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爭鳴 理論研究

大力發展智能經濟與穩就業並不矛盾

楊秦霞

2020年10月10日 04:42

呂鵬
光明日報

 

一個智能經濟的時代已經來臨。人們在暢想智能化給經濟發展帶來無限空間的同時,也常常伴隨著諸多擔憂甚至恐懼,其中最常見的就是“機器取代人類”“數字化將造成大量失業”等說法。這也讓一些人産生困惑:是不是如果大力發展智能經濟,就會造成大量失業?如果要穩就業,就要重點投資傳統基礎設施?大力發展新型基礎設施建設與穩就業這樣的政策組合,是不是矛盾的呢?

這種說法並不新鮮。在工業革命時期,盧德主義者就曾經希望通過砸毀機器來挽救他們失去的工作。1930年,當著名經濟學家凱恩斯寫下《我們孫輩的經濟可能性》這篇文章的時候,他也曾憂心忡忡地預測,隨著自動化的興起,未來會出現大量的“科技失業者”,也就是那些因爲科技革命而變得“無用”的失業者們。這一觀點在智能革命面前,再次得到了許多人的呼應。在一些人看來,人工智能帶來的不僅是“失業”,而且是“不可雇傭”。有些人甚至認爲“智神”可能最終主導人類,就像今天的“智人”曾經消滅了自己的近親一樣。這種論調是對未來勞動力市場的一個警鍾,有其警示意義。但曆史證明,機器革命並沒有毀滅勞動市場,而只是重新創造了新的工作類型和重新定義了人類的社會面貌。

智能經濟會催生很多新的業態、培育新的産業鏈,比如數據采集産業、系統性地提供AI解決方案的産業、人工智能輔助疾病篩查和治療的産業等。需要指出的是,人工智能會催生很多新的高科技的工作,但普通勞動者並非無用。事實上,人工智能算法和算力的發揮,需要標注清晰的海量數據作爲支撐。近年來,衆多企業建成諸多人工智能基礎數據産業項目,建立了從普通標注團隊到專業標注企業的分級數據標注産業集群。2019年4月,人社部、市場監管總局、國家統計局發布的13個新職業信息大都集中在高技術領域。

智能經濟還會促進業態升級、完善已有商業模式,爲已有商業模式的完善與升級解決技術障礙。比如,AI生成算法可以一定程度上突破線上營銷的實物體驗限制,擴展營銷能力;語音識別算法可以改變産品與用戶互動方式,提升用戶體驗;語音分析算法爲定制化開展客戶服務提供了可能等。更重要的是,不僅計算機及其相關行業才會從中受益:有研究報告指出,以抖音爲代表的短視頻平台去年一年已吸引超過3600萬人就業;而不同于共享經濟平台及傳統“零工”就業特征,創造性工作占據更大比例。

另有研究報告指出,數字內容賽道成了“互聯網職前人”擇業的熱門,而因爲這個賽道的專業包容性巨大,也成爲各種看似專業不對口的求職者在智能行業裏可以找到一份工作的選擇。不要小觑“數據標注”“內容創作”這樣看似科技含量不高的工作。在科技創新解決實際社會需求這一環節,恰恰是這些短板制約了相關領域高質量的知識圖譜的形成,甚至帶來了諸多的倫理、社會、環境和治理風險。

當然,不可否認智能經濟的興起會催生很多新的高科技工作,而對一些常規工作來說,也許會帶來增長的放緩甚至被取代。這既包括一些勞動密集型産業裏的工作,也包括一些極端危險環境下的工作,如高壓線、石油、鋼鐵煉制行業的檢測工作,過去只能由人來進行,現在可以由集成了算法的AI模塊代替,從而避免對人産生傷害。但這並不必然意味著大規模的失業,而是可能創造出對新技能和新工作的需求。這種創造和消化的過程需要時間,更需要政府、企業和社會的主動投入,加速新舊動能之間的轉化。

對此,我們需要具備一種面向中長期問題的成長思維。即便是凱恩斯,也認爲自動化帶來的科技失業是“大混亂的一個暫時階段”。在短期挑戰與長期紅利之間,一定要重視中期政策。新的就業結構的形塑,以及勞動階層結構的變化,中期銜接一定要與賦能緊密結合起來。人並不是“無用階層”,而是在賦能之後,可以變成新的“有用階層”,成爲中國經濟開新局的“新動力人群”。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研究員)


]]>

2020年10月14日 10:33
458
打通双循环堵点 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