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觀點 理論研究

重視新業態領域的法律責任

宋揚

2020年07月30日 07:53

子 长
南方日报 2020年07月30日A04版

前不久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對全國首例未滿12歲兒童騎行ofo共享單車死亡案作出一審判決,共享單車等新業態領域的法律責任問題再度引發關注。依照判決,共享單車服務提供方被告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擔責10%,向原告小高父母支付賠償款6.7萬元,同時駁回兩原告的其余訴訟請求。

判決沒有一股腦把責任歸于平台,顯然是基于事實與法律情理的結果。小高與其他3個小夥伴未通過APP程序掃碼獲取密碼就解鎖了4輛共享單車,在馬路上逆向騎行與大客車發生碰撞事故,遭碾壓後搶救無效身亡。其父母認爲平台方疏于管理,機械車鎖易于破解,要負很大責任。然而,透過判決不難看出,法院雖然認爲被告拜克洛克公司對于涉案共享單車未盡合理限度的管理義務存在過錯,使得受害人輕易獲取涉案共享單車,增加了受害人遭受道路交通事故傷害的風險,並最終也實際發生了損害後果,但總體上還是認爲,小高父母在孩子日常教育方面存在缺失,要承擔相當比例的責任,因此平台也就承擔有限責任了。

此案之所以受關注,折射的正是共享單車這一新業態下的複雜責任關系。此前有專家分析指出,從主體上看,其涉及平台也就是服務提供方、用戶、肇事者、保險公司等多方;從平台與用戶的關系上看,既涉及租賃合同關系,也涉及經營者與消費者的關系等,基于不同的利益出發點,責任視角就會有很大不同,從而引發爭議。對應到現實中,前幾年人們不時在報紙上看到這樣的爭議案例:騎共享單車發生事故了,到底是單車存在質量問題,還是騎車人的問題?單車上沒有警示提醒是平台責任,可這樣的警示提醒對不聽管束的未成年人有多大作用,會不會淪爲形式?

延伸來看,這樣的責任關系爭議不止共享單車這一個領域。以最近異常火爆的直播帶貨爲例,來自上海、福建等地方消保委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以來,直播帶貨成消費投訴新熱點,總體投訴量同比增長了三四成。隨之而來的一系列問題是:那些帶貨主播特別是明星是否屬于廣告代言人?帶貨主播或明星發布虛假廣告,欺騙、誤導消費者,使購買商品或者接受服務的消費者合法權益受到損害的,是否需要承擔責任?對于直播帶貨的産品質量問題,市場監管部門有沒有充足的法律依據對主播進行處罰,消費者能否追究主播的連帶責任?

本質上說,圍繞上述新業態下的責任追問,凸顯的是市場經濟中新的主體關系及交易、交流場景的變化。在共享單車那裏,最突出的體現就是所有權和使用權的分離;而在直播帶貨那裏,則是營銷場景的變化。如此一來,既有的法律規定是否適用這些新關系、新場景,如何借助法律更好地調整這些關系、維護好市場新秩序,就成了亟待重視和解決的問題。

]]>

2020年07月30日 03:51
149
信用激勵讓志願服務更加行穩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