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論研究

古代楚、蜀關系與三星堆文明斷想

胡小文

2021年02月03日 02:34

蔡靖泉
三星堆博物館

20多年前,巴蜀文化研究專家徐中舒先生在《古代的楚蜀關系》一文中指出:

蜀地創代的重要首領開明氏,本來就是荊楚之人……開明氏及其族落帶來荊楚之人的音樂來到蜀地,必然還傳播其他一些荊楚文化……文獻中記載的荊人鼈令死而複生、受蜀王杜宇禅讓而爲開明帝的傳說,顯然有後世蜀人神其人、美其事的成分。近年來,學者在充分利用考古、文獻和民族的材料進行綜合研究的基礎上去虛探實,認爲曆史的真相應是:“(開明氏)率部及巴人沿江而上,到達成都平原後,治理了水患,定居下來。繼而與蜀杜宇部族發生戰爭,擊敗杜宇,虜其族人爲奴,融合楚、蜀、巴,形成蜀晚期的新文化。”

鼈令人蜀的時間,或許是在商代晚期。商代、半姓荊楚“居國南鄉”,在殷人“撻彼殷武,奮發荊楚”的打擊下,奔亡流落,“或在中國,或在蠻夷”。鼈令或爲荊楚部族中一支的首領,因避殷人南進兵鋒而率部南奔長江又溯江西上,經巴入蜀後最終取代望帝杜宇而建立開明王朝。開明氏王蜀後,便創造出帶有楚文化因素又融楚、巴、蜀文化于一體的新型蜀文化。蜀地發現的許多春秋戰國墓葬,已清楚地反映了這種文化特征。

至于《華陽國志·蜀志》所謂“七國稱王,杜宇稱帝……遂禅位于開明”之說,乃如其說“周失綱紀,蜀先稱王。有蜀侯蠶叢,其目縱,始稱王”一樣,恐因傳說久遠而失真,應該予以辨證。早有學者指出,蠶叢開國不在周代,開明氏王蜀亦非戰國。

三星堆遺址,一般認爲在考古學文化上“可劃分爲四期,這四期代表了從新石器時代到商周之際的一個完整的文化發展過程”其中,“第1期爲新石器文化,第2期以後進入青銅文化”。集中體現三星堆文明成就的大量精美而獨特的青銅器等文物,主要出土在屬于第四期的二號祭祀坑裏。學者指出,三星堆的四期文化,前三期是一脈相承而連續發展的,第四期則同第三期在時間上所間斷和面貌上有著較大變化,並認爲“第一期文化新石器時代晚期先民爲四川盆地的土著居民;進入古國時期的第二至第三期文化先民屬于同一民族。按時代先後其居分屬于三個曆史時期的三個部落,他們分別與傳說中古蜀國的第一至第三代蜀國統治部落蠶叢、柏濩、魚凫有關……第四期遺存可大致視爲杜宇氏王蜀初期的遺存”。

既然如此,若推測其前三期是蠶叢開國到杜宇王蜀時的文化遺存,第四期是開明氏王蜀初期的文化遺存,似乎更加合理。盡管商周之際的楚文化、或稱先楚文化的面貌尚不清晰,但從東周楚文化來看,三星堆文化第四期的許多重要遺存,確實可與楚文化結合起來探討其形成和意蘊。

楚文化研究專家張正明先生在《楚史》中闡明:“傳說時代楚人的先民生活在黃河中下遊,文化屬于炎帝統系,始祖爲祝融,曾因善于觀象授時而對農業的發展成令後人感念的貢獻,有拜日、敬雷。崇火、尊鳳、尚赤的風俗。”

因楚先民長期生活在中原的殷人臥榻之下,故楚、商文化關系密切,範文瀾、郭沫若等前輩學者對此已有明確闡論。鼈令人蜀爲王後,將商文化與先楚文明一並帶人蜀地,且仿制出商式的尊、壘等青銅器,不啻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拜日、尊鳳、尚赤的習俗及炎帝的文化淵源,在三裏堆文化中有著鮮明的體現,學者對此也闡說甚詳。二號祭祀裏出土的“八鳥四牛尊"、“三鳥三羊尊,,等外表塗以朱色的青銅器及衆多鳳鳥飾件。明顯地反映了“屬于炎帝文化統系”的楚文化特征。

相貌最爲奇特的“縱目"青銅人面像,已有學者指出當是《山海經》中描寫爲“直目正乘"的“燭龍、即祝融像,並且強調說:“我認爲他是‘燭龍’,既可以說是掌管天侯的神祗,也可以說是蜀族的祖先神之一。”學者因此而問得好:“這祝融本是楚人的始祖……古蜀人和古楚人又是什麽關系?”

身高在1.7米左右的青銅立人像,或是立地頂天的武士神像。其腳下的方座,象征大地。其雙手,當握有同坑出土的戈形器之類長長的武器。大人和壯士的觀念,在楚人心目中根深蒂固。大人和壯士的形象,也爲楚人高度崇敬。宋玉《大言賦》中述楚襄王與宋玉、唐勒、景差說壯士豪言,唐勒說的是“壯士憤兮絕天維,北鬥戾兮太山夷”,宋玉說的是“方地爲車,圓天爲蓋,長劍耿介,倚天之外”。莫非,這立人像,就是楚先民崇敬大人壯士的産物?

青銅神樹,何樹何用,令人費解,衆說紛雲。其實,《山海經》中已對各種神樹有著具體描繪。魯迅早已指出《山海經》是“楚之巫書”,袁珂先生等又詳予考明其是産生于楚地的楚人之作。神樹用于祭祀等巫事活動中,還在出土楚文物中有所印證。長沙子彈庫戰國楚墓中出土的一幅《楚帛書》,其周邊就既繪有怪異神像,又繪有表示神樹的枝葉圖形。似乎可以說,三星堆文化顯示的巫風與楚國巫風是同源同脈、異地傳承的。

第四期文化上溯,前三期文化也並非與長江中遊的荊楚古文化沒有關系。學者已經認識到,三星堆文化與大溪文化、屈家嶺文化乃至石家河文化都“有一定的內在聯系”。其聯系有多深,究竟誰影響誰,還值得深入探討。就石家河文化而言,其玉雕人頭像,就與三星堆的青銅人面像頗爲相似,亦是粗眉大眼、闊鼻寬嘴的幾何化造型,只是不及其更顯誇張。

總之,輝煌的三星堆文明,絕非“天外來客”。聯系楚文化來探討三星堆文化,或許更容易合理地破解其衆多迷團,同時也能加深對楚文化、蜀文化乃至中國上古文化的認識。


]]>

2021年02月03日 10:16
622
巴蜀文化:千年多元複合中的獨特與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