他,已經沒人能倒出這麽多精美的戲曲人物。在過去的幾十年裏,他帶過數十名徒弟,但如今只有幾位佼佼者能勉強倒出兩三個。戲曲人物體型大、構圖複雜,倒起來本就困難,再加上現在喜歡看戲的年輕人越來越少,能把這門技藝學到家的就愈發少了。“關羽、黃忠拿的是大刀,張飛用的是矛,現在年輕人連這些都搞不清楚,咋個倒得出糖人。”說起這些老人都會頗爲無奈地歎息一聲。

張師傅對如今的業內情況也總是愁眉,傳承的問題總是最難解決的。

甜蜜技藝的傳承困境

去年的第四屆非遺節上,糖畫協會的20多位藝人用900多斤白糖“畫出”《松林鳥趣》等15幅“國畫”,引得遊人紛紛駐足驚歎。張道成告訴記者,除了這些國畫,他們每年都還會在塔子山公園等展會上展出糖燈、糖龍,不過這些作品都不能長時間保存,最長不過三四個月。

“看的人多是好事,說明糖畫還能引起人們的興趣,但要想好好傳承下去,還得在年輕人身上多下工夫。”在張道成眼裏,賣糖畫掙不到錢,吸引年輕人看看不難,真讓他們來學藝卻不太現實。“我這個攤位算是成都最好的攤位之一,賣的錢剛好夠養家,但這樣的攤位並不多。”成都糖畫協會目前近五十人,都在成都各地擺攤,而像張道成這個可以養家糊口的攤位卻很少。對于傳承難的症結,無論是張道成還是老一輩的樊德然都心知肚明,現在的年輕人心氣高,看不起這些手藝活,又耐不得寂寞。

糖畫,這門老成都記憶中最甜蜜的技藝在年輕一輩中幾乎無人問津,面臨傳承困境。樊德然的子孫都在外打工,沒有從事糖畫行業,樊老先生當年做糖畫的工具也早已被四川大學博物館收藏。在五彩缤紛的現代社會,成都糖畫是否還有明天我們誰也不知道。


]]>

2020年10月13日 09:29
269
從三星堆、金沙出土金器探索早期蜀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