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論研究

茶文化起源于蜀 风靡世界

胡小文

2020年10月28日 01:45

成都日報

在古代,以成都爲起點的南方絲綢之路,早在秦漢以前就已經開通,並成爲古代中國內地與東南亞、南亞等地進行經濟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


《撵茶图》 刘松年 南宋

 

《茗园赌市图》 刘松年 南宋


優越的自然禀賦,無窮的物質和文化創造力,使成都無論在遠至先秦還是近到今天,都是中國版圖上一個耀眼的城市!



在古代,以成都爲起點的南方絲綢之路,早在秦漢以前就已經開通,並成爲古代中國內地與東南亞、南亞等地進行經濟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汉武帝打通北方丝绸之路后,成都又是北丝路的主要商品的供给地。南北朝时期,战乱使北丝路河西走廊交通中断,以成都为起点,经川西北草原进入甘南、青海然后转入西域的“河南道”,成为新的丝绸之路,使中国与亚欧各国的贸易一直未曾中断。成都因之成为中国三大经济带的交汇点和交通、经济枢纽,由此推动了成都在先秦、汉和唐宋时期的三次崛起。




成都不僅在經濟上與世界相通,在文化上也直接或間接地影響世界,茶文化、因文翁而起的文官制、三國文化、南音,第一張紙幣“交子”……這些通過陸路、海路,傳播到歐洲、東南亞、日本、韓國等地。可以說,雖然身處中國內陸腹地,但成都在曆史長河中很多時候都是一個面向國際的開放城市。


進入新時代,成都在世界版圖上再次崛起的步伐越來越快。瞄准確立的“三步走”戰略目標,成都又開啓了發展的新征程。站在新的曆史起點上的成都,必將實現宏偉藍圖。


白水雖好,卻飲之無味,于是就有了各種飲料。經過數千年的發展,“茶、咖啡、可可”並稱爲世界三大飲料,這當中只有茶起源于中國、興盛于中國。在古代,茶是大俗之物,俗到千家萬戶離不開的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中就有它。同時,茶也是大雅之物,文人墨客對茶傾注了無數的心血,文人七寶“琴、棋、書、畫、詩、酒、茶”中也有它,更別提與茶有關的詩詞、鬥茶以及茶道等藝術衍生品。茶滋潤了中國幾千年,因此也有了“國飲”的美譽。


茶不仅在中国受欢迎,而且风靡世界、深受喜爱。茶叶走出国门的时间比丝绸略晚,大约从唐朝开始,经历唐宋元明清直到现代,茶叶都是中国出口产品中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当下,关于茶的读音,都与汉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英语中的Tea,是由厦门音“茶”(Te)音转变的;日语茶字的书写法就是汉字的“茶”;俄语的“Yau” (茶)字,是由我国北方音“茶叶”两字转变的……茶不仅是饮品,还是一门优美的艺术品,更是让世界熟知的中国符号。


但大多數人卻未必知曉,茶起源于蜀地。在古代,成都不僅是茶葉重要的産地和商業集散地,同時也是中國茶文化最爲普及也最興盛的城市。有文字記載的最早的茶葉市場,就出現在成都周邊的武陽。西漢著名文學家王褒在寓居成都時寫下了《僮約》,文中兩處提到茶葉:“烹茶盡具”和“武陽買茶”,說明當時蜀地不僅流行飲茶之風,而且有了專門的喝茶器具,並對洗茶具有了一定的方法。當時武陽是蜀地茶葉交易市場和集散地。從西晉成都開設第一家茶館以來,茶館就成爲這座城市大街小巷中一道別致的風景線,休閑安逸的飲茶人、精巧伶俐的茶博士、來來往往的手藝人,都訴說著成都千百年來數不清的“茶之風流”。

 



蜀茶 举世未饮我先饮

 



茶作爲中國的“國飲”,其起源最早可追溯至上古神話時期的神農氏。唐代茶聖陸羽在《茶經》中就記載道:“茶之爲飲,發乎神農氏。”但相比遙遠的神農說,東晉史學家常璩在《華陽國志》中的記載無疑更加可信,“周武王伐纣,實得巴蜀之師……茶蜜……皆納貢之。”由此可見,公元前1066年周武王率領南方八國伐纣時,巴蜀就將茶作爲貢品獻給周武王了,而巴蜀之地的飲茶史至少已有3000多年,堪稱我國茶與茶文化的發源地。


如果說史料記載可能因爲古代科技局限而導致准確度不足的話,那麽近幾十年來,科學家將茶學和植物學研究相結合,從樹種及地質變遷氣候變化等不同角度出發,對茶樹原産地作了更加細致深入的分析和論證,進一步證明中國西南地區是茶樹原産地。蜀地作爲茶的故鄉,名副其實。據考證,茶葉人工種植最早之處,就在成都不遠的蒙頂山之上。

茶葉走出四川是在秦朝前後,清代顧炎武在《日知錄》說,“自秦人取蜀以後,始有茗飲之事。”在此後的兩漢魏晉隋唐這數代千余年中,四川一直是全國茶葉最重要的原産地和交易集散地,蜀茶之名舉世皆知。在魏晉時期,蜀地的茶葉經濟和飲茶文化得到了進步,西晉張載在詩《登成都樓》中對成都的茶葉生産和茶風日盛進行了描述,“芳茶冠六清,溢味播九區,人生苟安樂,茲土聊可娛。”唐朝時,著名的茶馬貿易開始興起,而北宋時茶馬貿易進一步發展,成都及周邊地區所産的蜀茶被政府辟爲換取戰馬的“博馬茶”,蜀茶的地位從生活用品一躍成爲國家級戰略物資。

今天蜀茶的地位雖不如唐宋時顯赫,但其中還是有蒙頂甘露、工夫紅茶、峨眉茶、竹葉青、蒲江雀舌等極品。著名茶聯“揚子江中水,蒙頂山上茶”爲茶葉起源地蜀地千年輝煌打下了深刻的烙印。

 

茶叶 不仅是饮料还是救命药

 

茶葉走出國門、走向世界是在唐朝。向西,茶葉隨著阿拉伯商人的足迹銷往波斯甚至歐洲。彼時阿拉伯帝國興起,阿拉伯商人的足迹遍布全球,東方最強大的唐帝國自然吸引了無數阿拉伯商人雲集。部分阿拉伯商人隨商船漂洋過海時,因爲飲食單調,很容易患上各種疾病,甚至許多人會因爲營養缺乏而喪命途中,這時有阿拉伯商人發現,飲唐帝國出産的茶葉可防治疾病,大大降低中途喪命的風險,于是茶在他們眼中,不僅是飲料,還是救命藥。無獨有偶,草原上的遊牧民族甚至將茶葉視爲像糧食和鹽巴一樣的生活必需品。蒙古人就酷愛飲茶,甚至于一天沒有茶就無法生活。

向東,茶葉隨著日本僧侶來華交流進入日本,並生根發芽産生了別具一格的日本“茶道”。其中的奠基者當屬都永忠與最澄兩位高僧。都永忠在唐朝生活了二十多年,後與最澄一同回到日本,在兩位高僧的推動下,日本不僅喝茶,而且種茶,甚至發展出了具有日本民族特色的茶道。但日本的茶道藝術,依然帶有明顯的中國唐宋時代的文化氣息,並保留著浙江天台山、徑山等地的佛家飲茶遺風。

13世紀,蒙古人征戰亞洲內陸的大部分區域,喝茶習慣沿著蒙古人開拓的商路與進軍路線不斷向西。再加上宋代時,經過發酵曬幹、緊壓、烘制而成的磚茶技術普及,爲茶葉長途運輸奠定了基礎。滅亡了南宋的蒙古人獲得這項技術後,將茶磚帶到了阿富汗、波斯等地。數百年後,當地的波斯人也認可了飲茶文化。茶葉在當地成爲了必需品。隨即,茶文化又在土耳其、俄羅斯等地流行起來。這讓絲綢之路上最爲暢銷的商品,除了絲綢之外,又加上了茶葉以及飲茶所用的瓷器。及至清代,茶葉已經成爲出口貨物中比重僅次于絲綢的産品。

 

红茶 风靡西方“上流社会”

 

與成都人最鍾愛的花茶、綠茶所不同的是,當今世界上銷量最多的茶,當屬紅茶。1662年,當葡萄牙凱瑟琳公主嫁給英皇查理二世時,她的嫁妝裏,就有幾箱産自中國武夷山的正山小種紅茶。從此,紅茶被帶入英國宮廷,喝紅茶迅速成爲英國皇室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19世紀前,國外並不産紅茶,只有通過中國進口,價格也高得嚇人,成爲西方“上流社會”名副其實的最愛。正因爲茶葉稀少、價格高昂,許多擁有茶葉的上層人士都細心地將茶葉存放在上了鎖的茶櫃裏,下午茶時間一到,女仆會取鑰匙打開茶櫃,取出紅茶給主人或客人享用。甚至于當時許多富裕家庭的女主人腰間會挂著鑰匙,像裝飾一樣,實際上是爲防茶葉被盜的茶櫃之鑰。英國人對紅茶的熱愛,將喝紅茶演變成了頗具西方特色的華麗文化,並將它隨著英國的擴張,推廣到了全世界。

對于茶葉的喜愛,無論是學者還是文學家,都不吝贊美之詞。前倫敦醫藥協會主席傑鮑勒爵士,在1915年4月出版的紐約《茶與咖啡》貿易雜志中說:“歐洲若無茶與咖啡之傳入,必飲酒至死。”他認爲“茶無疑是東方贈與西方最有利之禮物。”而19世紀初英國著名詩人拜倫在其詩體小說《唐璜》中有一段這樣的描述,不僅文學性十足,還有十足的“心靈雞湯”範兒:“我覺得我的心兒變得那麽富于同情,我一定要去求助于武夷的紅茶;真可惜,酒卻是那麽的有害,因爲茶和咖啡使我們更爲嚴肅。”

由此可見,起源于蜀地的茶,不僅爲全國和世界帶去了健康與美味的飲品,同時還衍生出了無數與茶相關的藝術與文化。以成都爲中心的蜀地對世界的影響,僅茶一項,就足以流傳千古,無可替代。


]]>

2020年10月28日 09:37
72
飄香醉人的四川釀酒業與酒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