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觀點 理論研究

教育懲戒應以什麽正確方式打開

宋揚

2021年02月03日 02:25

本报评论员 张典标
新华每日电讯 2021年02月03日07版

日前,山西省運城市鹽湖區教育科技局對外通報稱,河東一中對大喊奧特曼台詞的學生勸退處理與學生違紀事實明顯失當,處理程序不嚴謹、方式簡單粗暴,措辭不當,經研究決定給予河東一中警告處理,取消本年度內評優評先資格,對河東一中高中部校長全區通報批評,並責令學校修改完善校紀校規。

勸退事件引發爭議後,河東一中曾表示相關學生並未被勸退。但是,媒體報道顯示,校方確實通報了對三名學生“勸退處理”的決定,也確實存在懸賞鼓勵學生舉報其他同學的行爲。無論是因爲喊叫小事勸退學生,還是公開懸賞鼓勵學生舉報同學,都折射了一種讓人不安的教育理念。

學校有一定的教育懲戒權,但要堅持“過罰相當”的原則。學生在午休時間喊叫,確實可能影響師生休息,按校規處理即可。校方將他們的行爲定性爲“壞人壞事”,這個帽子似乎有點“沈重”。更何況,勸退處理是一種很嚴重的懲戒,對在宿舍喊叫的學生祭出這個“大殺器”,明顯失當。懲戒只是手段,教育才是目的,過于嚴苛的責罰不僅難以讓當事人心服口服,也無法起到教育其他學生的目的。

教書育人是以人爲本的工作,不能等同于冷冰冰的“管理”。誰不曾年輕過,十幾歲的孩子們在放寒假前表現得亢奮一點,喊幾句網絡熱梗,能有多惡劣的影響呢?老師、教導主任和校長也都有過青蔥的校園歲月,年輕時也許也幹過一些行爲幼稚但無傷大雅的事情?

公開懸賞舉報同學,就更讓人難以理解了。如果因爲一點小事就鼓勵學生互相舉報,還宣稱“長期有效”,可能讓一些學生不敢信任他人,就算真能“揪出”一些調皮的學生,也代價終究過于沈重。

最近幾天,這一事件引發輿論高度關注,說到底還是因爲大家擔心,這種矯枉過正的教育懲戒,背離了教育應該堅持的“愛心、耐心和責任心”。頑皮的學生哪個學校、哪個年代都有,但如何妥善地教育和引導,考驗的是老師與學校管理者的水平與智慧。

所幸的是,在輿論高度關注之下,在當地有關部門的關切之下,涉事學校已及時糾偏。希望這起事件讓所有教育工作者引以爲戒:端正教育理念,審慎、妥善使用教育懲戒權,別迷戀“嚇唬教育”,讓學生們一直“相信光”!


]]>

2021年02月03日 10:07
1563
“國家賬本”凸顯積極財政持續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