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社科 理論研究

防范数据悲剧 共护数字世界

袁文坤

2020年09月09日 07:06

魏亮
光明網

當經濟社會邁入“萬物皆數”時代,數據即成爲最重要的生産要素之一。此時此刻,保證數據安全已經是關乎人類生存發展的關鍵。《全球數據安全倡議》的發布恰逢其時,是對中國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和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支撐。 

400年前,英格蘭的牧民熱衷在公共土地上放牧,最終這塊土地變成不毛之地,牧羊人也無牧可放。50多年前,美國生態學家加勒特·哈丁將這一曆史現象加以升華,創造出“公地悲劇”理論。他指出,有限的資源注定會因任意使用和無度索求而被過度剝削,終將損害所有人的利益。公共的土地如此,全球的數據亦然。根據世界經濟論壇估算,2020年全球將産生44澤字節數據。如此海量數據若有序運用、保障安全、促進數字經濟發展,將會爲人類帶來無盡財富;若無序濫用、安全風險叢生,甚至因數據資源引發沖突,則必然導致與“公地悲劇”相仿的“數據悲劇”。在全球分工合作日益密切的背景下,各國加強數據治理、防範“數據悲劇”,攜手處理好技術進步、經濟發展與保護數據安全、公共利益的關系至關重要。《全球數據安全倡議》爲此提供了可行的思路和推進路徑。

共商共建共享是全球數據安全的理念基礎。數據源于全社會,維護數據安全必然需要全社會的合意與共同努力。政府、國際組織、信息技術企業、技術社群、民間機構和公民個人都是維護數據安全的天然組分,需要共商共建共享全球數據安全,最終在相互尊重基礎上,加強溝通交流、深化對話與合作、共同構建和平、安全、開放、合作、有序的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可以想見,以共商共建共享理念爲基礎的全球數據安全合作必然是利于全人類的偉大構想和實踐。

一分構想,九分落實。數據參與人類生産活動的形態萬千,事關全球數據安全的倡議也需要條分縷析。總的一條原則是,數據作爲重要的生産要素應當鼓勵使用。然而關乎一國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經濟安全、社會穩定以及公民切身利益的數據更需要受到嚴格的保護。經濟無壁壘、數據有權屬。保障全球數據安全歸根到底是要促進數字經濟發展和全球數字化轉型,同時保護國家、企業、社群、組織和公民的核心重大利益。

維護數據安全是經濟社會發展之基,需要面向未來、擁抱全球、促進發展。故而以事實爲依據,全面客觀看待數據安全問題,積極維護全球信息技術産品和服務的供應鏈開放、安全、穩定是維護數據安全的題中之義。

國家利益高于一切。數據亦不是法外之域。與其他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爲一樣,利用信息技術破壞他國關鍵基礎設施、竊取重要數據,以及利用數據從事危害國家安全和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爲應當受到各國的一致反對。同理,非法采集公民個人信息、濫用信息技術從事針對他國的大規模監控等行爲亦應爲各國所不容。

俗語講,到什麽山上唱什麽歌。數據有其主權。在經濟全球化、企業跨國經營日益成爲常態的背景下,企業更應當遵守當地法律經營,尊重經營所在國的主權、司法管轄權和數據安全管理權,不做越權之事。各國政府則更不應該要求本國企業做違反投資、經營東道國法律的事項。企業或某個國家通過企業擅自將在東道國産生的數據私自轉移到國境外、未經允許直接向企業或個人調取位于別國的數據、將企業在境外産生的數據存回境內……凡此種種都應不被允許。

同樣,數據亦有其産權,這一屬性並不會因爲其無形而與有形生産要素的産權有異。維護全球數據安全需兼顧保護數據的所有權或者産權。如此,在産品和服務中設置後門,非法獲取用戶數據、控制或操縱系統和設備、利用用戶對産品依賴性謀取不正當利益等與日常生活中的盜竊、搶劫、詐騙等犯罪行爲類似,需要各國政府並通過國際協同合作在網絡空間和現實生活中予以規制。

民無信不立,政府一諾重于千金。各國落實《全球數據安全倡議》的最佳方式是以雙邊或地區協議的形式將承諾固定下來予以執行。當然,全球數據安全將不止于一份協議,更不會只依賴于若幹份協議。最關鍵的還是達成國際社會的普遍共識,成爲全球通行的行爲准則,才能防範無度、無序、越權、越界導致的“數據悲劇”,爲人們在數字世界的生存、發展和進步保駕護航。


]]>

2020年09月09日 03:03
375
变废物为能源 满足埃塞人民民生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