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問題研究 理論研究

美國槍支問題:難解的“戈爾迪之結”

胡小文

2020年10月12日 01:25

蘭順正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地時間8月6日,美國紐約總檢察長萊蒂西亞·詹姆斯提起訴訟,要求解散美國全國步槍協會(NRA),聲稱多年來的腐敗和支出不當已經無可挽回地破壞了其作爲非營利機構的運作能力。詹姆斯還起訴了包括協會主席韋恩·拉皮埃爾在內的4名該協會高層管理者,並要求追回巨額資金。詹姆斯指控這些人挪用經費供親友使用並違反聯邦和各州法律。此外,今後應禁止拉皮埃爾和協會法律顧問約翰·弗雷澤在非營利組織內工作。雖然此次訴訟可能會是一場持續數年的“拉鋸戰”,但是由于全國步槍協會地位敏感,因此該事件無疑會引發各界對于美國槍支問題的又一輪探討。

衆所周知,美國是世界上的持槍大國。明顯的是,美國社會巨大的槍支保有量帶來了許多問題,如槍支暴力犯罪的上升。根據研究,槍支持有率每上升1個百分點,槍擊殺人事件就提高0.9個百分點。撇開長久以來美國衆多的槍擊慘案,據“槍支暴力檔案”網站在2020年6月初發布的一組統計數據顯示,“僅今年前5個月美國槍擊事件共造成6625人死亡、12043人受傷;其中造成4人以上受傷的大規模槍擊案共發生155起,有317名兒童和1336名青少年受傷或死亡”。

槍支泛濫也與種族沖突交織在一起,導致形勢更加複雜。金融危機之後由于經濟複蘇持續乏力,美國各族裔矛盾凸顯,新問題層出不窮。無論白人還是少數族裔都有各種不滿,社會矛盾進入多發、易發期。對社會的報複在美國隨時隨地都可能出現,而槍支恰恰給凶手提供了便利。2018年10月25日,《時代周刊》刊登封面文章稱,槍支正在分裂現在的美國。當時《時代周刊》和法國藝術家合作,他們邀請了245位來自不同地區、持有不同政治立場的美國人,從他們的經曆和角度出發,尋找人們對于槍支問題的共同看法。報道稱,美國的槍支問題反映了美國內部意見的不統一,如鄉村文化和城市文化的差異,對大規模槍擊案的定義等。245位受訪者對美國槍支問題或許持有不同態度,但是他們都認爲在有關槍支的全國性討論中缺乏了一種真誠和尊重。就在這一封面故事刊出的兩天後,當地時間27日,美國匹茲堡46歲的羅伯特·鮑爾斯攜帶多件武器沖進當地一家猶太教堂,高喊反猶言論並向信徒開槍,造成至少11人死亡,6人受傷,其中3名警察受傷。

2019年8月3日,美國德克薩斯州邊境城市埃爾帕索的沃爾瑪超市發聲大規模槍擊案,造成20人死亡,數十人受傷。德克薩斯州西部地區檢察官將埃爾帕索槍擊案定性爲“國內恐怖主義案件”,而美國媒體報道的一些情況也表明,嫌疑人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白人至上主義者”。作案前他在網絡上張貼了一份長達4頁的所謂“宣言書”,其中將移民稱爲“入侵者”,指責移民進入美國的目的是“種族替代”和“種族混雜”。在今年5月25日,黑人男子喬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用膝蓋鎖喉長達7分多鍾後死亡,該事件導致本已被新冠肺炎疫情壓得喘不過氣的美國民衆爆發了大規模遊行示威和騷亂。趁此機會,國內極端右翼勢力重新擡頭,而槍支的廣泛存在使得情況愈加令人擔憂。在當地時間6月16日,美國現役軍人史蒂文·卡裏略因涉嫌在加利福尼亞州奧克蘭市舉行的反種族歧視示威活動中謀殺公職人員而被逮捕。據調查,卡裏略與“布加洛”關系密切,而“布加洛”是一個松散的美國極右翼組織,其信徒包括極端自由主義者和白人至上主義者,他們自稱正在爲“即將到來的第二次美國內戰”做准備。同樣,自抗議活動開始後,持槍遊行的黑人也越來越多。當地時間7月25日,在美國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黑人民兵組織NFAC的成員和支持者攜帶槍支舉行武裝集會,抗議美國種族不平等。而當地右翼民兵組織“百分之三”也聞訊而來,雙方一度在市中心發生持槍武裝對峙,當地警方如臨大敵。

鑒于過往血淋淋的教訓和嚴峻的現實,一直以來,在美國國內關于控槍呼聲就沒有停止過,但是至今收效甚微。釀下如此多的惡果,槍支卻依然能遍及美國各個角落,有著多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槍支確實在美國社會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美國的立國史就是一部伴隨槍的曆史,當初歐洲移民踏上蠻荒的美洲新大陸,在惡劣環境中需要槍來自衛並狩獵動物作爲重要食物來源。獨立戰爭中,持槍民兵對于英國殖民統治的反抗起了很大作用。美國建國初期,由于沒有足夠的警力保衛治安,強調公民個人擁槍自衛。而後來向西開疆拓土時,探險者隨時可能遇到野獸和印第安人的襲擊,更加需要槍不離身。而那時,自由主義在美國政治思潮中占據主流,因此美國人民將槍支視爲憲法賦予自己反抗暴政的有力武器,持有槍支作爲維護民衆自由平等、反抗壓迫的象征,這在美國人民心中有著牢不可破的地位。所以在1789年美國國會便通過“人權法案”,其中第二條規定“一個自由國家的安全需要一支正規的民兵,人民備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能受到侵犯”。

另一方面,槍支管制問題背後所蘊含的政治博弈十分複雜。民主黨與共和黨在對待槍支的政治立場上迥異。一般情況下,共和黨人立場保守,反對對槍支進行管制,如向合法的槍支持有者頒發聯邦執照、全國範圍的槍支注冊等。他們認爲這違反了憲法第二條修正案,也是政府侵犯公民個人權利的表現。而民主黨人則更傾向于將因槍支管制而對控制暴力犯罪取得的成效作爲自身政績,呼籲在聯邦及各州通過有效的槍支管理法規,以減少槍支暴力,維護公民安全。但是由于持槍權是憲法權利,民主黨在控槍問題上更多地是希望通過加強立法和資格審查,控制普通民衆持槍的數量和槍支的殺傷力,比如不允許普通民衆持有半自動或是全自動機槍這類大殺傷力的武器等,所以在控槍之路上並沒有太多實質性進展。

而民間利益集團對于槍支管制問題的影響也是不容忽視的。全國步槍協會的前身是美國步槍協會,是美國槍支方面影響力最大的利益集團,也是最主要的反控槍運動組織。1871年11月由退伍軍人威廉·丘吉和喬治·溫格特在紐約州創立。成立之初,該組織的目的和宗旨是爲了幫助國民正確使用槍支,保證槍支安全和提高射擊技術。20世紀60年代後,全國步槍協會逐漸發展爲具有政治功能的組織,將工作重點從提高射擊技術、教授打獵技巧轉移到維護公民的持槍權上,隨後又變爲反對一切控槍的行動和立法,維護憲法第二修正案。該組織長期堅持守法者將槍支當做進行自我防衛的武器,但違法者則把它當成犯罪的凶器,所以“槍支是無罪的,而是使用槍支的人有問題”。

步槍協會擁有雄厚的活動資金。除會員每年繳納的入會費外,步槍協會發行的雜志通過封面廣告也帶來了巨大的收益。同時由于步槍協會著力于推廣和維護槍支的使用,這與槍支生産企業利益相符,所以槍支生産商也會提供大量的資金。比如2012年魯格公司就爲步槍協會的捐贈達到125萬美元。此外步槍協會還能接受政府的各種資源支持,如在建立之初,紐約州政府就爲其提供射擊項目的資金,1912年國會撥款2.5萬美元支持步槍協會的活動,而軍隊多余的槍支以超低價格賣給步槍協會,實質上也是對它的一種支持。

綜上不難看出,現在美國的槍支問題成了“戈爾迪之結”,千纏百繞,即使流下再多的鮮血,始終處于美國社會議題的聚焦中心,短時間內依然無法徹底解決。

 

蘭順正 远望智库特约研究员、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国指挥与控制学会会员。


]]>

2020年10月12日 09:17
268
中意全面戰略夥伴關系的曆史演進與深化路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