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智庫建設

非洲智庫發展與中非智庫合作現狀

孫喜

2020年06月11日 04:26

王珩 王丽君
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近年非洲國家延續了趨穩向好的總體局勢,爲非洲智庫的發展營造了良好環境。根據最新發布的《全球智庫發展報告2019》顯示,非洲智庫總數爲699家,占比8.48%。其發展自主性不斷加強,質量和全球影響力有所提升。非洲智庫發展與中非智庫合作話題引起各界關注。

  非洲智庫發展總體向好

非洲智庫的分布極不均衡。知名智庫主要集中于經濟環境和政治環境較好的國家。智庫數量在50家以上的國家包括南非、肯尼亞和尼日利亞,三國共有199家智庫,占非洲智庫總數的28.47%,與2019年相比保持不變。智庫數量在15家以上的國家共14個,其智庫總數爲300多家。智庫數量在15家以下的國家多達32個,總數接近200家。赤道幾內亞、西撒哈拉、科摩羅、吉布提、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等國家還沒有智庫。

非洲智庫研究領域廣泛。主要涉及國防和國家安全、國內經濟政策、教育政策、能源和資源、環保政策、外交政策和國際事務、國內衛生政策、全球公共衛生政策、國際發展、國際經濟、科技政策、社會政策、食品安全和水安全等領域,形成了全方位的覆蓋,並在食品安全、水安全和國內經濟政策領域表現突出。此外,其研究對象還在不斷拓展,正逐漸建構起研究網絡。如非洲技術政策研究網絡(ATPS)已在五大洲50多個國家擁有1500多個成員和3000多個利益相關者,在全球建立了機構夥伴關系。

非洲智庫的全球影響力持續增強。在全球智庫前176位中,非洲智庫占16席,分別是非洲爭端解決中心,金字塔政治和戰略研究中心,非洲經濟研究聯合會,食品、農業和自然資源政策分析網絡,南非國際事務研究所,解決沖突中心,非洲技術政策研究網絡,伊曼尼政策和教育中心,國際安全研究所,自由市場基金會,非洲社會科學研究發展委員會,肯尼亞公共政策分析研究所,經濟政策研究中心,埃塞俄比亞發展研究所,東部和南部非洲社會科學研究組織以及統計、社會和經濟研究。例如,非洲經濟轉型中心(ACET)參與主持的南非“第四次工業革命(4IR)對非洲勞動力的權利剝奪”政策圓桌會議深刻探討了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如何爲未來創造良好的技能經濟。

非洲智庫探索發展道路的自主性進一步增強。2014年第一屆非洲智庫峰會在南非比勒陀利亞成功舉辦之後,分別在埃塞俄比亞、津巴布韋、美國、摩洛哥舉行了第二屆到第五屆會議,加速了非洲智庫的轉型升級。第六屆非洲智庫峰會由肯尼亞公共政策研究與分析研究所(KIPPRA)主辦,旨在爲智囊團提出戰略和可采取行動的建議,以便在《2063年議程》和可持續發展目標所反映的非洲願景的範圍內,爲應對政策執行方面的挑戰作出有意義的貢獻,分享關于確保成功執行政策和戰略的知識與國別案例研究。會議展示了非洲智庫強有力的組織能力,推動了非洲智庫間的合作走向新階段。此外,塔博·姆貝基基金會、多斯桑托斯基金會、尼雷爾基金會等智庫通過政治家自身的影響力和相關學者的力量,共同推動了非洲本土知識的生産,促進了非洲與外部的交流,培養了人才,爲非洲發展提供了更多智力支持。

  中非智庫合作基礎紮實

中非智庫合作是中非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中非悠久的合作曆史爲中非智庫的建立與其他領域的合作交流打下了牢固的基礎。自2000年中非合作論壇成立後,雙方形成了全方位、寬領域、多層次的交往關系。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通過的《中非合作論壇—北京行動計劃(2019—2021年)》提出,中非雙方應成立專門機構支持中非學術界建立長期穩定的合作,鼓勵論壇和相關機構開展聯合研究,在中非智庫論壇框架下建立中非智庫合作網絡,爲中非合作發展提供智力支持。

“一帶一路”爲中非智庫合作交流賦能。非洲是共建“一帶一路”的曆史和自然延伸,“一帶一路”倡議是破解非洲發展難題、實現中非共同發展的新路徑,爲中非合作的全方位發展帶來了更多的機遇。智庫是共建“一帶一路”的重要力量。“一帶一路”國際智庫合作委員會的成立,有力貫徹了習近平總書記“要發揮智庫作用,建設好智庫聯盟和合作網絡”重要指示精神,回應了中外專家關于搭建合作平台、推動“一帶一路”學術交流機制化常態化的呼聲。

中非智庫論壇等爲智庫合作提供機制化平台。中非智庫論壇第八屆會議在北京舉行,吸引了來自非洲45個國家的駐華使節、51個非洲國家的政府官員、智庫學者、媒體代表和中國外交部、智庫代表、企業代表及媒體人士近400人參會,就共建“一帶一路”、打造中非聯合研究交流計劃“增強版”、加強中非治國理政經驗交流等話題進行闡述。依托國際論壇、中非聯合研究交流計劃項目等平台,中非智庫合作交流不斷深入。2019年首屆中國—南蘇丹智庫論壇、新南方政策中心主辦的“中摩非:共同發展的紐帶”等會議爲中非攜手共同應對挑戰,促進政治、治理和經濟等領域合作發展凝聚了共識。

此外,由中國商務部主辦的“非洲國家智庫研修班”等項目進展順利,已成爲中非合作論壇框架下我國政府向非洲國家承諾實施的重要人力資源培訓項目,成爲促使中非雙方通過研討和考察共同探索提升政府社會治理能力和政策水平的有效途徑,在各個領域培養了一大批知華、親華、友華的力量。中國非洲研究院的成立也將彙聚中非學術智庫資源,增進中非人民相互了解和友誼,爲中非和中非同其他各方的合作集思廣益、建言獻策,爲促進中非關系發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力量。

  強化中非智庫合作

中非智庫要在已有基礎上與時俱進,加強合作,緊抓第三次智庫發展高潮;結合國際和地區形勢演變,緊扣中非關系與合作發展,重點深化對重大現實問題的研究;積極發聲,打造行之有效的中非合作話語體系,共同提升智庫國際影響力。

一是強化頂層設計。中非智庫合作的規模和水平與當前中非關系的快速發展所産生的實際需求還有差距,與中非合作引領國際對非合作的積極勢頭還不夠匹配。因此,中非應提高對雙方智庫建設的重視程度,加大建設投入。中方可出台舉措幫助建設非洲智庫,增強非洲智庫的研究能力,深化智庫和學者間的交流互通;增強中非智庫合作的戰略性與計劃性,完善智庫合作規劃,配套建立實施方案,加強機制化合作平台建設,拓展智庫合作領域;在做好機制化交流平台的同時,倡導中非智庫間自主交流與合作,形成發展合力。

二是深化互動交流。非洲智庫應加強對中國和本國國情的研究,引導智庫學者積極主動參與中非合作,中方要引導國內涉非研究進行科學規劃布局,深化國別、區域和專題問題研究,加強發展理念和發展戰略對接,使非洲智庫的成果更加有用、有效、有力。中非智庫可根據非方實際需求,合作進行非洲國家區域、次區域、國別和專題領域發展規劃編制。同時以政府治理質量爲核心,將中非治國理政的有關實踐進行理論升華,促使雙方經驗共享、借鑒、交流,爲解決全球性的發展和治理問題貢獻智庫的原創性思想和話語。

三是構建研究網絡。中非應在現有中非聯合研究交流計劃、中國南非人文交流機制等基礎上,拓展交流渠道,加強協同創新。雙方應致力于創建互聯互通的環境,進一步拓展合作領域、路徑、內容和方式,突破傳統智庫研究的範式,發掘更多新型的、符合現實重大需要的研究議題。中非要加強治理能力交流、安全合作、金融合作、影視文化傳播合作,建立非洲智庫索引(ATTI),建構全方位、立體化的中非智庫合作網絡,增強長遠規劃與統籌發展能力,提升中非合作的可持續性和前瞻性。

四是推動智媒融合。中非智庫應順應時代潮流,創建更多傳播平台,推動智媒融合,構建富媒體化內容生態,積極主動發聲,增強對輿論的引導作用。智庫或學者可通過各類媒體,尤其是新媒體,用短小精悍的觀點、視頻、故事,主動對外講好中國故事和中非故事。要倡導合作共贏、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等中國價值觀,爲將來中國在引領全球治理新進程中的影響力奠定輿論和組織基礎,爲全面落實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成果,構建更加緊密的中非命運共同體提供更有力的智慧支持。

  (作者系浙江師範大學非洲研究院副院長、教授;浙江師範大學非洲研究院碩士研究生)


]]>

2020年06月11日 12:06
804
加強我國智庫現代化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