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論選摘 理論研究

中國2020年後扶貧新戰略之政策建議

趙慶秋

2020年10月10日 03:02

周绍杰 杨骅骝 张君忆
中國行政管理網

2020年後,中國將進入扶貧5.0版(2020-2030年),體現爲高質量扶貧,即建立更高的扶貧標准和更加完善的扶貧制度體系保障,在新時代推進實現共同富裕的目標,爲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夯實社會基礎。基于以上討論,我們給出如下政策建議。

第一,鞏固2020年全部消除貧困人口的成果。2020年後,保持現有扶貧工作機制,進一步加強扶貧開發工作機構、工作隊伍,充分發揮政治優勢和組織優勢,繼續加強全國及各地對口幫扶的綜合扶貧體系,加強幫扶力度。主要扶貧方略仍然是以精准扶貧爲主要思路,開發式扶貧和內源式發展相結合,扶貧到村、到戶、到人。基于精准扶貧的工作總思路,持續監測集中連片貧困地區的低收入人群的生産生活狀況和公共服務水平。此外,南疆、西藏、四省藏區和滇西邊境地區既是少數民族人口聚集區,又是邊疆地區,對于守衛國土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雖然這些地區整體的自然條件和基礎設施條件較差,但不要輕易實行易地扶貧搬遷,應當長期實施中央援助和對口援助,保障這些地區的人民生活條件不斷改善。

第二,充實低收入人群的能力建設。充實低收入人群收入增長的保障機制主要是面向具備勞動能力的低收入人群。要特別關注低收入的農村地區。結合鄉村振興戰略,在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的過程中,重點關注低收入家庭(包括低收入戶和中等偏下收入戶)的持續收入增長問題,並不斷提高農村基礎設施和基本公共服務水平。在扶貧政策取向上,從收入脫貧到能力脫貧,特別是提高低收入地區和低收入人群的可持續發展能力,特別是要注重通過提升基礎設施、教育和衛生發展以及社會保障,降低脆弱性和提高人力資源開發水平,實現從數量型脫貧到質量型扶貧。

第三,調整國家扶貧線標准。參照世界銀行提出的國際貧困線標准,提高現有國家扶貧標准。我們建議後2020年的減貧目標爲:第一步在“十四五”時期參照世界銀行3.2美元的中低收入國家貧困線標准作爲國家貧困線,實現到2025年全部消除按照此標准的貧困人口;第二步在“十五五”時期按照世界銀行5.5美元的中高收入國家貧困線標准,到2030年全部消除按照此標准的貧困人口。參照這兩個標准的減貧速度,我們認爲實現兩個目標基本可行。從這個意義上講,“十四五”和“十五五”期間仍是中國扶貧的重要時期,要在2020年消除絕對貧困爲主要目標的數量型減貧的基礎上,實現更高標准、更高質量的針對低收入人群的質量型扶貧。這將意味著,我國將爲國際社會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SDGs)中的減貧目標,特別是3.2美元和5.5美元減貧目標作出最大貢獻。

第四,提高貧困人口的最低生活保障水平以及精准扶貧的精准度。2020年後把國家貧困線標准和最低生活保障標准相統一,不斷提高最低保障水平。2020年以後,可以考慮依據不同地區實際生活成本設定多樣化的低保標准,逐步實現國家最低標准和地區多樣性標准的結合。與此同時,要求各個地區的低保標准設定動態化,與地區的經濟發展水平相適應。2020年後高質量扶貧的重要支柱是提高精准減貧的精准度,這是決定高質量扶貧的關鍵因素,重點是加強低收入人群的監測與保障。重點人群包括無親屬供養來源的農村老人、農村低收入家庭的貧困兒童、單親低收入家庭兒童、無勞動能力及缺乏供養來源的殘疾人。針對這些人群要不斷夯實和提高農村新農保制度和最低保障制度。

把農村老人的生活保障問題作爲農村扶貧工作的重點。中國的老齡化是不可逆轉的人口趨勢。按照65歲以上老年人計算,2017年全國老齡人口比重達到11.4%。根據聯合國人口預測,到2030年這一比例將提高至17.1%(涉及人口規模爲2.5億左右)、2035年將提高至20.9%左右(涉及人口規模爲3億左右)。其中,到2030年,65歲及以上的老人有三分之一以上將居住在農村地區,規模超過8000萬。2021-2030年期間既是新型城鎮化建設的關鍵時期,也是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的關鍵時期。這一時期農村發展的最大挑戰是人口總體老齡化和農村年輕人口進城共同導致的農村人口老齡化問題。目前,我國已經基本建立了個人繳費、集體補助、政府補貼相結合的新農保制度,但目前的保障水平總體來說還不足以覆蓋農村老人基本生活支出的需要,農村老人的收入保障直接關系農村老人的貧困問題,應當予以高度重視。因此,要不斷夯實新農保制度,不斷提高繳費水平和保障能力,同時把最低收入保障結合起來。此外,不僅要保障他們的基本支出需求,同時也要把農村老人的醫療保障、基本生活護理和精神慰藉作爲鄉村振興計劃的重點內容。

不斷提高殘疾人的基本生活保障水平。根據中國殘疾人聯合會的估算,2010年我國殘疾人口總數爲8502萬,其中重度殘疾爲2518萬。保障残疾人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也是2020年後助貧工作的重要內容。要針對重度殘疾、無就業能力的殘疾人進行重點監測,並且在低保標准的基礎上,加大政府的保障水平,同時積極統籌社會資源,保障無親屬供養、無收入來源的殘疾人的基本生活保障。

繼續加大低收入家庭的兒童的義務教育、營養和健康保障水平。根據《中國農村貧困監測報告2018》,201717歲以下青少年兒童貧困發生率爲3.9%2016年我國農村留守兒童約爲902萬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講,留守兒童與流動兒童已經成爲我國人口發展最重大的問題,直接關系到未來總體人口素質問題,應當給予高度重視。關注這一群體的發展有利于阻斷和預防貧困代際傳遞。兒童貧困即是貧困代際傳遞的結果也是重要原因。所以,要特別引導社會力量加強對低收入家庭裏孩子的教育和互動,以此來增加孩子的人力資本與社會資本,給孩子塑造一個更加良性的和包容的生長環境。

第五,制定《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2021-2030)》。基于“鞏固、調整、充實、提高”的扶貧工作思路,我們建議2020年完成制定第三個跨越十年的農村扶貧開發綱要,即《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2021-2030)》。2020後,不斷完善有中國特色的扶貧制度,保持助貧工作的連續性、動態性、可持續性。對低收入及無收入人群的生活保障和發展支持在政策上不缺失,在支持力度上不斷加大,滿足他們對美好生活的需求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內在要求。這需要繼續發揚原有扶貧體系的制度優勢,進一步整合全社會資源,構建國家助貧、産業助貧、社會援助三位一體的國家低收入人群保障工作格局,構建助貧發展的長效機制。


]]>

2020年10月10日 10:55
253
中美兩國公衆相互認知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