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爭鳴 理論研究

社會治理能力如何實現現代化轉型

楊秦霞

2020年10月20日 02:18

管志利
學習時報

 

社會治理現代化的關鍵在于社會治理能力現代化,後者的關鍵則在于協調和均衡社會中的各種利益關系。社會治理能力現代化受到社會治理結構的整體形態、社會治理工具的選用和創新、基層治理能力及其成熟度、社會主體間積累的社會資本質量等關鍵因素的影響。爲此,要在瞄准關鍵影響因素的基礎上,推進理念現代化、主體合作化、方式科學化和制度再造化的有機整合,從而以社會治理理念、方式的轉型升級和治理效能提升推動社會治理能力的現代化轉型。

厘清社會系統運行邏輯,形成整體統籌規劃能力。一是堅持以人民爲中心,強調服務爲本。堅持社會治理爲了人民,在順應和滿足群衆需求中深化政府治理體系改革創新,堅持以問題爲導向,推動政府服務向公共服務理念轉變,讓社會治理成果更好地惠及廣大人民群衆。二是堅持黨建引領社會,促進多元參與。把加強基層黨的建設、鞏固黨的執政基礎作爲貫穿社會治理和基層建設的一條紅線。著力增強基層社會治理的組織力和政治引領力,在基層黨建統領下推進整體性治理,實現政府治理、社會調節、居民自治良性互動。優化跨部門議事協調機制,把黨的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優勢轉化爲社會治理優勢。三是堅持多面整合治理,實現共建共治。要堅持聚焦高質量的公共決策能力,注重“結構性治理”和“問題性治理”,發揮“系統治理、綜合治理、依法治理、源頭治理”合力,構建“黨委領導、政府負責、民主協商、社會協同、公衆參與、法治保障、科技支撐”的社會治理體系,善用自治、法治、德治和科技手段,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四是堅持推進機制再造,創新能力體系。對標先進的社會治理能力體系標准推進機制再造:瞄准風險社會條件下民衆的安全需求,推進應急、減災、維穩模式的創新升級;瞄准開放社會條件下民衆的融入需求,推進戶籍制度和單位制度改革;瞄准多元社會條件下民衆的公平需求,推進民生政策的改革創新;瞄准虛擬社會條件下民衆的利益表達和自我實現需求,創新網絡治理的思路方法。

持續優化社會治理結構,提升主體要素協同合作能力。社會治理能力是社會治理主體要素在社會治理活動中的行爲能力,由其産生的社會治理效能而得以檢驗。因此,應加速優化社會治理結構,充分發揮黨委、政府、社會組織、公衆的作用,實現網絡化治理轉型。一要創新黨建引領社會治理的實現機制。可創新探索以主體嵌入、制度嵌入和目標嵌入等結構性嵌入機制,推動基層黨建制度與基層社會治理機制有機銜接,促進各類治理主體協調配合高效有序,實現黨建對社會治理的有效引領。二要構建由政府成爲“元治理”角色的網絡治理結構。“平等互信、網絡協商民主、信息公開共享”被視爲邁向網絡化治理的三大要件,也是現代社會治理能力提升的關鍵。應以服務型的網絡化治理突破傳統網格化治理的弊端,以基層政府賦權和社會要素增能等方式建立起政社之間的合作信任和互惠關系,實現社會資本的培育、積累和增值以應對社會轉型可能面臨的一些風險。三要建構民主化科學化的公共決策機制。優化協商民主制度程序和參與機制,讓群衆參與居民公約、村規民約等的制定和執行,參與解決養老院床位的合理分配等問題,提高公共決策能力和群衆參與治理能力。

建構“四化”協同治理機制,提升嵌入治理能力。一要以“社會治理社會化”激活多主體的合作治理能力。社會治理社會化是扭轉“過度行政化”的社會治理方式,須從“理念革新、頂層設計、社會增能、機制優化”等方面創造社會化條件,並通過分類分層推進“政治行爲的社會化處理、行政行爲的社會化合作、社會事務的社會化自治”撬動社會整體變遷,發揮群團組織、社會組織、志願組織作用,推動居民參與構建社會治理共同體。二要以“社會治理智能化”提升精細化的數字治理能力。要讓“互聯網+”成爲社會治理的主要方式,加強人工智能同社會治理的結合,用前沿信息技術推動社會治理創新。創新諸如“一網通辦”“最多跑一次”等“互聯網+政務服務”,大力推進政府數據開放共享,消除區域、群體、代際數字鴻溝,使數字技術成爲驅動社會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引擎。三要以“社會治理法治化”提升規範化的依法治理能力。無論平時還是應急,社會治理均需從立法、執法、司法、守法各環節協同發力,以法治手段持續拓寬人民群衆參與社會治理的途徑,將人民群衆參與社區治理、維護公共利益情況納入社會信用體系,不斷提升社會治理法治化能力。四要以“社會治理專業化”提升清晰化的問題解決能力。信息化時代社會問題的複雜性,使得“專門人才解決專業問題”成爲善治之途,要求把“公共議題轉化爲專業問題”並吸納各行業專家及其咨詢委員的政策建議,加強社會治理專業化人才隊伍建設,建立社會治理工作者的專業培訓體系和職業序列制度,用專業化的精神和態度動員、教育來服務群衆。

形成“平戰”結合治理機制,提升機制再造創新能力。社會治理能力由“體制吸納力—制度整合力—政策執行力”構成,具有系統性、分層性和非對稱性的特征。這就要求加快推進並在制定社會治理的政策制度時審慎考慮其出台的前提條件、穩定預期及其科學性和合理性,闡釋其是否符合市場規律和法治原則,更要培育有行動能力的制度執行者,積累治理人才和人力資源優勢。重構“技術—治理型”制度創新機制,克服“總體—支配型”管控邏輯所導致的治理困境,以治理程序與技術的改進來提升治理效能和服務效果。建設“平戰”結合充滿活力的韌性社區。社會治理的重心必須落實到城鄉、社區。社會治理能力現代化要求在環境韌性、制度韌性、個體韌性和社會韌性等四個維度建設韌性社區,構建常規治理和非常規治理聯動機制,重點完善和創新社會保障機制、社會動員機制、利益訴求表達機制和社會矛盾調處機制,補齊城鄉社區在公共安全、公共管理、抵禦災害風險等方面的能力短板,系統規劃全社會的標准化建設,完善“平時好用、戰時管用”的現代化社會治理能力體系。


]]>

2020年10月26日 09:30
140
站在更高起點上演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特區的精彩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