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社會發展研究 理論研究

川觀智庫發布《2020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區域協作度量化研究報告》

近8萬條信息勾勒川渝協作全景圖

宋揚

2021年02月03日 02:33

四川日报 2021年02月01日10版

說畫算數
  2020年1月3日,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六次會議決定大力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一年來,川渝兩地聞令而動,高位推進,系統謀劃,攜手合作,以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爲統攬,各方面工作進展順利。
  爲更客觀反映一年間川渝協作情況,川觀智庫聯合四川大學人力資本開發研究所,通過網絡數據爬取技術從川渝兩地61個市級以上政府官網中獲得“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相關新聞與文件信息逾7.9萬條。通過對這些數據進行分析,共同撰寫出《2020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區域協作度量化研究報告》,以此勾勒開局之年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區域協作“全景圖”,以期爲相關決策提供依據和參考。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熊筱伟 刘志杰 张舟 川报全媒体集群MORE大数据工作室 高敬 黄爱林 何涛 高弘

看行動
平均每天都有超過1個新協議誕生
川渝兩地表現出極高的協作意願
  區域協作活動數量,是觀察一年中川渝協作意願最直接的指標。
  從上述逾7.9萬條信息中,研究團隊共挖掘出各類協同活動1107個,包括強連帶的政府間簽署協議596個,以及相對弱連帶的其他協作活動(如領導互訪、舉辦座談會等)511個。受數據來源影響,上述活動涉及主體包括四川省級部門和所有市州,以及重慶市級部門和所有區縣,但非政府間活動涉及相對較少。
  這些數據意味著過去一年,平均每天川渝兩地間都有超過1個新的協議誕生。一年下來,平均每個行動主體簽署的府際協議達到了9.77個——整體而言,圍繞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川渝兩地表現出了極高的參與熱情和協作意願。
  具體來看,哪些地方積極性更高?研究團隊引入了“點度中心性”這個概念。其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相關主體參與協作的積極程度和在協作關系網絡中的重要性。一個主體的點度中心性越高,說明該節點在網絡中與其他節點之間的聯系(即相關協作活動)越多,該節點也更加處于網絡的中心地位。根據計算,點度中心度排名靠前的分別是:重慶(497)、成都(356)、四川(324)、資陽(268)、泸州(252)、內江(247)、眉山(232)、廣安(216)、德陽(207)、榮昌(178)和大足(159)。
  重慶、成都和四川分列點度中心性前三名。研究團隊認爲,這說明在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過程中,重慶市委市政府、四川省委省政府及成都市委市政府,充分發揮了以雙城爲主體、上級政府協同的推進格局。與此同時研究團隊也注意到,點度中心性反映出部分行動主體在協作網絡中處于相對邊緣位置,很少與重要節點産生聯系。研究團隊認爲川渝兩地亟需推動戰略“下沈”,進一步激發市縣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熱情、加大相關工作推進力度。
  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與重慶相接的四川達州、內江、泸州、廣安等市和與成都相近的重慶潼南、大足、榮昌等區縣,在“網絡有效規模”和“個體網絡效率”兩個指標上排名均位居前列。這意味著地理空間下的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存在協同引力,川渝兩地相向發展格局雛形漸成。
  關于川渝協作行動,研究團隊還注意到以下事實:從“協同規模”指標來看,雙邊合作仍然是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中行動主體最青睐的合作方式。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內部有多方參與的協作次級系統尚未完全形成;從“協同路徑”指標來看,自發協同是當前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協作行動的主要動力來源,上級政府的協調和引導在部分協作活動中起到重要作用。

看成果
實質性協作推進迅速
“從緊迫性高、操作性強的領域入手”是指導當前協作的重要原則
  1107個各類協同活動,爲了解一年間川渝協作成果提供了觀察途徑。
  如前所述,這些活動中有超過一半(596個,占總數53.8%)爲政府間簽署協議的強連帶活動,說明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呈現出“強連帶爲主、弱連帶爲輔的均衡協同機制設計”。它包含了至少兩層信息:一是協議簽署能與交流互訪等弱連帶活動數量相若,表明雙方都具備達成實質性合作的強烈意願,且在推進實質性合作方面保持了高效率;二是府際協議簽署頻繁,爲後續合作打下制度性基礎的同時,也對“抓落實”提出了很高要求。
  進一步審視府際協議,研究團隊發現其中不到10%是項目建設協議,非項目建設的合作協議有494個,占絕大多數,這和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剛剛開局起步階段相符。
  這些合作協議究竟涉及哪些方面?根據研究團隊統計,其中占比較多的包括:産業合作類(104個,占比21.1%)、社會保障類(82個,占比16.6%)、文化旅遊類(51個,占比10.3%)、生態保護類(44個,占比8.9%)、交通物流類(41個,占比8.3%)和科技創新類(24個,占比4.9%)等。
  研究團隊認爲,上述結果一方面說明行動主體緊緊圍繞中央“兩中心(具有全國影響力的重要經濟中心、科技創新中心)兩地(改革開放新高地、高品質生活宜居地)”戰略定位,推進相關協作活動;另一方面也說明“從緊迫性高、操作性強的領域入手”是指導行動主體當前開展協作的重要原則。社會保障、文化旅遊、交通物流等領域由此成爲各方在開局之年優先選擇的突破口。

建議
推動戰略“下沈”
破除“三流”障礙
  前文建議,川渝两地有必要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这一国家级战略“下沉”。具体该如何做?西南交大区域经济与城市管理研究中心教授韩文丽建議2021年还得从省级层面着手,着力破除“三流”(信息流、资金流、物流)障碍。
  “一個簡單例子,川渝兩地政府間大量信息仍然是不互通的。”韓文麗認爲,因爲行政體制導致類似壁壘的存在,使市縣政企在項目合作、産業鏈布局等操作層面會遇到一些現實阻礙。而要從根本上破除這些障礙,有賴于省級層面自上而下的協調,加快探索經濟區和行政區適度分離,更好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
  韩文丽建議,在川渝两地交界地区做些探索,协同共建一些合作园区,同时可探索共同推进相关重大规划、重大项目和重大改革事项落地。

]]>

2021年02月03日 10:16
572
四川新能源汽車産業“不進反退”後補貼時代如何打好“翻身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