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問題研究 理論研究

5G競標與巴西政治化考量:處于追隨外交十字路口的抉擇

胡小文

2020年07月27日 01:58

陈才 苟淑英
中國社會科學網

 

 2020年5月,巴西國家電信局(Anatel)承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它可能不得不將5G頻段的競標推遲到2021年。此次競標原本計劃在6月前舉行,不過後來被推遲到2020年底,現在則可能會被推遲到2021年。全球疫情危機固然是再次推遲的主要因素,但是此舉可能是爲了討好美國,同時避免與其主要貿易和投資國——中國發生短期矛盾。

  追隨美國事與願違

  在巴西當前的政治氣候下,一些政客一邊推行反華言論,一邊追求與美國的優惠關系,放棄在氣候變化、多邊主義等衆多議題上的外交威望和全球領導者地位,按部就班地追隨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然而,有巴西學者指出,巴西既沒有美國的硬實力來實施這樣的政策,也沒有擴大自己在世界上影響力的軟實力,而且它還沒有記住這樣的教訓,即與美國人主動結盟的做法從來沒有得到回報。

  這種結盟失敗的典型例子發生在尤裏科·杜特拉擔任總統期間(1946—1951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加強了對巴西和其他拉美國家的霸權政策,通過對該地區進行非自發的文化滲透。這一戰略與冷戰的開始有關,但它的範圍比冷戰更廣。美國有自己的計劃,即發展其在拉美地區乃至全世界的政治和經濟影響力。在這種情況下,巴西期望與美國建立新階段的特殊關系,但與拉美鄰國一樣,巴西最終對這種全面結盟所取得的少數成果感到失望。

  十年後,在卡斯特洛·布蘭科政府(1964—1967年)期間,也就是1980年代之前的第一個軍政府時期,巴西將期望值提高到了不現實的高度。在冷戰邏輯的引領下,巴西再一次與美國結盟。鑒于世界的兩極分化,巴西放棄了以往基于自主性的外交政策,然而得到的是美國再一次忽視了整個拉丁美洲。

  現在,巴西社會在政治上左右兩極分化嚴重,其注意力主要集中在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上,這種二元論的局面仍然給親美外交提供了政治籌碼,但不會持續太久。

  電信行業難逃政治意識形態約束

  皮尤研究中心去年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在智能手機使用方面,巴西在發展中國家中處于領先地位,未來幾年移動互聯網的使用量會持續增長。在這種情況下,5G技術的實施自然會成爲巴西國內熱點話題,並引發許多探討,但考慮到目前的社會環境以及巴西政府與美國的政治親和力,第五代移動網絡已經成爲冷戰式博弈的工具,巴西正處于十字路口。

  據業內人士介紹,在這樣史無前例的全球場景中,巴西應該采取何種戰略的辯論才剛剛開始。關于是否要將中國電信巨頭華爲作爲5G技術的潛在供應商,巴西政府已經感受到來自各方的壓力。目前,巴西政府聲稱存在技術障礙,一再推遲公布5G招標程序,這很可能對美國有利,讓美國政府有更多的時間來尋找取代華爲的方案。不過,也有巴西學者認爲,這種拖延也帶有希望推遲做出讓美國或中國深感失望決定的意味,降低了巴西在以新技術爲核心的全球經濟中的競爭力。

  事實上,巴西已經將5G討論變成了地緣政治爭端,一些政客似乎主張在競標中爲華爲公司設置限制。然而,無論在技術還是價格方面,華爲無疑是5G標准的全球領導者。博爾索納羅最近提到,競標將考慮巴西的“主權、數據保護和外交政策”,這表明涉及該技術的決策過程將包括地緣政治因素,而非僅考慮技術標准。對直接影響國家及科學發展的問題上,巴西當局繞不開意識形態的考量。

  不过,巴西利亚也有相关声音开始质疑上述决定。例如,巴西众议院议长罗德里戈·马亚(Rodrigo Maia)表示,巴西5G的实施不应该被政治化,国家应该重视自由和公平的竞争,以造福巴西公民,并补充道:“巴西的电信公司已经在使用中国的技术,没有任何数据方面的担忧,也没有关于国家主权风险的政治辩论。”事实上,目前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谁是巴西5G基础设施发展的最佳参与者,而在于任何公司参与竞标都不应该受到非商业因素的制约,尤其是像中国华为这样的领域先驱。

  

陈才,苟淑英 西南科技大学拉美研究中心。

]]>

2020年07月27日 10:00
166
爲何美歐關系會越走越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