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簡介 新書推薦

中醫抗菌史的啓示

《近代中西醫的博弈:中醫抗菌史》

孫喜

2020年05月29日 02:01

範瑞
《 中华读书报 》( 2020年04月29日 10 版)

无论2003年的“非典”还是现下的“新冠”,当西医对新型传染病束手无策时,人们自然会想到从中医中寻求另一种对抗疫病的方法。与此同时,围绕中医防疫是正道抑或伪科学的争论也会甚嚣尘上,以致有人戏称,如果要让一个微信群起内讧,最好的话题就是中医防疫。到底该如何认识中医防疫,皮国立教授《近代中西醫的博弈:中醫抗菌史》一书提供了几个有价值的思考方向。

十九世紀最後二十年被認爲是細菌學的年代。細菌學的問世給人類帶來了對抗疾病的前所未有的希望,西醫在世界範圍內的正統地位隨之確立,相反,中醫則被定位爲“不懂細菌學”,被排斥在衛生體制之外。對細菌學的信仰導致以往的研究幾乎是將中醫“不懂細菌學”當作一種理所當然的判定,而未加以必要的反思。該書從多個層面呈現出近代中醫抗菌知識體系的形成過程,指出與細菌學的對話是中醫發展至今的精髓所在。

中醫史研究主要有兩種範式:一是立足于中醫自身的“內史”研究,研究者往往是中醫從業者;一是立足于中醫所處社會的“外史”研究,研究者往往是曆史學者。作者主張打通二者之間的界限。一方面,與一般的“內史”研究不同,作者並未將中醫看作一種本質性的存在,而是以曆史的、發展的眼光審視之。他指出,不斷閱讀、诠釋經典是中醫知識生産的基本模式,這一模式表面會固化思維,但實際卻是動態的,即對經典的再诠釋會隨著所處時代及相應問題與需要的變化而變化。近代中醫在對經典的閱讀、诠釋中會不自覺地與細菌學對話,從而形成抗菌的知識與方法。另一方面,與一般的“外史”研究不同,作者認爲中醫的發展主要體現在內在知識體系上,或近代中醫知識體系的轉變是以傳統中醫爲基礎與根據的。中醫兩大傳統流派“傷寒論”與“溫病學說”在發轫之初均針對“外感熱病”,即廣義的傳染病。這一傳統如果缺失,那麽抗菌的知識與方法就不會形成。

從該書的論述可以看出,目前關于近代中醫發展史的認識誇大了中西醫之間基于科學與否的對立或存在“中西醫沖突”的刻板印象。西醫傳入中國之初,中西醫之間頗能交彙、融合。盡管細菌學的權威建立後,中西醫呈論爭之勢,但論爭的形式更多仍體現中西醫之間的交融,而非對立。一般上認爲,中醫的核心理論——“氣論”與細菌學是相悖的。然而,近代中醫在堅持“氣論”的同時並不排斥細菌學,而是強調“菌在氣中”,簡單講,即細菌、病毒無法脫離空氣、季節、溫度、濕度等環境因素而單獨導致疾病發生,從而促成中醫氣論與西醫細菌學之間的彙通。

作爲與現代西醫同台競技過的傳統醫學,中醫爲反思科技“進步”提供了一個絕佳案例。這一點在該書的論述中有充分體現。近代中醫對細菌學的質疑主要在于其將關注點全然放在由實驗認定之病菌上,忽略了由症狀反映出來的病人本身的身體變化,舍本逐末,甚至,將人體視爲“器物(試驗管)”。而且,科學實驗是有局限性的,如1918年全球大流感中,由于實驗儀器不夠精密,當時得出唯一病原體是“普淮斐氏菌”的結論後來被證實是錯誤的。對照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以來,學界對細菌學興起的“進步”背後實際是醫療對象由病人變成病菌,也即病人主體性消失及醫病關系不對等的反思,近代中醫對細菌學的質疑一定程度上具有超前意義。

該書的一大亮點是探討了知識與日常生活之間的聯結,即中醫抗菌的理論與技術如何贏得病人或融入日常生活。作者指出,以細菌學爲主導的公共衛生機制其實就是國家采取各種手段將在實驗室生産的知識推廣到日常生活中。這一點在近代中國發生了“異化”:其一,由于國家效能低下,公共衛生在日常生活中更多是對個人衛生的強調,或更多靠個人的力量來對抗傳染病;其二,由于缺乏實驗室醫學的支撐,在日常生活中,細菌學基本停留在殺菌、消毒與阻斷傳染等籠統的概念上,與分辨細菌種類及其傳播途徑的專業知識相去甚遠。這兩個“異化”爲中醫實用性的持續提供了條件與可能。在理論層面,對個人而言,細菌學並無實際的指導意義。相反,中醫“氣論”將疫病的發生定義爲個人行爲與空氣、季節等環境因素之間的因果對應,也即“氣”是身體對空氣、季節等的感知,是可以被觀察與推測的,從而給出個人對抗傳染病的基本思路。在技術層面,傳統中醫知識體系不乏殺菌、消毒與阻斷傳染等概念,以此爲基礎與根據,近代中醫整理出諸如雄黃、蒼術、貫衆、藿香、蒜、硃砂等防疫藥物,但在當時未能引起足夠重視。從屠呦呦獲諾貝爾獎的經驗來看,由國家主導對中醫防疫藥物進行科學實驗具有極大的應用價值。

總之,用該書序言作者余新忠教授的話來講,所謂中醫“不懂細菌學”“反科學”更多是一種“想象”,而非“真實”。同時,皮國立教授在《自序》中寫道:“除了曆史知識外,期待讀者也能省思現代中醫的發展與定位,不是爲了與西醫爭勝,而在于治病濟世,造福全人類。”盡管占據著知識甚至話語體系的中心位置,但在“造福全人類”的目的下,科學終究只是手段,以科學與否來評判中醫,否認其“治病濟世”的價值,顯然是不可取的。


]]>

2020年05月29日 09:46
839
命運共同體中區域發展的理論總結