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問題研究 理論研究

爲何美歐關系會越走越遠

胡小文

2020年07月24日 01:58

吳建樹
北京大學法學院

據中新社布魯塞爾7月18日報道,在美國威脅制裁參與“北溪-2”輸氣管道項目的歐洲企業後,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17日對美國制裁或制裁威脅深表關切,又指美國實施域外制裁違反國際法。

長期以來,多數國際問題觀察家和媒體都認爲,美歐關系是經過二戰和冷戰,用鮮血凝聚起來的政治和戰略同盟關系。然而,在特朗普2017年就任美國總統之後,開始在防務和關稅等問題上,對歐洲國家頻頻施壓。在不久前的7月10日美國宣布,它將會對價值約13億美元的法國輸美商品加征25%的關稅。在此背景下,美歐關系逐漸疏遠,也成爲一件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隨著特朗普政府的“美國優先”的外交政策不斷地推進,美國與西歐國家之間在貿易、關稅、防務,以及對中俄兩國外交政策等問題上,都發生了嚴重的分歧。因此,特朗普這些外交政策上新的舉措,使在奧巴馬時期政府本以修複的美歐關系,發生了戲劇性的惡化,並且,這種趨勢很可能成爲特朗普時代的美歐關系新常態,而讓二戰後形成的美歐戰略同盟關系的基本格局,受到根本性的影響和逆轉。因此,若特朗普政府不能夠及時調整,它對西歐國家政策的話,美歐之間的關系在特朗普時代將會越走越遠。

未來美歐關系將可能發生兩方面的變化,第一,美歐之間在貿易、關稅、外交政策等問題上分歧會日益擴大。從美國威脅制裁參與德俄兩國合作建設的“北溪-2”輸氣管道項目的歐洲企業,也驗證了這一邏輯推斷的正確性。

第二,隨著美歐關系的日益疏遠,在歐盟內部的不同國家將會重新發生重組,易北河以東的國家,由于它們自己面臨著,來自于俄羅斯的地緣政治和戰略上的巨大壓力,這些國家還會和美國保持緊密的戰略同盟關系。然而,但是,易北河以西的歐洲國家,它們和俄羅斯之間的地理距離相對較遠,因此,這些國家對俄羅斯的戰略威脅的認知,相對于易北河以東的那些國家要小得多。相反,易北河以西的這些歐洲國家,例如,德國、法國、意大利、荷蘭、比利時、西班牙等國,它們有著較爲發達的經濟和工業基,因此,它們在經濟上本身就與美國有一種競爭關系。同時,特朗普政府所奉行的“美國優先”的戰略,與西歐國家所奉行的自由主義價值觀是格格不入,使得美國與易北河以西的歐洲國家關系在戰略上將會是越走越遠。

站在更爲寬廣的戰略視野上,來審視美歐關系,特朗普的一系列過于自私的外交政策,使美國與西歐國家開始疏遠,並且,在短時間內,很難逆轉這種戰略上的趨勢,這也給以往人們對于美歐關系帶來了一種顛覆性的認識。同時,需要特別指出的是,美國與歐洲之間的關系越走越遠,是由于特朗普和他的執政團隊對美國傳統內外政策和政治理念一種破壞性的顛覆所造成的,這種破壞美國政治傳統的行爲,能夠持續多久和在多大程度上改變美國的大戰略,目前尚難以判斷。當美國建制派政治家重新入主白宮之後,把美國的內外政策恢複到傳統政治軌道上來,那麽,在相同的戰略利益和價值觀的驅動下,美歐之間的關系將會迅速恢複到過去的戰略同盟關系水平上去。

 

吳建樹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江苏省历史学会东南亚研究分会助理研究员。


]]>

2020年07月24日 09:57
410
國際關系中的汙名與汙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