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觀點 理論研究

論文與獎勵“脫鈎”是一大步

宋揚

2020年07月31日 02:24

王慶峰
南方日报 2020年07月31日A04版

科技部、自然基金委日前在官網發布通知:國家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任務承擔單位要科學、理性看待學術論文,注重論文質量和水平,不將論文發表數量、影響因子等與獎勵獎金挂鈎,不使用國家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專項資金獎勵論文發表。

中科院院士、南京大學校長呂建曾將我國科技發展問題總結爲“一對矛盾”“兩個軟肋”。一對矛盾是指:我國的論文數、論文引用數、專利數等在世界上名列前茅,但創新能力卻處在二十位左右;兩個軟肋是指: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鮮有諾貝爾獎獲得者。這個總結非常精辟,也直接指出了問題所在——“唯論文”的評價方式,已經嚴重不合時宜、有待糾偏。

“唯論文”,指的是“SCI至上”“論文崇拜”,以論文數量、被引次數、高被引論文、影響因子作爲評價學術水平、進行資源分配的唯一指標。然而,論文數量多不等于水平高;被引次數多,只能說明受關注度高,不直接說明價值大;此外,論文也不適用評價技術創新、成果轉化等工作。凡事都“唯論文”,容易導致科研行爲“功利化”“浮躁化”,大家爲了發論文而寫論文。如今備受诟病的學術造假、論文買賣等現象,不就是“唯論文”的直接後果嗎?

從這個意義上說,破除“唯論文”傾向,就是爲了去除科技創新中的“學術泡沫”,塑造踏實創新的科研範圍。這也符合改革科技評價制度提出的方向。近年來,國家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如《關于全面加強基礎科學研究的若幹意見》《關于深化項目評審、人才評價、機構評估改革的意見》,都明確提出破除“五唯”。今年3月份,教育部幹脆提出了“高校取消SCI獎勵”。這次科技部提出將論文和獎勵獎金“脫鈎”,是在“破”方面往前邁了一大步。

“破”很難,“立”更難。破除“唯論文”傾向之後,坊間難免有一種擔憂:如果沒有了“硬杠杠”,科技評價以什麽爲標准?會不會出現“跑關系”“走後門”等現象?其實,相關部門反對的是把論文作爲“唯一”,而不是說它不重要了。實事求是講,在衡量科技創新、學術成就,進行人才評價、職稱評定等方面,論文仍然具有不可取代的價值。“破”得堅決之後,更要“立”好新規,鼓勵創新活動從追求數量轉變爲追求質量,杜絕跟風、作假等功利行爲。

首先要做到分類評價。基礎研究、應用研究、技術創新規律不同,決定了它們的評價方式應各有側重,基礎研究適合論文評價,應用研究則有明顯的結果導向,技術創新與市場關聯度更高,可以適當拓寬維度。其次要完善同行評議。一個研究好不好,同行更有發言權。要通過雙盲評議與公開評審有機結合,引導同行發表負責任的專業判斷。再次,推行長周期代表作制度。對一些“慢研究”“深研究”和“冷研究”,應該著眼于長遠周期,判斷作者水平。

科技評價要回歸科學研究和技術創新的本源,就要把科技人員從不合理的評價體制中解放出來。將論文和獎勵獎金“脫鈎”之後,期待新的評價體系能因“類”制宜,優化學術生態。


]]>

2020年07月31日 10:22
194
嚴查“女德班”當直指其精神控制的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