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社會發展研究 理論研究

四川:打造“1+4+N”綜合交通樞紐體系

宋揚

2020年10月29日 02:58

王眉靈
四川日报 2020年10月28日02版

何爲“1+4+N”
  按照“國際門戶+省級門戶+區域樞紐”的思路,“1”爲成都國際門戶樞紐,“4”即在川南、攀西、川東北地區布設4個全國性綜合交通樞紐,“N”是建設一批區域性綜合交通樞紐
“1+4+N”體系
  包含集群、城市、港站三個元素,集群是指以成都和重慶爲核心,打造成渝地區國際綜合交通樞紐集群,集群由多個城市組成,每個城市又各有一批港站

  “建設多層級、一體化的綜合交通樞紐體系”,這一目標任務在省委省政府《關于貫徹落實〈交通強國建設綱要〉加快建設交通強省的實施意見》中,只有短短100余字,但《實施意見》起草組人士卻將其單獨列出來進行解讀。
  “字数虽短,但信息量很大。”省交通运输发展战略和规划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韩先科说,《实施意见》事实上是对全省综合交通枢纽体系进行了重塑。□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眉靈

如何布局?确定多层级的“1+4+N”體系
  這段“簡短而不簡單”的《實施意見》原文是:“強化成都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功能,打造泸州-宜賓、萬州-達州-開州、攀枝花、廣元等全國性綜合交通樞紐,培育南充-遂甯-廣安、內江-自貢、綿陽、樂山等區域性綜合交通樞紐,加強樞紐港站一體化規劃建設。”
  從文字來看,我省綜合交通樞紐體系包括國際性、全國性、區域性等不同層次。韓先科說,對標成渝“一軸兩翼”區域空間布局和四川“一幹多支”發展格局,我省明確,按照“國際門戶+省級門戶+區域樞紐”三位一體的思路,打造“1+4+N”的綜合交通樞紐體系。
  “1”爲成都國際門戶樞紐。主要是突出成都國家中心城市功能定位,依托天府國際機場、雙流國際機場、成都國際鐵路港等重要樞紐港站,構建以全球性航空樞紐、國際鐵路港爲核心,以鐵路客運、鐵路貨運、國家物流樞紐體系等爲支撐的國際門戶樞紐集群,與重慶共建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集群,形成西部地區聯通全球的主引擎。
  “4”即在川南、攀西、川東北地區布設4個全國性綜合交通樞紐,泸州-宜賓主要聯動西部陸海新通道和長江黃金水道,形成四川南下實現鐵海聯運的門戶;萬州-達州-開州主要發揮成渝地區東出北上樞紐作用,是四川東向開辟鐵水聯運新通道的門戶;攀枝花主要發揮聯動滇中、暢通中緬通道功能;廣元發揮北向門戶和中歐班列集結功能,是四川聯系關中-天水經濟區的門戶。
  “N”就是強化次級支撐,建設一批區域性綜合交通樞紐,提升區域中心城市和重要節點城市的交通中轉、集疏能力。

如何重塑?構建起合理完善的樞紐體系
  韓先科介紹,相對于以前的“西部綜合交通樞紐”,“1+4+N”的綜合交通樞紐體系體現出三大變化。
  體系更加健全。“1+4+N”包含集群、城市、港站三個元素。集群是指以成都和重慶爲核心,打造成渝地區國際綜合交通樞紐集群,與長三角地區、粵港澳大灣區、京津冀並肩,面向世界參與國際競爭。集群由多個城市組成,城市之間相互協作聯動,形成組合拳。每個城市又各有一批港站,比如成都著力構建以兩個國際機場、一個國際鐵路港爲龍頭的樞紐體系。
  定位更加精准。各城市在體系中扮演什麽角色、分別承擔什麽職能,都給出了明確的標定。比如,成都要突出國際門戶功能,引領西部融入國際供應鏈,參與國際分工和高端要素配置;4個全國性綜合交通樞紐則分別對應東南西北,形成支撐四川“四向開放”的門戶。
  布局更加合理。新的樞紐體系把廣元、萬達開地區定位爲全國性綜合交通樞紐,我省也在積極爭取將這兩個新的“全國性樞紐”納入國家“十四五”規劃,彌補我省川東北方向沒有門戶樞紐的缺陷,可更有力支撐北上、東出的開放發展。
  樞紐體系的重塑,源于四川在國家戰略中所占“分量”發生了變化。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是要推動成渝地區成爲帶動全國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增長極和新的動力源。“樞紐是産業聚集發展的主引擎。”韓先科強調,必須構建起合理完善的樞紐體系,才能更好地助推成渝地區發展。
  據介紹,“十四五”規劃對綜合交通樞紐進行了專題規劃研究,將著力打造一批集多種方式于一體,能實現客運立體換乘、貨物無縫銜接的綜合樞紐。對全省“N”個區域節點來說,抓住機遇進行布局,可將樞紐建設與城市功能定位和主導産業結合起來,做出亮點和特色。

]]>

2020年10月29日 10:49
116
農村人居環境治理的高崗村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