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爭鳴 理論研究

打通双循环堵点 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

楊秦霞

2020年10月09日 11:06

贺 艳
經濟日報


今年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要推動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是中央立足國際國內大勢變化,著眼中華民族偉大複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兩個大局”作出的重大戰略部署。這一戰略部署對我國在日趨複雜的國際國內環境中,准確識變、科學應變、主動求變,善于積勢蓄勢謀勢,在危機中育新機,于變局中開新局,具有重大意義。總的來看,受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沖擊,世界經濟嚴重衰退,貿易和投資大幅萎縮,全球産業鏈供應鏈面臨斷裂風險,疊加逆全球化、貿易保護主義等影響,我們在國內國際雙循環中仍存在不少梗阻。如何通過改革、開放、創新多管齊下發力,打通這些痛點堵點,是我們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要任務。

構建新發展格局面臨“三大堵點”

新發展格局,是重塑我國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的戰略抉擇。近年來,隨著外部環境和我國發展所具有的要素禀賦的變化,市場和資源兩頭在外的國際大循環動能明顯減弱,而我國內需潛力不斷釋放,國內大循環活力日益強勁,客觀上有著此消彼長的態勢。構建新發展格局,要求我們充分發揮國內超大規模市場優勢,集中力量辦好自己的事,最大程度激活內生動力和活力。但眼下來看,構建新發展格局還面臨著三個突出的堵點,這成爲影響雙循環暢通運行的重要制約。

一是國民經濟循環仍存在一些梗阻。生産、流通、分配、消費是經濟活動一個完整的循環系統,目前我國在四個環節中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梗阻,影響了國民經濟的順暢運行。在生産環節,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率與需求結構仍不匹配,低端供給過剩和中高端産能不足並存,難以滿足消費者多樣化、優質化的消費需求。在流通環節,目前我國流通體系現代化程度仍然不高,還存在不少堵點亟待打通,社會物流總費用占國內生産總值的比率遠高于發達國家。特別是今年受疫情影響,國內外物流受阻,物流費用上升,加重了企業原本就高企的成本。在分配和消費環節,我國收入分配領域還存在許多亟待調整的地方,居民消費率遠低于同等收入國家和世界平均水平。今年1月至8月我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同比下降8.6%,消費端恢複速度遠不及生産端,成爲制約經濟循環的重要因素。

二是産業鏈供應鏈循環面臨堵滯風險。産業鏈供應鏈跨國分工合作是經濟全球化的結果和現代經濟的重要特征。産業鏈環環相扣,一個環節阻滯,上下遊企業都無法運轉。近年來,一些發達國家加大對中國高科技企業的圍堵和打壓,要求本國在華企業遷回本國和遷出中國。同時,受此次疫情影響,來自歐美的生産和需求都在減少,這些都給國內産業鏈供應鏈帶來一定影響。

三是生産要素高效流動尚不夠順暢。目前我國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尚未完全形成,特別是要素市場改革滯後,使得資本、土地、勞動、技術、知識、數據等生産要素流動不暢,不利于經濟高效循環運行。一方面,土地、勞動力、資本等傳統要素市場發育不完善,要素流動存在體制機制障礙,影響了要素資源的市場化配置。另一方面,技術、數據等新型要素市場規則建設滯後或缺乏,要素産權不清晰、市場化交易機制不健全,數字孤島現象較爲突出,難以滿足經濟高質量發展需要。

多措並舉暢通雙循環

構建新發展格局,是事關全局的系統性深層次變革,要從供需兩側同步發力,用改革的辦法打通雙循環的痛點堵點,牢牢把握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個戰略方向,堅決扭住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著力提高産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全面深化要素市場化改革,加快推進高水平開放,形成以“國內大循環”撬動“國際大循環”、以“國際大循環”促進“國內大循環”的新發展格局。

一是加快構建完整內需體系。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的關鍵是擴大內需,要把滿足國內需求作爲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加快構建完整的內需體系,發揮投資對優化供給結構的關鍵性作用和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一方面,積極擴大有效投資。要著力支持既促消費惠民生又調結構增後勁的“兩新一重”建設,圍繞重點産業鏈、龍頭企業、重大投資項目,有序推進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形成大規模的投資需求。另一方面,著力擴大消費需求。通過強化就業優先政策、完善社會保障等措施夯實擴大內需的基礎。要堅持包容審慎監管,健全用戶權益保護、産品追溯等機制,營造安全誠信的消費環境。既要千方百計穩定汽車、家電等傳統大宗消費,也要推動新型消費擴容提質,比如,推廣在線教育、互聯網診療等新服務,探索智慧超市等新零售。

二是提高産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要加快完善相關體制機制,補短板強弱項,提升産業基礎能力,維護産業鏈供應鏈安全。一要穩定産業鏈供應鏈。要提供精准的支持政策,優先保障在産業鏈供應鏈中有重要影響的龍頭企業和關鍵環節穩定運行;積極落實對中小微企業的財稅、金融等政策支持,幫助企業恢複經營、穩定生産,加強中小企業與大企業的協作;結合國家重大區域發展戰略,在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京津冀等地區,打造空間上集聚、上下遊協同、供應鏈集約高效的戰略性新興産業集群。二要提升産業鏈供應鏈水平。要加強鞏固傳統産業優勢,支持企業實施技術改造,努力突破各項關鍵核心技術,增強産業鏈的彈性和韌性。

三是深化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要認真落實《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要求,深化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打通生産要素流動梗阻,促進要素自主有序流動和高效配置。要健全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完善土地管理體制,推進土地要素市場化配置;深化戶籍制度改革,暢通勞動力和人才社會性流動渠道,引導勞動力要素合理暢通有序流動;推進資本要素市場化配置,完善股票市場基礎制度,加快發展債券市場;深化科技成果使用權、處置權和收益權改革,加快完善技術要素市場;探索建立統一規範的數據管理制度,培育數據要素市場。

四是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新發展格局是開放的國內國際雙循環。堅持擴大對外開放,既要發揮我國“世界工廠”的優勢,爲世界提供性價比高的産品和服務,也要發揮國內超大規模市場優勢,爲其他國家提供市場機會,成爲吸引全球商品和要素資源的巨大引力場。要通過制度型開放提高對外開放水平,建設更高水平的開放型經濟新體制,重塑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要積極參與國際經貿規則制定,提升我國在國際經濟舞台的話語權,營造良好外部發展環境。要以自由貿易試驗區、自由貿易港等高水平開放平台爲重點,推動更高水平更高標准的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深度參與國際經濟循環。

作者:北京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 

]]>

2020年10月12日 09:25
1790
新文科背景下財經類專業改造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