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論研究

入蜀方知画意浓 这些名家也曾在巴蜀山水间徜徉

胡小文

2021年02月18日 02:23

记者 边钰
四川日報

成渝兩地自古文脈相連,密織于兩地的各類交通線,連接起兩地的藝術交流,使得藝術薪火代代相傳。江山代有才人出,這片藝術熱土,走出了蘇東坡、破山、張大千、陳子莊、張善子、郭沫若、石魯、蔣兆和、馮建吳、謝無量、劉孟杭等“本土造”藝壇明星,也以開放包容姿態,接納著徐悲鴻、齊白石、關山月、傅抱石等外來名家。回溯時光,這樣的兩地交流可追溯至2000多年前……

藝術交流源遠流長

早在戰國時期,成渝兩地就有了藝術交流。1972年,四川涪陵地區(今重慶涪陵區)小田溪戰國秦墓出土了秦戈。上有秦箓銘文:“武,廿六年蜀守武造,東工師宦丞業,工箎。”細看發現,這些銘文用堅硬而鋒利的金屬刻劃而成,筆畫極細,字體草率。四川省社科院藝術研究中心主任唐林認爲,“這可以算作是兩地最原始的書法文化交流。”

到了宋代,這樣的交流精致許多。兩宋的蘭溪道隆、元明的破山、清代的竹禅、民國時期的駱成骧,都是推動兩地藝術交流的代表人物。蘭溪道隆是蜀之涪州(今重慶市涪陵區)人。13歲時剃度出家,入成都大慈寺。蘭溪道隆是巴蜀地區第一個到日本傳法的高僧,也是宋元時期赴日本禅僧中書法最具成就者,開日本書法變法之先河。追蹤溯源,發現其書法或受當時好寫經卷的張即之熏染。祖籍四川簡陽的張即之,筆法重若崩雲、輕如蟬翼。不過,在蘭溪道隆筆下化用無迹,已臻“不知有勻圓之可喜,峭挺之可駭”的境地。

無論是祖籍重慶的書法大師破山,還是清朝唯一的四川籍科舉文狀元駱成骧,他們不僅曾往返于成渝兩地,更在兩地留下大量墨寶。比如,破山的作品,在今成都文殊院、新都寶光寺、重慶梁平雙桂堂都可見。駱成骧墨迹,在成都武侯祠博物館可尋,博物館藏有其行書《修風祥禽聯》,重慶酉陽縣文管所則藏有其書“駱氏宗祠”匾。

在巴蜀山水間創藝術新高

到了近現代,藝術紐帶更是將兩地緊緊地連在一起。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巨幅國畫《江山如此多嬌》氣勢雄渾。畫作由著名畫家傅抱石和關山月于1959年合作完成。而這兩位畫家,均和成渝兩地有著緊密的聯系。

1940年到1945年間,關山月曾在樂山、重慶、成都多地舉辦展覽,寫生采風。“關山月在蜀地的遊覽創作,具有承上啓下的作用,與之前作品風格相比,構圖更豐富、題材更多樣、筆墨更細膩,卻不失氣勢!”四川省美協理論委員會副主任兼秘書長葉瑩介紹。從這一時期的作品來看,他崇尚的“師法自然”創作思想在這裏得到進一步深化,代表作有《蜀都漁筏》《老石匠》《嘉陵江碼頭》《岷江之秋》《自貢鹽井》《都江堰》等。

關山月和張大千的情誼,也被傳爲美談。葉瑩提到,一次關山月在成都舉辦畫展,張大千是第一個到來的人,並重金購買了展覽上一幅最貴的作品,這對當時欠展覽場地租金、身陷窘境的關山月無疑是雪中送炭。後來,關山月回憶說,“此時伸手援助,真叫我感激涕零。”

傅抱石比關山月更早來川,于1939年來到重慶,在巴蜀地區度過了近8年時光。他在文章中寫道,“畫山水的在四川若沒有感動,實在是辜負了四川的山水”,並稱“四川是最可憶念的一個地方”。

從1939年至1946年,傅抱石一直居住在重慶郊區金剛坡下一處極簡陋的農舍。這一時期,他突破傳統筆墨表現法度,創作出《萬竿煙雨》《潇潇暮雨》《金剛坡》《大滌草堂圖》等作品,並創立與曆代山水畫皴法都不同的“抱石皴”。

1960年,時任江蘇省國畫院院長的傅抱石率領“江蘇國畫工作團”赴國內各地旅行寫生,曆時3個月,行程約二萬三千余裏。其中,在成渝兩地,他沿著成都、樂山、峨眉山、重慶、三峽的路線一路采寫,形成一套全新山水畫筆墨表現語言。《峨眉處處有歌聲》便是這一時期的作品。畫作中,峨眉高聳,雲霧缭繞,雖未見唱歌之人,但卻在蔥郁山野裏,隱約透著一股音樂的靈動。整幅畫虛實相生,意蘊連綿。


]]>

2021年02月18日 10:03
279
古代楚、蜀關系與三星堆文明斷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