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智庫建設

多維度提升新時代智庫治理能力

孫喜

2020年04月10日 02:59

李鴻階
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智庫是國家軟實力的重要體現,也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力量,在治國理政中發揮著日益重要的作用。完善智庫治理體系、提升智庫治理能力是新時代智庫建設的根本要求,有利于提高智庫自我管理和統籌運營水平,擴大智庫影響力,對智庫引領社會輿論、傳播主流價值、回應社會需要、推進“二軌外交”、提高我國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具有重要意義。

  智庫治理能力的基本內涵

智庫治理能力是智庫服務咨詢決策的客觀需要,也是智庫拓展社會參政議政渠道、促進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保證。智庫治理能力是指智庫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和咨詢決策的能力,具有咨政輔政、啓迪民智和聚才強國等多重服務功能。研究表明,智庫治理能力要求智庫開展獨立自主研究,提供有價值的研究成果,能夠爲咨詢決策提供智力支持,進而産生積極而重大的影響。

獨立自主開展研究是智庫治理能力的內在要求。獨立開展研究有利于智庫贏得尊重,衡量智庫質量體現在智庫成果能否獲得社會認可、得到公衆信任,獨立自主開展研究事關智庫成果的公信力、影響力和權威性。新時代智庫必須立足現實,秉承客觀公正原則,聚焦人民需要和時代重大議題,不斷提高智庫政策研究、分析、設計和咨詢水平,實現公共利益最大化。

提供高質量研究成果是智庫治理能力的外在表現。高質量研究成果是智庫生存發展的重要基礎。智庫成果要能夠爲依法決策、科學決策、民主決策提供有力的智力支持。智庫研究要從實際出發,深入開展調查研究,堅持以人民爲中心的研究導向,使智庫研究成果既合乎國家重大決策部署,又能夠充分體現時代特色。做到既富有前瞻性,又突出針對性,不斷提升智庫政策咨詢的洞察力、說服力和社會公信力。

智庫研究成果影響力是智庫治理能力的價值體現。智庫影響力包括學術影響力、政策影響力、社會影響力和國際影響力。智庫影響力是智庫生存發展的根基,直接決定著智庫發展的潛力。新時代智庫要堅持問題導向,把研究著力點放在經濟社會發展的關鍵問題上,放在人民群衆普遍關心的熱點難點問題上。通過開展前瞻性、針對性的政策研究,爲依法決策、科學決策、民主決策提供強有力的支撐。

  面臨的挑戰和困難

總體上看,我國智庫在研究創新力、品牌建設力、風險預警力、國際傳播力和管理運營力等方面仍有不足,制約了新時代智庫治理能力的有效提升。

智库治理能力发展不够平衡。虽然我国有不少省市、国家部委、大学和学术研究机构成立了新型智库联盟和智库联席会议制度,出台了鼓励新型智庫建設的实施意见及配套文件,但智库发展定位不够明确,智库治理能力参差不齐,国际知名智库偏少,新型智库的对外交流合作和国际影响力、话语权不足。目前,我国智库的治理能力与新时代智库的发展要求仍有较大差距。

智庫協同創新效應不夠理想。長期以來,我國智庫管理偏重屬地化、部門化和行政化,大多數智庫相對獨立和分散運行。各類公共平台建設相對滯後,智庫資源缺乏統籌協調,尚未形成真正意義的智庫協同創新聯盟。智庫主體、要素和平台貫通不夠,導致智庫資源浪費比較嚴重,資源配置不夠優化。智庫成果轉化率不高,智庫品牌影響力和競爭力不夠強。

智庫治理缺乏強有力專業團隊。智庫人才是智庫治理能力的核心,直接決定著新時代智庫建設水平。我國智庫專業團隊不多,領軍人才偏少,缺乏開展全局性、戰略性、前瞻性和儲備性政策研究的智庫專家。與此同時,智庫管理不夠科學,智庫專家與智庫管理部門、科輔人員的融合不夠,有時存在著“兩張皮”現象。加上分配機制有的過于僵化,智庫團隊創新精神和協同作戰能力有待加強。

智庫治理評價體系的權威性不夠。我國尚未建立官方智庫評價體系,缺乏分層分級的智庫評價標准。目前的第三方智庫評價標准主要是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上海社會科學院以及南京大學和《光明日報》合作的中國智庫索引(CTTI)擔當。雖然已初步形成第三方智庫評價體系,但在當今中國話語體系下,這種第三方評價體系標准的公信力和權威性被打了“折扣”,急需構建權威性的官方智庫評價體系,不斷提升智庫評價體系專業性、系統性、整體性和集成性水平。

  提升智庫治理能力的路徑選擇

提升智庫治理能力需要緊密結合現實需求和智庫發展趨勢,賦能政策設計,增強國際視野和學術自覺,鼓勵智庫協同管理、跨界合作。加快完善智庫治理體系,強化智庫供需對接,拓展智庫市場營銷渠道,提升新時代智庫治理能力。

把學習研究、宣傳闡釋新思想作爲提升新時代智庫治理能力的首要任務。智庫具有咨政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和公共外交等功能。新時代智庫治理要在建設具有強大凝聚力和引領力的社會主義意識形態,使全體人民在理想信念、價值理念、道德觀念上緊緊團結在一起的基礎上,提升智庫輿論引導、決策咨詢服務功能,自覺承擔起社會責任,拿出切合實際、富有獨創性和影響力的研究成果。

把堅持以人民爲中心的研究導向作爲提升新時代智庫治理能力的根本途徑。要樹立爲人民做學問的堅定理想,尊重人民的主體地位,聚焦人民的實踐創造,自覺把智庫追求同黨和國家的事業發展緊緊聯系在一起。把提高專業視野與智庫集體智慧融合起來,積極爲黨和人民述學立論、建言獻策,努力多出經得起實踐、人民、曆史檢驗的高質量智庫研究成果。

突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升智庫成果供需對接能力。破解我國智庫成果碎片化、智庫低端産品過剩和智庫研究脫實向虛等問題,必須改變智庫組織方式和管理方式,積極回應新時代發展變革主題。通過延伸智庫産業鏈,發展智庫産業集群,更好地滿足黨和政府的咨詢決策需要。要推進智庫體制改革,出台政府購買決策咨詢服務産品的意見,明確政府購買智庫産品的範圍、程序和責任義務。加快完善重大決策專家參與論證機制,暢通專家參與重大決策的方式和渠道,引導智庫供需有效對接。

推進智庫治理分類發展,增強智庫統籌協調和管理運行效率。智庫做好戰略性、前瞻性政策研究,必須具備較強的專業知識能力,能夠創造性地提供解決問題的儲備服務和可供選擇的決策方案。要改變智庫治理能力單一標尺衡量要求,對不同智庫進行分類治理,體現智庫專業化、特色化優勢。加快構建各具特色、功能完善的智庫結構,形成導向清晰、分工明確和配套協調的智庫運行體系。不斷優化智庫布局,激發智庫內在發展動力與活力,更好地服務黨委政府咨詢決策,推進經濟社會建設和引領新時代發展。

強化平台載體建設,完善智庫成果交流轉化機制。重點完善智庫溝通機制,積極搭建“智庫+”交流合作平台,推進智庫信息互通、成果共享。要聚集多方智力資源,共建共享智庫數據平台,注重智庫成果和數據積累,根據決策咨詢和供給信息需求,增強智庫決策咨詢的針對性和可操作性。要創新智庫載體,注重運用現代信息技術手段,完善智庫成果發布機制。加強與新聞媒體合作,增強智庫議程設置和塑造公共輿論能力,增強智庫成果的公信力和咨詢決策的影響力。

加強智庫開放合作,提升智庫治理能力國際化。推進智庫民間交流與國際合作,暢通智庫成果公共傳播渠道,擴大智庫全球視野和話語權,有利于提升新時代智庫治理能力。目前,我國智庫研究以國內問題爲主,國際議題介入比較少,迫切要求新時代智庫由追隨者加快向引領者轉變。隨著“一帶一路”建設不斷推進,我國智庫應更多關注全球性、國際性等人類面臨的共同問題,積極提升我國參與和處理國際事務的能力,爲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作出更大貢獻。

優化智庫人才結構,夯實智庫治理能力發展基礎。智庫人才是提升智庫治理能力的核心所在,智庫治理要堅持以人才爲本。要創新智庫考核激勵制度,完善智庫科研管理和人事管理制度,改革智庫評審評價體系和科研經費管理制度;要堅持高端引領、協同發力,積極搭建智庫人才聚集平台,有效培養和引進智庫領軍人才;要優化智庫發展環境,積極創新智庫組織形式和運行機制,加快構建智庫高端發展的人才支持體系,爲新時代智庫建設和高質量發展提供有力的組織和人才保障。

  (作者系福建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研究員)


]]>

2020年04月10日 10:46
1932
推動高校智庫融入國家治理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