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社會發展研究 理論研究

對四川中長期科技創新工作的思考

宋揚

2020年07月01日 02:58

陳光
四川日报 2020年06月18日06版

近年來,四川科技創新水平不斷提升,但省域創新能力在全國排名與四川經濟大省的地位不相適應,科技支撐産業和社會發展能力有待增強。尤其面對國內外經濟和競爭壓力,我省科技創新力爭打破重大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的局面,制定適合四川的“十四五”區域創新戰略。
四川在穩步推進創新驅動發展先行省建設過程中,科技發展依然呈現出以下區域性特點和階段性問題。一是發展新舊動能轉換尚未完成,企業R&D(全社會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投入不足。二是省會城市首位度高,區域差異大、發展不平衡,協同發展任務繁重,成都經濟首位度呈現繼續提高的趨勢,省內各區域發展不平衡,經濟總量居全國前列但人均排位相對靠後。三是盡管四川科技存量大質量高,但對經濟牽引力不足,巨大的科技能量難以釋放。四川要實現高質量發展,必須要走從規模擴張到質量提升、從投資驅動到創新驅動、從中低端産業向高端産業發展的路徑。
區域創新戰略一般分爲引領型創新、探索型創新、應用型創新和追趕型創新等四種類型。基于四川省情,“十四五”暨中長期四川應選擇追趕應用型自主創新戰略,充分發揮四川優勢,明確追趕目標,強化推廣應用,最大限度創造和轉化高級生産要素,實現技術和産業升級,走一條應用面廣、自主可控、創新性強、發展快的自主創新發展道路。按照“自主創新、追趕跨越、科技強省、引領發展”的思路持續推動四川發展。
盯紧自主创新。在2020年起点上,必须适时推动创新范式的转变。进一步明确科技创新的战略方向,坚持把依靠自己力量解决“卡脖子”技术作为基本立足点,实现“四个战略转向”: 一是从引进技术到更加重视核心技术自主研发,二是从技术组合集成到更加重视核心关键技术研发体系建设,三是从提升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和产业到更加重视发展战略科技和新兴未来产业,四是从渐进性创新、二次创新到更加重视突破性创新、根本性创新和从“0”到“1”的原始性创新。
實現追趕跨越。2020年我國人均GDP達到10000美元,接近人均GDP阈值12375美元的高收入國家門檻。四川省人均GDP在全國排位20左右,與全國平均水平之比爲0.76:1,仍處于中等偏下收入地區,發展相對滯後。目前,全國創新版圖呈現“三大中心,兩條帶狀”的格局,優質創新資源繼續向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三大中心彙聚,同時也形成沿海創新帶和長江創新帶。四川省處于長江創新帶上,依托自身優勢和長江創新帶實現追趕創新是支撐四川省與全國發展同步、優勢領域跨越、2035年初步實現現代化的曆史性選擇。
堅持科技強省。一是“強科學技術”。顯著提高R&D經費,使經費投入強度達到或超過全國平均水平,提高基礎研究在R&D結構中比例,擴大企業R&D投入資金比例;增強科技平台能力、R&D人員研發水平和科學技術要素支撐能力。二是“強産業支撐能力”,創新替代資本成爲最關鍵的生産要素,共享替代私有成爲最有效率的資源配置方式,顯著提升現代技術體系對産業發展的支撐能力和轉化能力,顯著增強央屬在川科研院所對四川省經濟體系現代化的貢獻。三是“強四川創新能力”,穩定和提升四川省區域創新能力和水平,促進經濟大省、人口大省、農業大省到科技強省和經濟強省根本轉變。
注重引領發展。明確“引領發展”爲四川省“十四五”暨中長期科學技術發展指導思想有時代和實踐發展賦予的特定內涵。一是發展目標引領。以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爲目標指引,以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統領全省科技工作,爲本世紀中葉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作出四川貢獻。二是國家戰略引領。以國家重大戰略嵌入區域發展爲契機,緊緊抓住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重大戰略機遇,增強成渝地區創新協同能力,“一城多園”模式、建設全國有重要影響的科技創新中心,助推中國西部科學城(成都)發展。三是中心城市引領。落實區域協調發展戰略,提升成都全球全國創新資源彙聚能力,提升中心城市和重點區域資源集聚和帶動輻射周邊地區共同發展能力,推動四川省差異性區域協同發展。
(作者單位:西南交通大學)

]]>

2020年07月01日 10:58
756
土地賦權改革將爲高質量發展提供新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