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社科 理論研究

日本精准數據對接教育信息化

—— 建设标准化体系,将教育数据分成主体信息、内容信息和活动信息三大板块

袁文坤

2021年01月19日 02:28

中國教育報

教育數據作爲一種重要資産,正深刻改變著人類生活方式和社會發展方向,引領著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的發展與變革。2020年11月27日,日本文部科學省發布《教育數據標准(第一版)》,圍繞教育數據標准化建設的目標方向、基本理念、框架內涵等進行了說明,同時對日本公立中小學教學大綱的《學習指導要領》進行了代碼編制。此舉意在加快運用教育大數據,力爭爲每一名學生提供個性最優化的學習環境。

基于技术革新的教育大数据的应用与实践,其根本目的在于撬动日本学校教育一线的改革发展。日本于2019年末提出“GIGA(Global and Innovation Gateway for All)校园”构想,致力于为全日本的公立中小学生每人配备一台计算机,建设高速、大容量的网络教学系统。日本文部科学大臣指出,一人一台的终端环境是当前学校的标准而非一项特别事务。日本学校教育将把最先进的信息技术引入教育,以谋求课堂实践与信息技术的最佳结合,突破学习中时间与距离的限制,最大限度发掘教师与学生的潜力。在此过程中,教育数据的标准化建设变得尤为关键。

至今爲止,日本教育數據的應用需要依賴特定的軟件服務等媒介,數據的種類及單位等會因提供者或使用者的變化而不同。通過建立教育數據的標准體系,能夠突破中間媒介的壁壘,增強數據一致性、促進數據集成、加強數據管理並實現數據資源共享,最終爲每一名學生提供適應其個性的學習環境。

日本專家指出,教育數據可在三方面進行有效運用:用于學生個人的學習參考,中小學生運用數字設備記錄下的學習經曆可作爲學生自我反思和複習備考的重要資料;用于學校教師的教學完善,運用電子記錄面向每一名學生提供最適合、最貼切的學習指導和生活指引;用于産出新理論並提供決策參考,大學及研究機構等通過教育數據的匿名處理和分析後,可創造新型教學法和學習法,並爲政府機構提供決策建議。

面對海量的教育數據,如何有效運用才能最大限度提升學習成效?日本政府認爲,標准化建設並不是數據的“包羅萬象”,而是聚焦特定且重要的教育數據,包括日本豐富實踐經驗及學校一線智慧的可視化、教育教學成果的可視化以及教師指導過程和學生學習過程的可視化。

日本文部科學省表示,標准化體系中的教育數據由三大板塊組成,分別是主體信息、內容信息和活動信息。其中,主體信息包括了學生信息(性別、出生年月、所在年級等)、教職員工信息(資格等級、在職年限等)、學校信息(學生數、班級數、教師數等);內容信息主要涉及教材及課程綱要,包括了《學習指導要領》代碼、教材出版年月、作者簡介、知識産權等;活動信息則涉及學生的學習、生活以及教師的教育教學,包括了學生的學習記錄、成果記錄、成績、評價信息、學校出勤情況、健康狀況,教師的教案、備課記錄等。

此次,日本文部科學省公布的《教育數據標准(第一版)》主要對內容信息中的《學習指導要領》進行了代碼編制。每十年更新一次的《學習指導要領》是日本公立中小學教育教學的大綱標准。落實代碼編制能夠讓查閱人更快速、更高效地找到相應內容,實現教育數據的有效運用。代碼編制就是在《學習指導要領》的每一段落下標注16位由數字和字母組成的代碼。16位代碼自左向右分別爲,第1位代表該《學習指導要領》的發布時間,第2位代表學校階段,第3位代表學科,第4位代表學科下的子學科(例如日本的社會學科就分爲地理、曆史和公民三個子學科),第5位代表目標和內容,第6位代表學年階段,第7位代表子學科等進一步細分的小目標與小內容,第8位到第15位代表段落細則(對該段該行語句所屬的主標題和副標題等進行自上而下的逐行描述),第16位代表是否涉及該《學習指導要領》文本的部分修訂。

教育數據的標准化建設由日本政府主導,通過協同民間企業及相關機構,實現數字教科書、數字教材等與外部資源的數據互聯,讓更加多元化的社會力量參與到學校教育活動中,形成舉全社會之力的數據共享機制。據悉,日本文部科學省將陸續在國家及地方教委制定的教育教學、教師研修領域的指南、教材、教學案例中標記《學習指導要領》代碼,以便讓查閱人在閱讀《學習指導要領》的過程中點擊代碼即可進一步了解到更多的政策及教材內容。今後,日本文部科學省還將協同教育民間企業、博物館等機構,通過代碼的普及運用,讓學生在使用數字教科書的過程中,點擊代碼即可鏈接到相應的練習冊、答案解析以及博物館的雲端服務等。


]]>

2021年01月19日 10:11
325
日本區域合作組織的類型、功能與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