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論研究

大英卓筒井:古老智慧,活態傳承

胡小文

2021年01月20日 01:48

记者 薛维睿 文/图
四川日報

工匠在制作打撈工具。

卓筒井大順竈老井。

卓筒井大順竈竈房。

卓筒井大順竈遺址。

1月4日,記者驅車從遂甯市大英縣卓筒井鎮往東行駛1公裏,在半山腰山嘴處,大順竈卓筒井便坐落于此。

這裏翠竹環繞,星羅棋布的農家小院掩映其中,穿過竹林下的石階小路,20余口具有北宋特色的老鹽井分布各處。在一處名爲“亂葬墳井”的井眼處,3位師傅正在制作打撈工具。其中,廖吉榮是卓筒井井鹽深鑽汲制技藝的省級傳承人,他指著一旁的三四根大楠竹筒說:“這是剛從井下打撈出來的套管,有一兩百年的曆史了,現在要重新下新的套管。”

卓筒井發明于北宋慶曆年間,是以直立粗大的竹筒以汲鹵的鹽井。其口徑僅有竹筒大小,能打井深達數十丈,被稱作“世界石油鑽井之父”。目前,以“鑿地植竹”爲特點的卓筒井,在大英縣卓筒井鎮有18個竈房遺址,245眼老井,成爲研究宋代卓筒井井鹽深鑽汲制技藝的唯一實物資料。

2019年10月,大英縣蓬基井入選爲第八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蓬基井是爲探尋油氣資源而偶然發現的巨大鹽井。近年來,大英將卓筒井、蓬基井及蓬萊制鹽化工廠聯合打造,深度挖掘大英縣的井鹽文化,共同打造大英的文化旅遊名片。

國保名片

以“鑿地植竹”爲特點的卓筒井,僅在四川省遂甯市大英縣卓筒井鎮活態保留並得以傳承。2006年6月被國務院公布爲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2013年3月被國務院公布爲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卓筒井是北宋慶曆年間(公元1041-1048年)的一項重大發明。它是人類始創的用椎架子套圜刃形鑽頭,以沖擊式方法向地下深處開鑿的小口徑深井鑿井技術。人類在開采鹽鹵的過程中,發現了深埋地下的油氣資源及其它礦藏,將人類的能源革命推向了新的高潮。卓筒井被稱爲“世界石油鑽井之父”,也被學界譽爲“中國古代第五大發明”。

人類發明最早的小口徑鑽井技術

鹽是古代內陸國的立國之本,長期被國家政府嚴格把控。遠古無人迹時,巴國巫溪鹽泉沖入大甯河隨之奔流,後來,巴人憑借食鹽貿易創造了“不耕而食,不織而衣”的盛況。蜀國人用鹽,多依巴國,鹽因此也被稱爲“鹽巴”。

“人人都知道李冰治水,但少有人知道他還是井鹽生産的創始人。”大英縣文物管理所所長蔣銘說。《華陽國志》中記載:“冰能知天文地理,又識齊水脈,穿廣都鹽井。”公元前255—251年,秦昭襄王命李冰爲蜀守,他首次在蜀地開鑿出廣都鹽井。

廣都鹽井,是采用當時老百姓打井取水的方法,通常不太深,且井徑很大,因此稱爲“大口淺井”。依靠大口淺井提取鹽鹵,成爲中國井鹽鑿井技術發展的第一階段。

然而,大口淺井不僅生産力低下,開鑿技術粗糙,而且易塌腔傷人,越到深處越缺少氧氣,人到深處會因時長窒息而亡。加上官府對鹽業的管控,到宋仁宗時期,大口淺井生産走向衰落。

北宋庆历年间,卓筒井技术出现。苏轼在《蜀盐说》中写道:“自庆历皇祐以来,蜀始创‘卓筒’。用圆刀凿山如碗大,深者数十丈……则咸泉自上。”《天工开物》里也有记载,这项技术采用“冲击式顿钻法”,以圜刃为工具,用类似舂米工具的足踏杠杆“碓架”,凿成小口深井,以扇泥筒输送泥水与卤水,整个流程包括钻井、汲卤、晒卤、滤卤、煎盐几个步骤。这种方式最深可钻探至地下1000米,是人類發明最早的小口徑鑽井技術。

爲何這種小口深井被稱爲卓筒井?公元1071年,北宋陵州知州文同在奏章中寫道:“蓋自慶曆以來,始因土人鑿地植竹爲之‘卓筒井’,以取鹹泉,鬻煉鹽色。”“鑿地植竹”高度概括了卓筒井鑿井的主要特征。其中“植竹”是指將竹筒作套管,直立入井。同時代的範鎮在《東齋紀事》中也有闡釋:“蜀江有鹹泉,有能相度泉脈者,卓竹江心,謂之卓筒井。”蔣銘說,範鎮所謂的“卓竹”,就是將竹制套管從井口沿著井壁直放井底,其作用便是固井和橫隔淡水,形成汲取小井深處天然黃鹵水的生産通道。

卓筒井采鹵技術迅速推廣,讓四川自宋代以來井鹽生産相當發達。據南宋紹興二年(公元1132年)不完全統計,“凡四川二十州四千九百余井,歲産鹽約六千余萬斤。”到了民國時期,還設立了“大英鄉鹽務所”。據統計,當時卓筒井鎮有108個竈房、老井計1711眼,年産鹽4000余噸,銷往金堂、樂至、安嶽、大足等地。

不遜于現代工藝的古老智慧

上世紀80年代,在加拿大溫哥華舉行的國際鑽井技術研討會上,各國專家都稱自己國家鑽井技術的發明曆史悠久。清華大學教授白廣美拿出宋代蘇轼著《蜀鹽說》、文同的《丹淵集》、沈括著《夢溪筆談》等等著作,力證中國人發明的卓筒井小口徑鑽井技術,是世界首創的沖擊式鑽井方法,比西方早800余年。

遺憾的是,當時國內尚不知小口徑深井是否有遺存。白廣美回國後,即委托西南石油學院學子組隊,四處尋找卓筒井遺址。蔣銘說,當時四川正在修鹽務志,也在尋找卓筒井的史料,兩方找尋均無所獲。據說,後來隊裏的駕駛員偶然經過卓筒井鎮吳家橋村口,發現一老農正在竹架旁的圓盤水車內踏步,上前一問才知道,那是在曬鹽鹵水,而鹵水正是取自卓筒井。

這個發現對于中國井鹽曆史來說意義深重。蔣銘說,如果仔細研究蘇轼的《蜀鹽說》,會發現其中對卓筒井的描述,與現在看到的大英卓筒井幾乎無差別。“至少可以證明,宋代的卓筒井在今大英縣卓筒井鎮有大量的遺存。”

英國科學史專家李約瑟在《中國科學技術史》中表示,“今天在勘探油田時所用的這種鑽探深井或鑿洞的技術,肯定是中國人的發明,這種技術在漢代(公元前1世紀到公元1世紀)就已經在四川加以應用”。並認爲卓筒井技術“開創了機械鑽井的先河”。

“卓筒井的小口徑鑽井技術,創造了許多世界第一。”蔣銘列舉道,首創沖擊式鑽井方法,比西方早800余年。首創套管隔水法,比西方早400多年。首創世界鑽井史中的第一只鑽頭,比西方第一只鑽頭早750多年。首創鑽井技術關鍵工具“轉槽子”,比西方制造出的活環早700多年。首創提撈法采鹵,其工藝技術比西方早400多年。首創?盆低壓采氣,是世界天然氣開發史上絕無僅有的科技成果,比現代氣井開采工藝毫不遜色。

卓筒井技術還包含著許多古老智慧。蔣銘說,古人在成千上萬次尋找鹽脈的過程中,總結出“嘴對嘴,長流水;灣對灣,打不幹”“山嘴對山嘴,必定出鹽水”等准則。現在的科學證實,山嘴所在位置的確形成了十分豐富的鹽鹵層。

在鑿井和生産的過程中,“落難”是在所難免的。所謂“落難”,是指工具等器物落入井中發生的事故。采用專業的工具將落物打撈起來,則稱爲“取難”。這是古代鑽井技術的關鍵所在。

20世紀60年代初,有石油鑽井隊在大英作業,鑽具掉到井裏,用了各種現代方法都沒有打撈上來,鑽井一度陷入停滯。後來請來當地的“懶子”(專門修井的鹽工),利用卓筒井的打撈工具“大提須”,將掉落的鑽具一並打撈上來。“這令當時的蘇聯專家也歎爲觀止。”蔣銘感歎道。

傳統技藝在活態傳承

不過,隨著現代制鹽技術快速發展,這項古老技藝也日漸沒落。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當地文物部門致力于卓筒井的保護和傳承,對老井進行搶救,維護卓筒井井場、竈房、曬鹽壩、曬鹽場等設施,維修和複制各種工具。

2005年,他們把在外省女兒家養老的嚴昌武老人也請了回來。嚴昌武是卓筒井技藝的第45代傳人。從12歲開始,他就跟隨舅公學技術,後來當起了專門司職修井的“懶子”。數十年的經驗積累,他不僅掌握了全套工藝流程,對筒匠、竈匠、扳車匠的技藝都很熟悉,還會制作卓筒井所需生産工具。

眼看這門技藝瀕臨失傳,已經78歲的嚴昌武也感到著急。他除了每天爲人們展示取鹵技藝外,還傾力將技藝傳授給“接班人”。廖吉榮是嚴昌武的女婿,從1984年就開始跟著嶽父學手藝。2016年,廖吉榮成爲這項非遺的省級代表性傳承人,也將所學技藝傳授給徒弟。盡管嚴昌武老人已經離世,但如今卓筒井井鹽深鑽汲制技藝卻得以活態保留和傳承。

卓筒井現有18個竈房遺址245眼井,分布在卓筒井鎮的9個村落。其中大順竈卓筒井,是保存最爲完整的卓筒井遺址。

記者走進大順竈遺址,只見井眼、儲鹵池、曬鹽壩、竈房修繕如舊。順著坡路而上,四周滿是翠竹,不時能看到“上廣井”“墳山井”“壩子井”等古老井眼,井場四角以木質大柱撐起茅屋,避免日曬雨淋。計量缸和儲鹵池連爲一體,上面有6根石質柱礎支撐的小青瓦屋,下面則是3個儲鹵池。扳車匠(筒匠)將鹵水倒入計量缸,再放入儲鹵池儲存,等待曬水匠抽入曬鹽壩曬鹵。

曬鹽壩最爲醒目,面積1200平方米。壩內矗立著高5米、長15米的曬鹽架,架上鋪滿荊竹桠,頂端放置木質天船。蔣銘介紹,曬鹽架側的筒車似圓盤狀,圓盤的內圈安上木板,人在木板上走動,促使圓盤旋轉,將曬壩架下石坑中的鹵水輸送到頂端的天船,再通過天船底部空竹筒的小眼噴射到荊竹桠上,讓鹵水中的水分蒸發,鹵水下滴,回流入石坑。

入口處的竈房是煎鹽的處所,前部設竈,上置鹽鍋,鹵水放入鍋內燒制結晶成鹽。房內還有一個長方形的鹽炕,用石板砌成,用作最後將鹽烘幹。屋裏還有儲鹽的巨桶,制好的鹽即倒入待運。

竈房是一座始建于清代的建築,兩重檐小青瓦歇山式頂,木質穿鬥結構,很容易聯想到千年前的鹽工在此作業的場景。如今,大英正在打造卓筒井重點文化展示區,人們來到這裏不僅可以看到實物遺存,還能動手體驗從汲鹵到煎鹽一系列工藝流程。蔣銘說:“既然卓筒井得以活態保留和傳承下來,我們就要讓它在現代文明裏重新‘活’起來。”


]]>

2021年01月20日 09:33
412
淺品三國|諸葛亮那麽厲害,爲什麽曹操不登門請他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