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爭鳴 理論研究

馬克思主義生態批評的超越性

楊秦霞

2020年10月09日 07:52

陳茂林
中國社會科學報

 生態批評家布伊爾將生態批評研究大體劃分爲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屬于生態中心主義批評。生態批評者批判人類中心主義,認爲它是生態危機的文化根源,提倡生態中心主義,主張進行荒野文學批評,主要關注白人男性作家的自然寫作,挖掘其生態思想和生態智慧,並致力于生態批評理論建構。第二階段立足環境正義,以生態女性主義和後殖民生態批評爲代表。盡管這兩種批評理論都取得了很大成就,但隨著生態危機加深和生態批評發展,缺陷也日益暴露。首先,其思想基礎生態中心主義割裂了人類與自然的關系,忽視了人的社會性。其次,它批判人類中心主義,但在認識上有泛化傾向,忽視了生態危機的曆史和現實根源,割裂了自然與社會的關系,遮蓋了生態危機真相,弱化了生態問題的現實關切。最後,文本範圍狹窄,形式研究薄弱,批評內涵和方法單一,削弱了理論的闡釋力,限制了生態批評問題域和適用性,導致理論與實踐斷裂。這些都阻礙了生態批評的深度發展。

在上述背景下,以辯證統一的自然觀、人學觀、社會觀和曆史觀作爲思想基礎,以資本主義制度爲批判目標的馬克思主義生態批評成爲一種全新而可行的生態批評話語。馬克思主義生態批評在突破目前生態批評困境、推動生態批評向縱深發展等方面,都顯示出鮮明的超越性。

辯證統一的人本自然觀

生態文學和生態批評最根本的問題是人與自然的關系問題。該問題一直未能得到根本解決,進而引起生態批評的諸多問題,主要表現在肯定生態價值而忽視人文價值的生態中心主義、肯定人文價值而忽視生態價值的人類中心主義、突出性別和種族視角但對人類的利益關注不夠的生態女性主義和後殖民生態主義等。馬克思主義獨特的人本自然觀可以彌補這些不足,並解決這些爭端。

馬克思主義認爲,自然包括自在自然和人化自然,自在自然是人類史前的自然和處于人類認識或實踐之外的自然;人化自然是人類通過實踐作用于自然,打上了人類認識和實踐烙印的自然。自然是人類之母,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靠勞動實踐從自然界獲取生産和生活資料,自然是人爲了生存而必須與之持續交互的、人的“無機的身體”,人具有自然屬性。離開自然,人類生存及其一切勞動實踐將不可能。人與自然不可分割。同時,人又是類存在物,具有社會屬性。自由自覺的實踐活動是人的本質屬性,也是連接人類與自然的中介,人通過勞動實踐與自然界發生關系,這就是生産力;人在勞動實踐中也形成人與人的關系,這就是生産關系,由此確證人類自身社會存在的屬性,正如馬克思所說,人的本質在其現實性上“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人類社會的曆史就是人類通過實踐將自在自然轉化爲人化自然的過程,“曆史是人的真正的自然史”,自然史與人類史辯證統一,不可分割。人類、自然和社會是一個有機整體,人類社會是人類與自然的結合體,社會與自然緊密聯系,不可分割。正如馬克思所說,“社會是人同自然界的完成了的本質的統一,是自然界的真正複活,是人的實現了的自然主義和自然界的實現了的人道主義”。

人類與自然具有統一性,破壞自然就是破壞人類自身“無機的身體”。馬克思主義的獨特自然觀包含著人是自然組成部分而自然是人化自然的思想,將自然納入人類實踐範疇,成爲“曆史的自然”。其曆史觀和自然觀、人類史和自然史內在統一,既不是生態中心主義,也不是人類中心主義,解構了二者對立,解決了兩者爭端。該思想基礎使馬克思主義生態批評實現人類、自然與社會的有機統一,人類自然性與社會性統一,人類史與自然史統一,生態正義和社會正義統一,超越當前一切生態批評,可謂突破當前生態批評困境的根本。

具體現實的批評目標

第一階段生態批評的靶子是人類中心主義,第二階段生態女性主義和後殖民生態批評的批評目標分別是人類中心主義和男權中心主義、人類中心主義和歐洲中心主義(或生態帝國主義)。這些流派都批判人類中心主義,認爲它是生態危機的根源,但這一文化認識有泛化傾向,忽視了生態危機的曆史和現實根源,遮蓋了生態危機真相,弱化了生態問題的現實關切,導致其帶有烏托邦色彩。究其根本,這些流派沒有對人類中心主義進行深入探討,概念含糊,造成自然與社會分裂。

楊通進考察了人類中心主義的三層含義。第一層是生物學意義的人類中心主義,即人具有生物屬性,必然維護自己的生存和發展,以人自身爲中心。第二層是認識論意義上的,即人所提出的任何環境道德都是根據自己思考而得出,都是屬人的道德。第三層是價值論意義上的,理論核心是:人的利益是道德原則的唯一相關因素,在設計和選擇道德原則時,我們只需看它能否使人的需要和利益得到滿足和實現;人是唯一道德代理人,也是唯一道德顧客,只有人才有資格獲得道德關懷;人是唯一有內在價值的存在物,其他存在物都只有工具價值,大自然的價值只是人情感投射的産物。生態批評批判和主張超越的不是生物學和認識論意義的人類中心主義,而是價值論意義的人類中心主義。馬克思主義生態批評對生態危機的批判超越第一階段以大地倫理學、深層生態學和自然價值論三大流派爲代表的倫理批判,及第二階段以生態女性主義和後殖民生態主義爲代表的文化批判。倫理批判明顯的缺陷是把人看作地球生態系統的普通一員,僅把人當作生物學意義的自然人,忽視了人的社會性,淡化了生態批評的人學品格。而生態女性主義批評和後殖民生態批評的現實性和實踐性依然欠缺,暴露出烏托邦色彩。

馬克思主義生態批評對生態危機的批判轉向了資本主義制度。資本主義工業化導致城市人口激增,消耗掉大量糧食,但城市人口的排泄物沒有回歸土地,而是排在了河裏,不但引起汙染,而且引起城市與農村、人類與土地(自然)之間新陳代謝的斷裂,最終釀成了全球生態危機。這一認識具有理論上的深刻性和實踐上的可操作性,克服了自然與人類社會的分離,提升了生態批評的現實性。

“美學的曆史的”批評原則

第一阶段生态批评立足自然写作,主张生态中心主义批评,坚持生态利益至上,强调人的自然性,但忽视人的社会性,降低了文学的人学品格,受到环境正义者和第二阶段生态批评者的质疑和批判。第二阶段生态批评主张环境正义,突出了性别和种族甚至阶级视角,女性主义和后殖民文本进入批评视野,但对文学作为“人学”的本质属性中“人”的社会性认识尚不深入,对人类的类利益重视不够,对人类、社会、自然之辩证统一关系探讨不够深刻,导致理论带有乌托邦色彩,文本范围狭窄。同时,当前生态批评主要是挖掘和阐释作品生态意识和生态智慧,属于外在研究,内在研究(形式或审美研究)方面依然欠缺。这些都削弱了生态批评理论的阐释力和适用性。而马克思主义批评独特的人学观和“美學的曆史的”批評原則可为生态批评提供理论资源和方法指导。

馬克思主義認爲,人是一種類存在物,人的類本質就是自由自覺的實踐活動、對象性存在和社會性存在。實踐是人的本質屬性,也是同動物的重要區別。人是一種對象性存在,人在自由自覺的勞動實踐中把自己的物質和精神力量運用到對象上,這就是人的客體化,由此確證自己的本質力量和生命價值。這不但促成自然人化,也改造了人類自身,即人化自然、自然化人,人類與自然通過實踐實現了主客體辯證統一,可爲生態批評形式研究或生態審美提供啓發。

正如马克思所说,“人也按照美的规律来构造”。马克思主义坚持文学是人学,是审美意识形态,主张“美学的历史的”文学批评。这决定了馬克思主義生態批評的超越性,可为生态批评提供丰富的理论资源,并弥补生态批评形式研究不足的缺陷。马克思主义生态批评可以社会历史批评、意识形态批评、文本形式批评、生态叙事研究、文化研究等方法研究文本的生态主题和生态艺术。诸如人的异化、自然异化、人与自然解放、科技与自然的关系、资本主义制度批判、生态帝国主义和叙事、结构、修辞、风格、自然与人物塑造等话题都可进入批评视野。这不但能大大拓展文本范围,开阔生态批评视野,克服文本狭窄的缺陷,同时也可提高生态批评理论的文本阐释力,克服理论与实践的断裂状态,大大提升生态批评的人学品格。

综上,马克思主义生态批评是一种全新的批评方法,以独特的辩证统一人本自然观解决了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克服了生态批评忽视人的社会属性的缺陷;以资本主义制度批判克服了生态批评伦理和文化批判的浪漫主义色彩,增强了理论现实关切。其独特的人学观和“美學的曆史的”批評原則,大大拓展了生态批评空间,丰富了生态批评理论内涵和批评方法,克服了理论与实践的断裂状态,在生态批评和生态文明建设方面具有广阔的学术前景。

作者:杭州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陳茂林

]]>

2020年10月09日 03:45
388
深刻把握創新這個時代重大命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