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論選摘 理論研究

論突發傳染病信息發布的法律設置

趙慶秋

2020年07月27日 10:21

沈巋
《當代法學》2020年第4期


突發傳染病的防控並非易事,它像許多其他風險事項的處理、風險領域的治理一樣,沒有辦法避免因爲缺乏完全充分的科學知識而形成的兩難境地。一方面,沒有采取積極的行動,可能會導致災難性後果;另一方面,如果采取了事後證明沒有必要采取的行動,就會被認爲是過于嚴厲,只是依據臆測而爲。“在風險社會,出現了一種新的政治道德氣候,它的特點就是在制造恐慌和掩蓋真相的兩個指責之間來回拉抽屜”。如果事後證明風險並沒有預測的那麽大,政府會被指責是制造恐慌(scaremongering);如果事後證明風險比原先說的大,政府就會被指責是掩蓋真相。沒有擺脫困境的出路,但“唯一的保障就是透明”。

針對新冠病毒疫情的預警、疫情信息發布以及諸多防控措施,需要我們持續進行反思、檢討與制度革新。我國是一個幅員遼闊的大國,治理體系縱向和橫向分布本就相當複雜,傳染病防控又因爲具有高度專業性而更加複雜,更爲棘手的是,它的高度專業性與政治性交織捆綁在一起。突發傳染病的信息發布,在實際操作上看似一個小小的行動,卻是嵌在這樣一個系統之中,有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影響。因此,相應的法律設置應當精細考慮決策責任原則、就地效能原則、集中權威原則以及監督矯正原則,若能在制度設計上將這些原則巧妙地結合起來,必將有利于我們未來更好地預防和阻止像新冠病毒疫情那樣的重大公共衛生危機的暴發。


]]>

2020年07月27日 06:18
147
古代科考的“落榜者”,都去幹什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